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582
答复“琴文”
作者: cheahsps

12:51pm 07/05/2009




如何把古琴融入现代音乐生活

陈松宪(马来西亚)


2003年11月,联合国教科文机构宣布了古琴音乐为“人类口头和非物质遗产”;这意味着古琴音乐不但是中国人的,也是世界人民的。古琴艺术内涵深邃,传世资料丰富;琴曲、琴歌、琴谱、琴器之外,琴史、琴论、琴派、琴人等等,都是值得深入研究的课题。我们不但要有传承,还要发扬。更重要的是从中提取出现代意义的东西,融入现代的音乐生活;这才是真正的“古为今用”。


(一)悠悠琴音,环保养生

古琴与大提琴相近,有效弦长约110公分,比大提琴略长,而比倍大提琴稍短。音域C-d3比大提琴的C-f2广阔。古琴的面板厚,琴体共鸣空间不大,因此发音较小,但是却有一般大音量乐器所没有的特殊清幽音色;而年份久远的老琴更能发出圆润松透的琴音。古琴以指甲弹弦发音,比大提琴用琴弓檫弦发音少了那紧迫感。加上古琴特有的左手游弦取音,能量的消耗可算是各种乐器中最低的。因此古琴音乐能给人以宁静平和的感受。

由于弦长和音低,一般的古琴音乐都较为缓慢舒畅。从而不少人认为古琴已经不适合现代的快速生活节奏。确实世界已进入一个速变的世纪,进入资讯时代的今日,电脑技术的日新月异,导致人们追求的是“快速”:从汽车司机的驾驶,到电视广播员的报导,都讲求“快”。然而这病态的快速也促使压力的激增,从而导致今日世界病态的紧张和混乱。星云法师就强调过凡事“慢慢来”,提倡“慢工养艺、慢步养生、慢言养量、慢活养寿”的生活态度。欧洲近年来也有不少环保人士提倡“慢城”的概念,回归“中世纪”般的慢节奏生活。在艺术情趣上,古琴音乐正是“慢音乐”的典型:悠悠琴音确能舒缓 “快速”造成的紧张和压力。

静态音乐观念即是由此而发的:针对当代社会病态的快速和紧张作些人文方面的缓冲作用,给人们心灵一些纾压消恨的调节。静态音乐以静为美慢为趣,古琴音乐正是这最好的体现。古琴弹奏的低能量输入,琴音的低频律动,琴韵的清微淡远,琴乐的纾缓开展;能直接对人们的心脑引发共振。以至可以直入人心,感人至深。从而真能做到清涤人心,净化环境,养生怡神;使弹者与听者,心理与生理上的‘序’都能得到调节与重整。“琴者净也,所以静情性,净人心也”古琴音乐的提倡,应该是当今社会有着环保的现实意义。


(二)净心静耳,虔敬聆赏

古琴音量小,长久以来都被人诟病,认为是它不能发展的主要原因。其实在今天电声扩音设备极其完善下,音量小已经不是问题。甚至一些有水准的音乐厅,不用扩音设备古琴也能表演。而问题的症结,其实是出自观众:是否能静下心情细心聆听欣赏?虽然古琴音乐是属于较高层次的音乐,曲高和寡;然而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即使是约百人的空间,只要人们专注静心一样可以欣赏古琴的。

这里牵涉到对音乐艺术的虔敬心问题。音乐会文化的引入中国还是上世纪三十年代的事。对习惯了闹烈急快大声量的广场文化的听众,经过了七十多年的熏陶,似乎还不能完全投入缓慢轻细的音乐艺术欣赏中。这主要是我们的音乐观里缺少了类似宗教般的虔敬感情。看看西方社会,在宗教氛围中长大的孩子从小在教堂中做礼拜时,就接触到音乐;因而他们对音乐除了欣赏外,还多了份虔敬心。这是为什么喜欢劲歌热舞的西方青年,进入音乐厅却又能静静聆听欣赏严肃音乐。反观我们华人的音乐观,基本上是娱乐,是要热闹欢愉,而对缓慢轻细就不耐烦了。然而现今时代,音乐作为人类文明的成果,除了一般的民俗功能外,已提升为体现真善美的艺术。那么我们就得调整音乐观,树立对音乐的虔敬心,学习认真欣赏;否则就糟蹋了享受真善美境界的机缘了。

