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069
随写

作者: thingthing
02:31am 25/03/2006


我喜欢在夜晚的时分,看着旧留言。慢慢地看,有时也把自己给别人的留言,或别人留给自己的留言,放在这个小小的空间里。不为什么,只是为了让自己可以回味。我的记性不好,所以我需要这种真实的文字,来让日后的自己回味。但很多时候又不想把心情或事件记录下来,这样矛盾的我。
今天回头看了自己的文章,怎么觉得以前的自己写得比较好呢?但是也从文章里看到自己一步步走来,那种改变与成熟。

我最喜欢三篇文章,「等待」「星星天使愿望」「阿诗」。喜欢阿诗,因为我喜欢这位朋友,看着文章,可以回想从前,可以想念她。许多时候,我是不让自己陷在思念的情绪里,因为那很容易挑起我的哀愁。我也不喜欢让自己回忆从前,逐渐地,就忘记了。也许这便是记性不好的原因之一吧。

等待和星星那两篇,是我最喜欢的,自己所使用的文字。那些文字串联起来的感觉,让我很心动。我真的不是老王卖瓜,自赞自夸。因为那是一种很深的体会,看着看着,就有种莫名的感动。感觉很好很好,好得让我有点鼻酸。为什么鼻酸?我说了,对我来说,那两篇是我很深的体会。

我很想写一篇文章,叫做「大人,您们究竟在想什么?」情节都想好了,文章里最想强调的就是「您们是否知道,您们在深深地伤害小孩?」可是,这篇文章会让我想起很多过去。我会想起以前躲在墙角懦弱的自己,会想起心痛却无能为力的自己,会想起被伤害的自己,会想起可恶的大人,会想起那些跟我有一样痛苦回忆的孩子,会想起那些孩子痛苦的表情,会想起那些孩子嫩嫩的哭音,会想起孩子的哭诉,每每想起,我都会不知觉地握拳,握得很紧很紧。紧得发抖。我痛恨欺负小孩的大人。

写了那篇文章,会挑起太多回忆,会让我想起我不喜欢的自己。所以每每想要写,却放弃。不过老实说,以上的东西,已经是那篇文章的简述了。呵。

在这样的一个雨夜,全身近乎无力,轻轻的,慢慢的敲着键盘。额头轻微的,超过正常体温的热气,脚板冰冷,一一提醒着我是个病人。但我不想睡。

因为我忽然想回忆,回忆从前。


我喜歡在夜晚的時分,看著舊留言。慢慢地看,有時也把自己給別人的留言,或別人留給自己的留言,放在這個小小的空間裏。不爲什麽,只是爲了讓自己可以回味。我的記性不好,所以我需要這種真實的文字,來讓日後的自己回味。但很多時候又不想把心情或事件記錄下來,這樣矛盾的我。
今天回頭看了自己的文章,怎麽覺得以前的自己寫得比較好呢?但是也從文章裏看到自己一步步走來,那種改變與成熟。

我最喜歡三篇文章,“等待”“星星天使願望”“阿詩”。喜歡阿詩,因爲我喜歡這位朋友,看著文章,可以回想從前,可以想念她。許多時候,我是不讓自己陷在思念的情緒裏,因爲那很容易挑起我的哀愁。我也不喜歡讓自己回憶從前,逐漸地,就忘記了。也許這便是記性不好的原因之一吧。

等待和星星那兩篇,是我最喜歡的,自己所使用的文字。那些文字串聯起來的感覺,讓我很心動。我真的不是老王賣瓜,自讚自誇。因爲那是一種很深的體會,看著看著,就有種莫名的感動。感覺很好很好,好得讓我有點鼻酸。爲什麽鼻酸?我說了,對我來說,那兩篇是我很深的體會。

我很想寫一篇文章,叫做“大人,您們究竟在想什麽?”情節都想好了,文章裏最想強調的就是“您們是否知道,您們在深深地傷害小孩?”可是,這篇文章會讓我想起很多過去。我會想起以前躲在牆角懦弱的自己,會想起心痛卻無能爲力的自己,會想起被傷害的自己,會想起可惡的大人,會想起那些跟我有一樣痛苦回憶的孩子,會想起那些孩子痛苦的表情,會想起那些孩子嫩嫩的哭音,會想起孩子的哭訴,每每想起,我都會不知覺地握拳,握得很緊很緊。緊得發抖。我痛恨欺負小孩的大人。

寫了那篇文章,會挑起太多回憶,會讓我想起我不喜歡的自己。所以每每想要寫,卻放棄。不過老實說,以上的東西,已經是那篇文章的簡述了。呵。

在這樣的一個雨夜,全身近乎無力,輕輕的,慢慢的敲著鍵盤。額頭輕微的,超過正常體溫的熱氣,腳板冰冷,一一提醒著我是個病人。但我不想睡。

因爲我忽然想回憶,回憶從前。





作者:thingthing
主题:随写
送交:thingthing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