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063
跟踪记

作者: thingthing
5:16pm 15/01/2004


主题:跟踪记
作者:thingthing 5:49pm 18/11/2003

我是个好公民。
我向左看,再向右看,然后再向左看。之后冲出马路。动作一气呵成。
日复一日,我下班打了卡,过马路,再转轻快铁。日子就是这样,从没改变,也不象会有任何改变的样子。
可是这天,我的第六感告诉我,往后的生活可能会有一些转变。第六感可信吗?我不知道呵。

这天,我一样作个好公民。我向左看,再向右看,然后再向左看.。之后,冲出马路。动作一气呵成。看到马路对面有一辆巴士,我用很不淑女的夸张手势,摇摆右手,向巴士司机示意。我很努力的跑向巴士,并没察觉任何的不同。

“小姐,这是去xx的巴士哦!”忽然有把声音在我身边响起。
喝!什么?!我赶紧望了望巴士车号。果然不是我要搭的巴士呢!哇哇哇!差点搭错巴士了!我不好意思的向巴士司机打了个手势,巴士呼的一声急驶而去,带着一车的嘘声。

我转身想向提醒我的好心人道谢,却发觉身边没人站着。
“哇!遇鬼啦!”我好笑的想。
等等!等等!那个。。。那个好心人。。。怎会知道我要去哪里,该搭什么巴士?!噢!!!真。。。。真的。。。。真的遇鬼啦!!

这天,我捂着发疼的头,依然发挥好公民的习惯。我向左看,再向右看,然后再向左看,然后慢慢地走向马路的另一头。忽然,有一股力量把我往后拉,接着便听到震耳的车笛声呼啸而过。

“小姐,上次差点上错巴士,这次又不用天桥,差点出车祸,你的状况还真多丫!”一付调侃的声音从我头上响起。

我抬起有如千斤重的头,看到一个束着马尾的人。我笑了笑,道了声谢。
“我看,我还是搭德士好了。”我敲敲发昏的头,喃喃自语。

远远的,看见一辆德士,我无力的挥挥手。德士停了下来,却见到另一个人走在我的前头。唉。。。天要绝我,这个时候,还有人与我抢德士。我疲倦的闭上眼睛。忽尔,一双手将我推向前。噢,是救了我的那个人。我被那好心人塞进车里。

上车后,那人唧唧哇哇的说了一大堆,我什么也没听进去。最后,稍微清醒的脑袋,终于接受到很重要的信息,就是“好啦。下车啦。再见!小心点哪。。。。。我是阿风!”间中又说了一堆话,可是此时的我只吸收重点。啊风?谁丫?哦,下车。。。。就是到了的意思吗?我往外望了望,真的到家了也!我丢下声“谢谢”,头也不回的走了。丝毫没注意到,身后关心的眼神。

又一个这天,我挥着汗,拍拍汗湿的红脸蛋,心跳,因紧张,在加速着。。。。
迷路!!迷路!!我竟然在家附近迷路了!!忽然好想笑迷糊的自己。可是我想起,这不是笑的时候,要不然,待会儿真的找不着回家的路才更可笑!!远远的,看见有个人影。我连忙饿狼扑羊般往那人扑。。。呃。。。不不不,我连忙往那人跑去。

“请问。。。”我话还没说完,那人就转过身来。带着一点讶异,一点惊喜,之后换上一副调侃的表情。惊喜?为何我会看到近似惊喜的眼声?
“怎么,又遇难啦?你还真是冒失丫。我想,你的生活一定很多姿多彩嘛。”

多姿多彩吗?冒失吗?我不觉得丫。生活很正常嘛,除了有时搭错巴士,除了有时被无良车主轰骂(因为差点撞到我),除了有时迷路(象现在),除了一些小小的错误,我很正常嘛!(听说冒失的人不承认自己冒失,就象喝醉的人从不承认自己喝醉一样。)虽然。。。在家附近迷路。。。好像有点扯。。。我心虚的在心里承认。

除去杂七杂八的思想,我认真的看看眼前的人。嗯。。。束着马尾,低沉的嗓子,秀气得太漂亮的脸蛋,中性的修长身段。咦。。。是男是女丫?我三八的想。

“你想研究我多点,还是想要我帮你脱离困境多点?”低沉好听的嗓子打断我的冥想,吊儿郎当的,不急不徐的语气,脸上没有任何被人注视的窘样,似乎,早已习惯人们的注视。

“嗯。。。。啊。。。哦、、、、我想,我还是想脱离困境多点呵。。。”我有点脸红,不好意思的傻笑着。
我递出一张写有地址的纸张。

“哦。。迷路?这是。。朋友家?”
“不。。。我家!”想了想,还是解释道,“是新家!!”
“新家?几时搬来的?”
“两个月咯!我脸不红,气不喘的答。
“两个月?!两个月了还能迷路?这地址不就在前面?”
“哦。。。真的吗?哇哈哈哈。。太好了。。。谢谢!谢谢哦!”

我跑向前。忽的听到身后响起,“再见,我是阿风。”

阿风?嗯。。。很熟嘛。。。我便跑边细细的想。什么!!阿风!!那个救了我很多次的啊风?!我连忙转身跑回去。我激动的捉住阿风的手臂。
“你你你你你,就是你!我好象很常遇见你!!还有,你好象认识我唷?”

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对丫。我们很常见面唷!因为我跟踪你嘛!走啦。。。再见!”

我呆望着阿风的背影,在我眼中,逐渐远去,而后模糊,最后消失在视线里。
阿风,这三番两次帮我的人,这次,终于对这人留下深刻的印象。

我深记在脑海里的,不是那头令女人羡慕的乌黑三千烦恼丝,不是那令男人妒嫉的好听嗓音,更不是那令女人男人都想拥有的美好身段。
是那抹潇洒的背影。洒脱,加一丝颓废气息。
可是我终究不知道,到底是她、或他。

许久许久之后,久得令我忘记有这么一个人,曾有这么一个人,在我脑海停驻过。
那天,我慢慢的爬着天桥的梯级。不知何时开始,我便作个真正的好公民;使用天桥,而不莽撞的过马路。或许应该,是从心里隐约知道,不会有个人在身后守护开始。忽地,觉得身后有股被注视的感觉,我缓缓转过身,看到一个人,专注的望着我。
这人,怎么这么没礼貌丫!我有点不悦。正想转身离去,却看到那人离去的背影。背影,触动我心里最深处,最深处的记忆。

下意识地我唤出口,“阿风!”
风,把我的声音吹向前。。。
那人回过身,我看到,一个全新,干净清爽,亮丽短发的他或她。
忽然觉得,风这名字,真适合他(她)。就象风一般,来无影,去无踪。

性别重要吗?我不知道。可是在我与风之间,似乎是不重要的,因为,她(他)并没有想澄清性别的样子。所以,我只好认命的大声说:“性别不重要!!”

性别,真的不是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与风之间的情谊。。。。



作者:thingthing
主题:跟踪记
送交:thingthing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