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062 华社领袖和华社为何必自做贱自己 ???。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主题:华社领袖和华社何必自做贱自己 ???。
作者:敦符国荣博士 11:23pm 18/07/2020

华社领袖和华社何必自做贱自己 ???。

山番黄庭,你这个变了山番的华人应该招多一些华人去当山番。特别是那些领袖要当法律不看的华人。这种人留在华人社会太丢华人的脸了。他们只会做贱自己,也会带华社去做贱。

首先是把自己称为是“二等公民”,然后是把不存在的名词“半津贴华校”当宝挂在嘴上用。事实上应该称为“半资助”。因为英文是“aid 不是allowance”。加上华文报也自做贱胡乱的翻译,也跟着喊“津贴”。

你看他们的鬼样子,华社领袖要当却又不看法律。只会千篇一律上报胡言乱语鵰话连篇出风头。最近“半津贴华小”又重现江湖了。此文章往后把“半津贴”指为“半资助”。我们的1996年教育法令何来“半资助学校”呀 ?。这是1961年教育法令才有的“名词”。现在是实行1996年或是1961年教育法令呢???。

1996年教育法令只有3种学校。第1种是“Government School/政府学校”。第2种是“Government-aided school/政府资助学校”。第3种是“私立学校”。前两者之间的不同是,政府学校的校产是政府的。政府资助学校的校产是私人的。

在1961年的教育法令第2条文“assisted school/资助学校” and “assisted education institute/资助教育机构” mean respectly a school and an educational institution in receipt of “partial grand-in-aid/半资助”。请注意此条所指的“partial grand-in-aid/半资助”或是那些草包蕃薯
华社领袖指的“半津贴” 。是因此而来。

但是,现在马来西亚实行的是1996年教育法令,不是1961年教育法令。因为1961年教育法令已经被1996年教育法令取消及取代了。现在的1996年教育法令第16条文一清二楚的告诉马来西亚人民,在马来西亚教育制度下,我们有3种学校或“教育机构/Educational institution”。这3种学校如下:-

(a)   government educational institution/政府学校,
(b)   government-aided educational institution/政府资助学校,
(c)   private educational institution/私立学校。

第1种的政府学校也包括一部份的“国民型华文小学”。这种华小几乎都是在黑区移民新村时由英国政府建的,校产是政府的。华社的草包蕃薯领袖把这种华小当着是“全津贴华小”。

第2种是政府资助学校。这种学校是黑区前由华社出钱建立的华文小学。校产是华社的。独立后交给政府“资助”开办的国民型华文小学。华社的草包蕃薯领袖把这种华文小学称为“半津贴华小”。把建在华人新村里的政府学校称为是“全津贴华小”。

事实上校产是华社的华小是“政府资助华小”,校产是政府的是“政府学校”。没有所谓的“全津贴和半津贴华小”。这一点不但是华社领袖搞不清,连正副部长也搞不清。千万别把老婆和老妈搞错拉上床呀!。

到底华社领袖和华籍部长有把问题搞清楚吗。1996年到2020年是24年了。24年竟搞不清楚59年前的事,还什么“全津贴”和“半津贴”。

大家打开2020年7月14日星洲日报大柔佛04版看看那个什么佘来兴讲什么鵰。他说,确保用得其所“半津华小拨款应交董事部”。

这佘来兴是谁 ?。原来他是“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副主席拿督佘来兴”。这堂堂的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副主席拿督佘来兴是从1996年马来西亚教育法令那一个洞里看到“半津贴华小”这样的名词呢。或是他没有看有关教育法令,只是听人家讲便跟着喊“半津贴华小”呢 ?。

割树胶的无知阿伯阿婆可以“听说”,堂堂的“柔佛州华校董教联合会副主席拿督佘来兴”可以没看1996年教育法令就听说“半津贴华小”便上报重复“半津贴华小”吗 ?。

这“全津贴”和“半津贴”有趣的地方原来是“全津贴华小”;即是在政府校产的华小所有的水电开支全由政府付。校产是私人的所谓“半津贴”的水电费政府只付一部份。

华社的学校董事是“董事要当却不懂事”。政府借用华社的校产办学校没付租金,连水电费也只付一半。而傻头傻脑的华社竟没有收租金还要替政府付水电费。这很像有人老婆被人家睡了没收乌龟钱,还要替人家养杂种子式的。

既然政府不付全部的水电费为何不等水电局来割水电却去替政府付水电费呢?????。

由於校产是华社的,时常出租礼堂有收入。还有的华小竟在每个课室装冷气。这可不是政府应该负责的。所以,这种华小就必须装两个水电錶。一个是课室和办公室用电的电錶,一个是课室冷气机和礼堂用电的电錶。政府应该付的水电政府必须付。不然就等割水电。

华社领袖有这种狗胆告诉政府“你必须维修学校的建筑物和校园。学校的水电费你付,我们用的我们付吗”?。够胆告诉政府吗 ?。没胆就别出来社会搞搞震,在家帮老婆抹地吧。

由:敦符国荣博士著
2020年7月18日

本文修改于: 11:24pm 18/07/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