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980
记事

作者: thingthing
3:37pm 27/01/2005


--- 哇呜…..好大一个呵欠。日子就这么过,轻轻松松。去学校搬了一大堆书回来看。看完就睡。三餐可以不吃,就这样颓颓废废,逍逍遥遥。朋友问,几时修道成仙?快了哦,快了。。。呵呵。
由于睡觉的时间实在太多,间中难免在睡眠中接到友人的电话。通常就嗯嗯啊啊哦哦的胡乱应。只要听到“不吵你了噢”就立刻给点精神,快快应了掰掰挂断。次数太多,朋友开始发飙,你到底几时才会清醒?我答,睡醒的时候。

--- 看了好多好多的书,开心。除了小时候在家,已经好久没有如此的沉迷在书堆里。看了张曼娟的书。看到一些情节,几欲泪下。印象最深刻的,写说男主角陪母亲在半人高的水里,寻找漂流在水面的可用的物品。还有,男主角几经艰苦终于获得女生的同意,开始交往。可也在同一天,命丧虎口。看了周童的书,写父亲强暴了女儿,然后母亲女儿儿子联手杀死父亲。看李碧华的书,我偏爱他的长篇小说。然后开始对日本作者有高度兴趣。村上村树,日本文坛的佼佼者。

--- 1226。哀嚎,痛哭,呼救,挣扎,逃亡。死气笼罩世界另一头的大地。整个绿油油的陆地沦为黄土。生气不再。我看到一些灾难当时所拍摄的短片,朋友在一旁说这是最经典的画面等。我难过得想吐。画面所散发的死气,荧幕里人们的表情,那么熟悉,那么可怖。
记忆深处,围绕在身边的火,人们的呼喊,血。眼睛酸痛,泪水不能抑制的流。
之后便是一片黑暗。什么都看不到,只能感受,热。热。热。心不停的绞痛。


--- 记得小时候有一次生病,究竟怎么病,生的又是什么病都不记得了。只记得,当时喉咙痛得厉害。辛苦的躺在床上,发出几不可闻的声音:“妈妈。痛。痛。”
重复又重复,重复又重复。

不知听在妈妈耳里是怎样的感受,妈妈一直说,我知道你痛,我知道。可是你要我怎么办?我不能代你痛呀。

“妈妈。痛。我痛。”

由于疼痛,一些天下来几乎都不吃东西。妈妈想说至少吃些润喉的食物可以舒缓的疼痛。问说想吃什么?我说,冰淇淋。呵呵,小孩爱吃冰淇淋的欲望可一点都不能忽视。

当时由于连续豪雨,住家附近都涨水,水淹整个院子,寸步不能移。因此一直不能去看病。那天下午,妈妈忽然给我一枝冰淇淋。我惊讶。看到妈妈身体湿沥沥的,口里还轻松的说,哇!雨下的好大呢!水也淹得很高了,要到我腰部了哦!我到那个高处的杂货店买冰,店员还问我,这么冷还吃冰呀!我都不好意思呢!由于身体好多了,抓紧冰棒,听着妈妈说话,心里只觉得好有趣。后来的后来,涨水的时候,就会想到当时自己的任性。想到这一幕,喉头的酸意就冒出来。
心底的感动,永不散。

--- 出门在外的学子,最期待农历新年的来临。我亦不例外。那年,我带着逛街狂扫来的战利品,在除夕夜高高兴兴的回家。吃过团圆饭,舅舅就来电说外婆希望我们今年早点去探她。我们欢欢喜喜地答应,抢着与外婆说话,抢不到听筒的,就在旁边高呼,外婆外婆,新年快乐,要快乐哦!小村子热闹的气氛,不断的鞭炮声,全部人都好兴奋,好开心。脸热烘烘的,心里暖呼呼的。年初一大早,忽然接到一通电话,说外婆状况很差。要我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去。我们吃了食不知味的早餐,双手紧握,心里不停祈祷。
我们一直拨电通知其他亲人,电话响了又响,接听了,挂断,再继续拨电。一切准备妥当,急急驱车踏上两小时的路程,直扑外婆老家。路上强撑说笑的我们,一看见外婆,再也忍不住,泪决缇。
出殡当天,表哥要我摄下整个出殡仪式。我轻轻的接过相机,点了点头。大家的心犹如水泥,硬、冷、重。
整个过程我没有哭,心里只有一个念头,要拍好来,拍好来,外婆人生的最后一程。
以后,只要看到棺木,就忍不住流泪。是补偿当时没流的吧。呵。
今天的新年,许什么愿呢?
只愿家人安康快乐。

--- 最最讨厌下雨天外出。与朋友躲在家里,抱着软绵绵的枕头看卡通片。朋友忽然诗情画意起来,说想去淋雨,嚷着、拖着我陪她。我瞄了她一眼,把她牵到浴室,打开花洒,水哗一声直冲下来,我赶快闪到一旁,嘴里嚷,淋雨哦。一样都是从上面掉下来的水,一样都是冷冷的,将就一下。然后拔腿跑,因为看到朋友眼里的熊熊火焰。

好几年都没开开心心痛痛快快的吃。一年是全家出外旅游,下一年是外婆病逝。接着一年是我长水痘,被迫禁口。今年绝对要痛痛快快的吃!前提就是不可以生病!老友,原谅我,我不想今年又要禁口啦~~

--- 天气好热好热。热得想学狗狗吐着舌头,呼呼声呼出热气。这天晚上,冲好凉,随便用毛巾拢干头发。忽然好想喝一杯冷冻的果汁。我套上一件宽大的白T恤,梳好长发,让过长的浏海挂在耳旁,然后跑到家楼下的么么档买果汁。沿着马路慢慢地走向么么档,身后传来电单车的声音。我转过身想越过马路,忽然一阵风吹来,吹乱我梳得整齐的长发。电单车骑士正巧看到我一头乱发,又是一身的白衣,他“哇”的叫了一声,车头歪向一边。我被他吓到,可是很显然他被吓到的程度比我高。我顿时在心里嘀咕,什么嘛什么嘛。谁吓谁,乱乱叫吓人。回到家跟姐姐说起这单事,姐姐爆笑,用喘不过气的声音说,你以后晚上不要乱乱跑出去吓人。




作者:thingthing
主题:记事
送交:thingthing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