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452
岂可目中无人?

作者: cheahsps
1:35pm 14/01/2010



岂可目中无人?      

武吉丁雅华小迁移到武吉布文东成功,一月八日在武吉布文东举行动土礼,这是武吉布文东华人的天大喜讯。
我虽然离开教育界十多年,几十年的教育生涯,血液里还有教育生涯的气息,觉得亲切,反正砖厂离开武吉布文东不远,于是我驱车参与其盛。
到了目的地,看见一大群喜上眉梢的华裔同胞聚集在临时搭起的讲台前。人群里,我遇见了许龙标,何荣水,何官良等等老友,彼此相见欢。
当我走近贵宾席时,我意料外的看见我几次上网批评过的蔡细历医生。他当时和魏家祥博士站在贵宾席布告处的旁边。我在马华几十年,我听闻过蔡细历的名字,看过电视里的蔡细历,因为他彼此天南地北,从来没有握过手。今天第一次近距离见到他,当然要和他握握手了。因此我走向前和他招呼。我叫了他一声拿督,他亲切的微笑,转身迎向我,双眼和我眼神交流。啊,蔡细历态度诚恳,我感觉受到尊敬,心中对他的怨气也消失了一大半。我心想蔡细历人气旺盛,原来因为他和蔼待人。我又这麽想,如果不是光碟的事困扰他,蔡细历医生应该是今天马华最适当的总会长人选。
跟着我转身向魏家祥握手。在TIMES SQUARE我见过他,今天他的手是暖的,不过他的神情却是冷漠的。他好象看不见我,可能当天我没有穿大衣。
舞狮锣鼓声後,副首相慕优丁光临,陪同他的有许多大官,其中有拿督许子根博士。在几次的钟灵校友聚餐里,我曾经和他见过面也握过手。我还写过文章表扬他对伯拉深厚的情谊,不过他贵人多忘,肯定对我没有留下什么印象。果然,当他走过我身边的时候,我微笑向他招呼和握手,可能人潮汹涌,他心不在焉,神情也是冷漠的。怪不得,官场本来就是炎凉的。
不过,我感觉意料外的是,申请武吉丁雅华小迁移的功臣拿督黄冠文州议员,当天他是主人翁,应该是最忙的人,可是他待人接物,他和前者判若两人。黄冠文州议员笑脸迎人,黄冠文的热诚,掀起一股热流驱走了我心头的寒流。
回程时,我这麽想,如果蔡细历用诚恳的态度对待华社领袖,彼此携手谋取华人的权益,如果得到华社的爱戴,蔡细历医生何愁不能更上一层楼?我又这麽想,从政者只在自己的选区表演亲切的神态,如果秉持这样的态度,将是大错特错,因为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习惯成自然,一个人的身体语言是瞒不过人的。没有诚意,没有人缘的政客,最终一定会选民唾弃。人贵在反省,我们必须待人以诚,从政者靠的是人,岂可目中无人?



作者:cheahsps
主题:岂可目中无人?
送交:cheahsps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