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009
母亲

作者: thingthing
5:06pm 15/01/2004


主题:母亲
作者:thingthing 8:05pm 08/05/2003
夜半响起的电话铃声总是让人惊胆跳。

炎阳高高挂,我从不知道这时候的电话也会让人心惊。我瞪视着电话,姐姐刚来了电话,说爸爸入院了!我急急的拨了电话给远在家乡妈妈,耳边传来那总令人安心的声音:“安心啦,爸爸没事,只是入院观察罢了。你不是在考试吗?”
“是啊”
“那准备的怎样了?”
“还好,就一直在复习。。。。”
“那要继续努力。身体都好吧?要照顾三餐,给你的营养品。。。。别太迟睡。。。。。还是老是伤风?。。。。。哎呀,讲了好久,电话费贵的呢,好了好了,就这样了,掰。”

放下电话,忽然有种被骗的感觉。咦。。。。不是要问爸爸的情况?怎被妈妈扯开了?
母亲总是要让远方的我们心安。。。。


与姐姐通电话,惊知外婆病重!
我急急的拨了电话给妈妈,“妈,外婆的病怎样了?”
“没事没事,前阵子很严重,现在好多了。你几时回来丫?外婆等你们回来过年呢!”
“我还剩三天要考,考好就回了。”
“那就好,都快回来了就不要浪费电话费好了好,就这样了,掰。。。。”
    嘟。。。。。。
“。。。。。。”
母亲总不让我们担心。

泪水一串串的流。

因着持续的哭泣,泪水不再一滴滴的落,而是一串串沿着脸,再一滴滴的落下。。。。
这是我第二次看见妈妈哭。第一次,在外公墓前。
第二次在外婆病床前。
母亲。。。。泣不成声。

与妈妈一块看电视连续剧。

“妈。。。。。不要离开我。。。。。这世上,我只剩你。。连你都离开我。。。妈。。。。。”女主角凄凉的哭着,用撕心裂肺的声音哭喊。

忽然有种感应,我转头望向妈妈。妈妈满脸通红,细细的哭,生怕被我发觉。我拿了纸巾,递给妈妈。
“妈,不伤心。外婆现在幸福的呢,这是你告诉过我的喔。妈,哭只是不舍,不是伤心,是吗?”
我转过身,给妈妈处理情绪的空间。
过一会儿,妈妈用带有鼻音的声音:“咦。。。那女主角不是和男主角在。。。。。”
呵。。。。和我谈论剧情。。。

瞧,母亲总是坚强。

在我心目中,母亲一直只是母亲。
现在,我才能更深的体会,她同样是爸爸的妻子,爸爸生病,妈妈寸步不离的照顾。她也是女儿,总对外婆嘘寒问暖。她是媳妇,总细心照顾家婆。她是好母亲,总让我们安心寻找前途。她是避风港,总在适当的时候给我们安全的港湾。。。她是。。她是。。。。

妈妈同时扮演了这么多角色,她常喊累,却从不喊苦。虽累,却甘之如饴。。。。。。

母亲呵。。。。。母亲。。。。。



作者:thingthing
主题:母亲
送交:thingthing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