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107 唯才是用辩 作者:殷素素
主题:唯才是用辩
作者:殷素素 09:01am 07/09/2020

    《唯才是用辩》  文/ 殷素素

选后一段时期,素素都在一旁沉寂观察:行动党要如何检讨这次的“惨败”?可是那天李显龙在国会上却指责全国人民“搭便车”居多,可见并没有刻骨铭心的痛定思痛;等了半个星期,星期天的《联合早报》想法版,也没有二丑敢挑战这个“搭便车”的议题,可见有多犯忌。看来,除非白士德七月还魂,否则也没人敢硬拗。

其实“搭便车”并不是什么新的发明,很多官媒在选前选后都经常发这样的议论,但是让一国总理拿来当成“惨败”的理由,实在说不过去。李显龙在选前扬言“林绍权退选一事将在大选后彻查”也无疾而终;至于人力部在冠病初发时的种种倒行逆施,也只落得一句:“政府应更早且更有力地在客工宿舍采取防范措施”,竟没人要被问责!

这个把月的观察,不知是不是心理作祟,素素总觉得行动党高官都失去笑容,面对镜头时都是一副就事论事的模样,防备心提到最高警戒。而李显龙这番在国会的言论,使我想起音乐剧《汉密尔顿》里的英皇乔治三世。《汉密尔顿》自2015年在纽约百老汇推出后,收获热烈好评以及空前的票房纪录,获奖无数,包括格莱美奖最佳音乐剧专辑及普利策戏剧奖。剧中的主角集中在领导美国脱英独立的几位开国元勋,但是其中一位丑角——英皇乔治三世,却获得观众无数的笑声和掌声。主要是这位国王不谙世情和刚愎自用,和晋惠帝的“何不食肉糜”,还有玛丽皇后的“何不食蛋糕”(Let them eat cake),堪称三大昏君。

剧中乔治三世一出场,他的歌词就表现出对美国人要求独立的热切,毫无头绪,他把美国臣民比拟作要转身离他远去的爱人,唱道:

记住,虽然我们渐行渐远,我依旧是你的男人。你早晚会回来,很快就会明白,你将记起你属于我。你早晚会回来,时间将会证明,你应该记得我待你不薄。潮起潮落,王朝兴替,我们都携手一同走过。到了最后关头,若你逼我出手,朕将派出军队把你全家杀光,来提醒你我的爱。你说我们的爱已经消逝,无以为继,等我真的离去,你就会不停地抱怨……

“唯才是用”的前身是“精英治国”;1998年,李光耀曾说,如果一架载满300个公务员与政治精英的飞机失事,那麽新加坡便会瓦解。李氏当年也没说“精英公务员”就必然是新加坡人。所以这种说法是一脉相承的。可是诚如工人党议员林志蔚批评政府只关心效率而不关心公平时,行动党政府一下子就转不过来,成了硬拗。邻国的一名记者就这样写道:

新一届国会,哈莉玛总统也不得不顺应民意,特别强调:“新加坡还须强化社会流动性,避免行之多年的唯才是用制度导致过度竞争,对弱势者造成不利。”/学者也呼应此呼吁,指作为“唯才是用”模式,并非铁板一块,应随着狮城的发展而变化,“理想的唯才是用制度,应更广泛地定义为对技术、能力、才华的认可,而不是学历。”/说白了,就是往后的唯才是用指的“才”,并非“外来者”、并非高学历的博士或硕士,也并非家境背景显赫者!而可能是道地狮城人、苦学有成者、勤奋爱国者、贫穷上进者。

原本你是务实/功利主义的信徒,现在却要加入民粹和平均主义,理论上就应该找个大师来追随,否则乱七八糟只有让旁人看不下去。

老吴(老番颠吴俊刚,下同)在星期三就开第一炮,他说:“每个国家引进外资和吸引外来人才,最终的目的都是要学他人之长以为己用,而不是让‘外来军团’反宾为主,操控大局。”——真是说的比唱的好听。实际上,如果行动党还是注重效率KPI,而不给予时间和成本,允许失败,成效依然不大。就拿女乒来说,外来军团为新加坡取得奥运银牌的最高荣誉,过后不也一样后继无人。新加坡很多的所谓“转型”就是在惩罚那些走得慢的人或企业,希望他们自己知难而退。

早报匿名社论说:“我们的劳动队伍要以新加坡人为核心,但我们不要排外情绪抬头。”——也是仅仅应付目前疫情的经济窘境,言不由衷而已,过后谁还会记得。总理说:“政府会永远站在国人那边 若无法惠及国人,何必引进外国人? ”——“外国才”在政联满坑满谷,按照你们的说法,最后还不是为了照顾国人?叫哈莉玛代表政府宣读施政方针,其实也犯了一个错误,因为哈莉玛本身并不是“唯才是用”而当上总统,她是平均主义下的产物,这么多逻辑上的矛盾,行动党怎么就没人看出来呢?

最后来谈谈“为了国家福祉,朝野应搁置争议”这个命题,最新国会上,总共有三名重量级人物提出看法:
1、哈莉玛:在关键时刻,朝野议员须搁置分歧保障国家未来。
2、李显龙:反对党也得提出方案,与政府作建设性讨论。
3、王瑞杰:政策立场虽迥异,朝野能为国家福祉共同努力。

这个说法也存在严重的矛盾,首先,他们不接受争吵和各执己见这两个选项。其二,他们要大家接受:行动党政府的政策永远是对的,而反对党只为了政治得分而惺惺作态,所以必要时还是请反对党相忍为国。如果为了“保障国家未来”,“为国家福祉共同努力”,反对党在很多时候都应该戳破执政党的谎言,揭露隐藏的课题,才有可能作出建设性的贡献,别中了他们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