也有些人会自认为没有音乐细胞而听不懂古琴音乐;并形成一种抗拒感和心理障碍。其实只要耳朵正常,都是能听得进自己民族的音乐的。所谓‘听不懂’,真正原因是没有专注去听,没有认真去听,那当然是‘听没有’了。这和漫不经心时听不到别人说话是同样的道理。要专心就要求心先静,而树立起对音乐的虔敬心,应该是达到心静的最有效方法。


(三)以韵传神,美学前卫

古琴被类别为传统音乐,这也意味着它是过时的老古董,只能作为遗产传承,以标示中华文化里还有过这璀璨的一页。然而就在这古老的乐种里却蕴藏着有非常现代意义的音乐理念:在西方音乐还只具雏形的十六世纪末,中国琴人已摈弃了以繁手复音的音乐表现,提倡以韵多声少达到清微淡远为趣的琴风。这琴风经过四百多年来琴人的努力,而造就了现今的特殊风格的古琴音乐。古琴的强调韵多声少,表现清微淡远的意境,用个具体的说法,就是“以韵传神”;那就是以琴韵深入人心,感人于意中。而纵观当今中外各种音乐,则是以音声刺激感官为主;即使是有着悠久传统的印度西达琴和维那琴音乐,也是着重于音声的表现;总的来说,都是停留在“以声感人”的层次中。从“以声感人”到“以韵传神”是音乐美学的一个飞跃,“以韵传神”是个超前的理念,相信对未来的世界音乐发展会有着非常深远的影响。

对琴乐的‘造韵’方法进行深入的研究,这在丰富当代的作曲法上肯定是有着现实意义的。这里强调的是‘琴乐的造韵方法’,即古琴音乐中:吟猱绰注的微分音处理,撞逗罨扌舀的虚实对比,进复往来的走手音移……等;应用音响学的定量分析,使其成为交响性的作曲技法。这种新作曲法或配器法,须能通过管弦乐队或民族管弦乐队等载体,有效地重现‘韵’。当然,这里谈的韵是属于‘音之余’的范畴,尚与多了层文化内涵的‘琴韵’有个距离。无论如何,这是音乐上的研究与开发,要求是使新音乐不单单“以声感人”,而能更有效地“以韵传神”。


(四)音色织体,多维线性

有位法国音乐家在论述中西音乐时,有一段精辟的譬喻:“在西方建造了一批严丝密缝的音乐建筑,它是按对位法与和声学的规律,将七个音级,像城墙的石块那样,进行了几何般的叠垒而组成。……在东方,取而代之的是被纺织成精致的金丝银线的装饰物。人们极为精细地努力把音响伸展开,它是一根光滑的色彩斑斓的丝线,一起一落地从线轴上抽出。但是,它的每一毫米都表现为一个充满感受和印象的世界。”

这里点出了东方音乐线性思维的艺术属性,不过这线不是单调一维的,而是多维度的;古琴音乐正是这属性的最好体现。古琴音乐的开展逻辑虽然是以单声旋律为主,但是多层次的音色变化,却能起着面与体的作用;从而形成较丰厚的音乐。从古琴发音的性质看,基本上有实音、虚音和界乎两者之间的半虚实音三种主层音色。而各主层音色又可以依技法的细分,产生次层的音色差异;层层相生,变化无穷。以音色论,古琴可以说是现今世界各种乐器中最丰富的。

琴曲的旋律是以右手弹奏的实音构建成框架。左手的走手音游走其间,将实音点连成起伏的音线。而余音的吟猱振动,将音线渲染扩散成面。这其中加入了散音和泛音的对置,罨和爪起等半虚实音,以及撮和拨剌等和音效果;进一步增添了音乐的厚度,从而形成具有延远、宽广、深厚的三维音像。古琴音乐的三维性不像西方音乐那样的厚重音块,贴切地说,是水墨画般的轻盈而又具立体感。这是它能表现细腻情感,蕴含丰富意韵的原因。古琴音乐的多维度音色层次,可以用“音色织体”技法概念来概括。这是相对于西方音乐的“和声织体”而提出的。

