浏览:338
追悼我的挚友何乃建

作者: cheahsps
4:11pm 21/10/2014


哀悼我的挚友:何乃健

“花草蒸汽浴”

几年前,长江游的时候,我认识了何乃健。旅途中,他温文尔雅的谈吐,我感觉到亲切和愉快。
乃健展现了丰富的文学修养和人生哲理,我觉得他的文学造诣非常好。
当我和他谈到写作,我向他透露我喜欢文学,曾经东拉西扯的写了一些东西。他鼓励我出一本书作纪念,并为我写序。他的激励给了我勇气。从此,我和乃健建立了真挚的友谊。

回国后,我和乃健保持联络,他来吉隆坡的时候,我时常去他下榻的酒店找他,约他去茨厂街酒家用膳,时常叫了几道他喜欢吃的菜肴一起吃。他喝黑狗我喝白啤,两人促膝谈心。

丹绒卡浪行

我要向你们讲叙我和乃健的一些往事,那是难忘的一次郊游。应该是半年前吧,乃健约了郭莲花博士和李成蕙教授,大家一起去丹绒卡浪做花草蒸气浴。

那间蒸汽浴室是友族同胞经营的,郭莲花博士是常客,她说那间蒸汽浴室,用的是花草药,气味直透心肺,效果可以健肤去百病。

到了目的地,换了短裤,走进蒸汽室时,我看到里面的设备非常简陋,浴室的空间只十来尺,几排木制长凳,男女共用。里面的温度很高,非常郁闷,刚刚进来叫人受不了,不过浴室里却洋溢着扑鼻的花香。

我和乃健赤裸着上身并排坐在长凳上。赤裸着上身的乃健,肌肉显得松弛,不过身体还算硬朗。呼呼而来的高温气流,包裹全身,不出十分钟,皮肤像吸满水被挤捏的海绵,汗水从毛细管直流而出,全身湿透。

经过半个小时的熬煎,走下长凳步出房门,迎接清凉海风,舒服无比,精神焕然一新,也许是体内的污秽被排除殆尽的缘故。

当抹干汗液,穿上来时衣裳,坐下来品尝郭莲花博士特制的可口饮料时,大家觉得不虚此行,打算他日再来一行。可是,朋友呀,事与愿违,那次却是乃健最后的一次花草蒸气浴。
乃健去世之后,每当我去适耕庄路过那 蒸汽舍时,我都会触景伤情 ,无限的惆怅。

各位,我还要继续讲的是,那次花浴之后的归途中,乃健坐在我的身旁,经过绿油油的稻田,他的眼睛焕发着闪烁的眼神,他兴致勃勃的向我细叙稻田的故事。他滔滔不绝,令我想起来,啊!乃健是改造稻米的专家呀,难怪他对稻田的来龙去脉如数家珍。
其实,乃健把他毕生精神献给了稻田研究工作,他对国家做出了巨大贡献。乃健的去世是国家的损失,是一颗璀璨的彗星的陨落。怎不叫人惋惜和难过呢?

乃健了解禅的真谛

还有,在归程里,我问乃健,“何为禅?”乃健说,“保持清静,无所作为就是禅。”我又问,“如何保持清静?”他说,“外离境,内不乱”即可。我有所感悟。

是的,当我看到乃健在灵柩里最后一面的时候,乃健是含着笑的。他含笑,因为禅在他的心中,他样子坦然,因为乃健一生做事无愧于心。

在座的各位朋友,我要总结的是,乃健的一生不留白,他把他的精神和心血汇集成二十多本著作,他燃烧了自己照亮了别人。

在这里,我相信乃健的灵魂在我们的身边,聆听我们对他的缅怀。最后我要说的是,乃健,你一路走好,你的音容会永远留在我们的心坎中里,你光辉的一生如同日月,天长地久。



作者:cheahsps
主题:追悼我的挚友何乃建
送交:cheahsps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