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1330
阿嬷与我

作者: Jastay
11:52am 22/09/2003


  自小,我们就称婆婆为阿嬷。
  阿嬷只会讲福建话,也会唱福建歌,常常一唱就一整天。遗憾的是,至今,我仍不会唱玩一首完整的福建歌。
  小时候,当父母去工作了,哥哥姐姐们也去上课了,阿嬷总爱牵着我小小的手去郊游。我们一同走过胶林,穿过菜园,怕过小山坡,越过小河溪. . . . .,直到太阳西下。
  忘了我是如何与阿嬷沟通的。一个是家族中最年幼的小孩,一位则是家族中的辈分最大的老人。不过,爱讲话的天性,总能让我“笛笛答答”地与阿嬷聊个没完了。
  时光过得真快,阿嬷年纪越来越大。视力渐渐模糊,智力开始退化. . . . . ;我则在自己的学业和课外活动中打拼,与阿嬷的联系越来越远。只在空闲时。替阿嬷剪指甲,听阿嬷唱福建歌。只在需要时,替阿嬷洗澡。
  当我离家到外地升学时,阿嬷已经行动不便了;当我放假归家时,阿嬷已生病入院。那时候,阿嬷已陷入不清醒的状态中 . . . . .。最叫我感动的是,阿嬷虽然忘了其他孙儿的名字,却仍然记得我的小名。
  2000年11月30日,阿嬷终于往生了,在医院里挣扎了一个多月。我并没哭。死也许是一种解脱吧!不需再承受人世间的痛苦与无奈。
  手中抓着一把黄土,向阿嬷的棺木洒下去,阿嬷就睡在里面。看起来很靠近,然而,阿嬷与我们的距离是如此地遥远,遥远了。
  祝福阿嬷。




作者:Jastay
主题:阿嬷与我
送交:Jastay


针对此文发表意见

本文专栏其他专栏

删除文章 修改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