西方音乐的和声技法是经过漫长的时间而形成的。中世纪教堂里的唱诗班在圣颂的吟唱过程中,从八度、五度和四度和音的引进到三度和音的应用,就经过了好几个世纪;而直至十六世纪记谱法完善后,和声技法才算完备。西方音乐和声织体的应用,完全是适应当时欧洲的宗教生活的。教堂圣颂的和声效果,除了给信徒们心灵的慰藉外,还能营造出天国的氛围,给人无限憧憬。

在中国,音乐的功能基本上因‘文以载道’观念的影响,着重于叙述与描写,从而形成中国音乐的线性思维特质。然而这“线”不是单一的,它可以通过多维度音色变化而产生织体的效果;就象水墨画里的线条因墨色的浓淡和渲染体现出立体感;这就是相对于和声织体的音色织体。除了古琴音乐外,音色织体也体现在其他乐种中:江南丝竹、潮州弦丝、广东音乐、汉乐等的乐器配搭、嵌挡让路、加花拖腔等,基本上是以音色织体为主导。锣鼓乐是以敲击乐器的音色变化,通过“数”的逻辑组合,开展出来的;它丰厚的交响性是音色织体的具体表现。戏曲音乐中的唱腔与伴奏,通过文场的‘跟、随、垫、裹’,和武场锣鼓点的交织,也能形成音色织体,增强了音乐表现。即使民歌的多声部合唱,基本上也不是和声功能的,是音色织体的效果。

古琴音乐中的音色织体是非常复杂多变的。不少音乐家将琴曲改编为民族器乐曲,或把民族器乐曲移植于古琴上时,都不很成功;其关键点就是对琴曲的音色织体理解不深或掌握不到。将古琴音乐的音色织体作逻辑性的整理分析,形成一套具体的技法;相信对民族器乐和其他音乐创作,也是有很现实的意义的。


(五)章法严谨,结构恢宏

少接触古琴的人可能都觉得古琴音乐很难听懂,所谓“难懂”,是掌握不到古琴音乐的旋律开展规律和曲式结构。古琴音乐不象一般音乐那么规整,节奏又较自由,是散文体式的,这对听惯了讲究对仗工整的诗体式乐句的听众,的确是不易适应的。琴曲基本上是语句式的,律以逗顿歇停;并以“段”区分为单位。而乐曲一般上都有严谨的章法,依循“起承转合”而开展。

琴曲的篇幅,可以依段数多寡而有小中大的区分。一至三段,曲长少于五分钟为小曲;十段以内曲长五至十分钟,是中曲;乐曲超过十分钟的,都可算是大曲。现今流通的琴曲以中曲为多,大曲次之,反而小曲较少。著名流通的琴曲的时间大都落在六至十二分钟之间,这主要是因为曲意如果要深邃隽永,还得需要相当的篇幅才能表现的。而有些著名的大曲更是庞大,《广陵散》四十三段,约二十五分钟;《秋鸿》卅六段,约二十分钟;《胡笳十八拍》十八段,约二十分钟;《渔歌》十八段,约十五分钟。如果和西方的钢琴音乐作个比较,一般上的奏鸣曲的主要乐章也是在十分钟以内,超过十分钟的不很多,达到十五分钟的就非常少。在技法上较钢琴相对简单的古琴却能演绎出那么大型的音乐,这就不是简单的。这里有复杂的主题交替、音区变换、转调、泛音乐段交替等等。而将这些创作逻辑应用在当代音乐的创作上,相信一定能谱出更多独特的新乐章。


(六)琴器制作,科研开发

  “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要奏出好的古琴音乐,必须具备一个好乐器;琴乐需要有好琴才能发出那悠悠琴音。一般上,已有一定年份的老琴,音色大都有松润的感觉,发出的琴韵也较好;因而拥有一床老琴,是琴人的最大愿望。然而传世的老琴不多,再加上文物商的操纵炒作,动辄以数十万计,求购不易。而新制的琴,近年来虽已有所改进,大都克服了“打弦”和“抗指”等问题,不过音色好的还不多,而声韵并茂的更是难得。

