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555
AHPEK和靓仔

作者: cheahsps
1:51pm 13/02/2007



阿PEK 和 靓仔

和太太去巴刹玛郎(夜市场),看到令人垂涎的芒果,驻足想买几粒。摊主看到我想要买
“阿PEK,BERAPA MAHU?”(要买几粒〕
我回转头看看,没有人,摊主看着我,是和我说话。
我看看太太,“他叫我阿PEK!” 第一次听到别人叫我阿PEK,我愤愤不平的小声地向太太申诉,心里涌起了不是滋味的滋味。再看看摊上的芒果,芒果的颜色不大美,味道也不大香,胃口没有了,芒果也不买了。
回到家里对着镜子前照後照,看看自己的身影,腰背还挺直,肌肉还结实,除了两颗门牙,其余都是妈妈给我的牙齿,只是不争气的头发褪了色变灰白了,部分不能相守终身的头发离我而去了,额头上 的火车路久没有修理,深了点,可是还是当年的我呀!在我的意识里,阿PEK 是老态龙钟,没有牙齿,寸步难行的老人。我不是不认老,只是认为没有老到阿PEK 的程度。
另一个巴刹马郎,和太太走过一个羔饼摊口,看了看桌上的糕饼。“靓仔!要哪一种糕饼!”我转头看看,后面没有人,摊主好像和我讲话。我停步走回头,看看摊上的糕饼,糕饼新鲜,气味芬芳,禁不足买了一包。妻问:“才吃饱饭,吃得下吗?”“明早吃。”“等明早买新鲜的,不可以吗?”
其实,晚上买,早上买,都是差不多嘛,欢喜就好,这个道理妻不懂。




作者:cheahsps
主题:AHPEK和靓仔
送交:cheahsps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