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527
老顽童
作者: cheahsps

11:39am 16/05/2011





老顽童

回到家,妻就埋怨我脸黑,给她压力。
心想,妻工作忙还要做家务,的确不要再给她压力。

于是,我做老顽童,学老夫子笑。

一天遇见筹委会主席德发,他开口和我谈商筹备工作。
没几句,他突然问我笑什么。

我只是嘴角微笑,他竟然怀疑我另有居心。
我快快停止微笑,心中非常纳闷。心想微笑待人,也会撞板?

那天开董事会,校长被人轰,身边的校长传来微弱的声音:“幸灾乐祸!”

我左盼右顾,别的董事懵然不知,声音似乎是冲着我而来。

心想,铁青着脸,校长说不拔刀相助,微笑又说我幸灾乐祸,左右为难,我感觉非常委屈。

做人难,演戏更难。
我没有演戏的天分,老顽童做不得,傻笑更学不得,还是依然固我好。

于是,还我原来面目。



本文修改于: 11:42am 16/05/2011

作者:cheahsps
主题:老顽童
送交:cheahsps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