由于新琴在琴韵的发挥上不尽人意,也迫使一些琴人放弃一些细腻的虚音指法,改用实音弹奏;有些则吟猱不分,只以简单的颤音取代;更有甚者,干脆将琴当作筝一般弹奏。虽知古琴音乐的特色就在于其特有的琴韵,没有了“韵”的琴音,不但无法表现“以韵传神”,甚至连“以声感人”也未必达到,因为以“声”而论,古琴的表现是不能与古筝相比的。而这些对古琴音乐的传承是有着很大的妨碍,更遑论发展了。

相比于西洋乐器,只是吉它的制作,其重要论著就有好几百本;小提琴和钢琴的制作,论著更为丰富。而古琴的制造,将全部琴书的零星记载,归纳起来,也只有几面纸而已。因此,古琴的制作只依据古法是不够的,有必要作研究,整理规范,以科学的方法做出有一定音量的琴,而兼有老琴的音色和琴韵。这些工作是很繁复的:包括了古琴形体的规格,漆灰的涂抹,漆面的处理,琴材的老化步骤,琴弦的进一步改良等等。相信以现代的新科技,这些都是能解决的。系统的制琴法,有必要开发,使新制的古琴达到声韵并茂和价格合理;这对古琴的发展是有着很关键的作用的。


(七)古琴学科,院校必修

古琴音乐几千年来只囿于文人的圈子,琴人皆以文化角度审视它;而在神秘、玄奥、甚而僵化的观念下,它只能在非常小的圈子里流通把玩。作个约略的统计,全球十三亿华人中,能演奏古琴的,大约是在千人以内。加上喜爱欣赏古琴的人,相信也不会超过万人。这样数目的“琴人口”确实太少了,和其他艺术品种的爱好者相比,差距真是特大。这也难怪琴人为什么会那么孤高自赏、自我陶醉了。

通过教育是否可以把古琴推广开来?二十多年前台湾文化大学和香港演艺学院就曾作过尝试:列古琴为音乐系的必修课,以加强学生对中国传统音乐的认识。然而实行过一些日子,也不了了之了。毕竟强迫学生学琴是不很实际的。其实,以音乐学观念把古琴音乐加以分析整理,提取其有现代意义的精华加以研究开发;设立为一门“古琴学”学科,相信这更具体,也更能行之有效。如果全国的音乐专科院校,都能把“古琴学”列为必修课,那么古琴人口必能激增,古琴必能向更完美发展,并在世界音乐的发展中发挥其作用。

中国的传统音乐其实是极其精深博大,在层层尘封中已开始受人注意。研究与开发这些言浅意深的精华是有很大的现实意义,况且在创作实践上这也是极其有效可行的。近年来,不少西方音乐学者(包括日本),在西方音乐的发展已日趋滞怠的情况下,开始对中国音乐产生很大的兴趣。别让对研究与开发异常敏感的他们,拿了老祖宗的宝再倒回来向我们推售。我们应将祖宗留下的瑰宝磨砺抛光,重塑新意;以中华民族深厚的文化资源(不是历史包袱)为世界文明多放异彩。


(2009年4月重订)

陈松宪先生,
阅读了你的大作,我非常欣赏你对古琴的造诣。那天晚上你精彩的演奏,更令我神往。我的感受是古琴低沉的琴声,好像在叙述心事,好像和人说话,每一个音符都在挑动深藏在心坎里的心铉引起共鸣,紊乱的思维也跟着琴声起伏。对我来讲,古琴的确可以陶冶心情,我相信古琴经过高明琴师输入他的情感,不只可以达至感情交流的境界,甚至可以产生精神医疗作用。古琴的确是中国的瑰宝,值得发扬。
美中不足的是,古琴的声音太小了,很难在大庭广众的地方演奏,必须改良。虽然你说只要大家静下来,古琴一样可以产生效果,但是室外的杂声,无可避免,例如那晚我在坐在咫尺,却听不到那最重要的按铉拨弄回声。
陈先生,我的音乐知识有限,不过大马华人网站的站长蔡培强却是音乐大师,很多网友都是深藏不露的高人。我把你的大作贴上去,将会引起共鸣。大马华人网站是一片欣欣向荣的园地,希望你参与开垦,大家都会珍惜你全马古琴第一高手的琴艺。欢迎!





本文修改于: 12:58pm 07/05/2009

作者:cheahsps
主题:答复“琴文”
送交:cheahsps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