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492
冷力的非洲菊
作者: cheahsps

3:42pm 06/10/2011






                   冷力的非洲菊

冷力是金马伦的第一个市镇,海拔只有三千多尺,冷力比直冷甲暖和了许多。

冷力华小的校长是萧家璧JP, 他人缘好,交际广阔,他会唱京剧。萧校长爱好艺术也喜欢园艺,他在教室后面开辟了一个非洲菊花圃。

冷力是一个小山谷,我到冷力的时候,这里正在建造一个大水霸,一条隧道直通十九公里的发电厂。

我目睹lubok tambang 新村的拆除,大部分的 村民都搬迁到甘榜拉也去。甘榜拉是我后来长校的地方。

记得每当傍晚时分,我时常和同事站在湖畔山头四处浏览,看到山川奔流而来,我们预测湖隔日水升高之处,猜测湖湾游鱼最多的地方。

我和同事几个人到游鱼多的地方,暮色低垂时垂钓,冷力新湖的鱼儿不知吃鱼饵的危险,纷纷上钓。这里的鱼多是激流鱼,河晥和鲤鱼。

金马伦的河川都汇集到冷力湖来,因此不出半个月,大桥水深七八十尺。许多人在桥下游泳,我也参与其盛。

近日路经冷力,看到景物依旧,不过两件在冷力留下的记忆犹新:

那是,当我刚到冷力教书的时候,看到山峰高耸入云,好奇问韩同事,山有多高,是否可以看到平原?当时我思乡,想看平原遥远的家。韩同事人缘好他约我上山去看看。

征服冷力山

于是隔天早上,我和韩同事及梁俊达三人就往山上爬。

韩同事和俩俊达是本地人时常爬山,老马识途,我是新客没有爬过如此高的山。他俩似乎想测验我的体力,越跑越快,他们连个简直是跑山那里是爬山?我只好咬紧牙关亦步亦趋。说实的,那时我觉得胸部疼痛,热血沸腾,头昏眼花,不过我崛强,最后还是抵达终点看到了怡保附近的平原。

真善美

另一件难忘的事是,莊同学毕业后和我一齐派来金马伦执教。她在tanah rata华小执教,那儿没有宿舍,只好寄居在声明旅社。

冷力小学和丹娜拉达华小的校长都是萧家璧长校,因此莊某和我也是同事。莊老师很喜欢非洲菊,她叫我周末采集一些非洲菊给她,因此我每个周末都在学校后面采集各色各样的非洲菊乘巴士到丹那拉达送给她。初到金马伦没有交通工具,交通不便,因此我和莊老师在旅社的客厅里聊天,我们一聊就是半天,说真的,莊老师是我一生中最谈得来的女孩。

我们是槟城人,每次放假,我们一起乘德士回去。
金马伦下山的路迂回曲折,路途中,莊老师每次都晕车和呕吐,她呕得手脚乏力,站都站不住,需要我我扶持。

莊老师给了我说了一句我终生难忘的话:“你真善美”。
其实,她是槟城某校的校花,温柔和蔼,她才是“真善美。”

到达丹那拉达的声明旅社,人去楼空,我依稀听到莊老师轻盈的笑声。



本文修改于: 4:50pm 06/10/2011

作者:cheahsps
主题:冷力的非洲菊
送交:cheahsps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