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562
初上金马伦

作者: cheahsps
4:35pm 06/09/2011



                                   初上金马伦
六十年代,金马伦是驰名的冷山,也是驰名遐迩的名胜地,我向往已久。

学院毕业后,我和庄碧玲有幸派往金马伦执教。

我被派去的学校是直冷甲华小,庄碧玲的学校是tanah rata华小。

我记得,到达tanah rata的时候已经傍晚了。那是一月天,下着毛毛细雨,那时夜幕已低垂。来接我的是成海林校长,他驾驶一辆旧式的MG跑车。

直冷甲小学有六班,八位教师,老师们都和蔼可亲,让我感受有地冷人情热,宾至如归的感觉。

让我谈谈那时候直冷甲的气候吧。
我初到直冷甲,看到的是乌云密布的天空,昼夜都下着毛毛细雨。我问同事,金马伦的天气是不是天天如此?他们回答说,有时候是这样子的,我好稀奇。

在宿舍内,我仰望天空,看不到太阳,只见窗外下着毛毛细雨,过山风吹来寒冷又刺骨。我纳闷,这样的地方我可以适应吗?我问自己。

不出几天,我就病倒了。

同事过来看我,啊!你只有一张被单,一件棉衣?不病倒才怪。

同事菩萨心肠,都借被给我用,你最少要盖三张被呀!我盖了五张,可是手脚还是冰冷。

保暖的被来的太迟了,风邪已经内传我身体,我感觉呼吸困难。同事忙着给我煲药又送饭,问长问短。我最逼切的问题是,什么时候时才可以看到太阳。我需要阳光驱走我身上的寒气。

后来看了医生,身体好一点,我就每个周末下打巴去找陈华兴同学,在打巴晒太阳,或者是和同事黄友光和郑子敏下怡保避寒。

这样阴沉细雨的天气在直冷甲连续下了三个月,直到四月份才放晴。

有一天,梁富民督学来访,我告诉他直冷甲的天气太冷了,我受不了,想要调去比较温暖的冷力。

梁富民督学好心肠,慨然应允。就这样,我在直冷甲只呆了半年,就离开了我要好的同事,去了冷力。

现在回想起来,我初上金马伦的记忆犹新。

是直冷甲,它激起我生命长河的第一朵浪花,浪花温馨又温暖。





作者:cheahsps
主题:初上金马伦
送交:cheahsps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