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149 “爱之深‘督”之切”之新加坡也可以篇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爱之深‘督”之切”之新加坡也可以篇
作者:黑马非马 4:23pm 19/06/2020

新冠病毒,当然就是创世纪的一场瘟疫,给全世界带来了灾难。每个国家的国情不同,环境基础条件不同,应付疫情的手段自然可以不同。不过,确诊和死亡的人数却是一个活生生的数据,给世人有许多启示。心里有主见的人,就会都在想着,对付疫魔,是否可以有更加好的善策?

有些东西有些事,你可以说见仁见智,各凭喜恶。但是,对于抗疫和防疫,却永远就只能够采取一个标准,那就是疫情严重的程度。就因为这是一个程度上的问题,美国总统特朗普夸夸其谈,辩解说才死了十几万人民是好现象。因为他认为若他的努力,患冠病而牺牲的美国人可能就超过两百万。

美国人会不会是不是接受特朗普的逻辑,我们新加坡人,因为事不关己可以高高挂起。但是,唯一的要点,就是不能够和特朗普比烂。虽然每个人的要求和接受的程度和他个人对事物的了解有绝大的关系。

爱之深督之切,作为新加坡人 ,我并不憎“恨”政府,不仅是理智,关键是不需要。如果新加坡人觉得他们不达标,自然可以在下一届选举换掉他们。因此,针对疫情,我要说的,就是我个人认为他们其实应该可以做得更好-- 但是,对不起!种种的证据都在显示,政府在抗疫的能力不足和决策时的优柔寡断是让我非常失望。

这么说吧,每个人都知道世界各国的医疗水平都因为医疗资源而参差不齐。因为国家财力甚至国家政治领袖的素质等种种因素,让在和冠病病毒的战疫上所表现出来的抗疫和防疫的成绩,其实是都很难打出正确的分数。

若以个别国家的医疗资源和医疗设备的水平来说,我们其实可以做一个有趣的比例。譬如说有的国家的医疗服务就如小学生的水准,有的是中学生的水准。如果以世界上现有的水平来说,新加坡不遑多让,也不是自己往脸上贴金-- 实实在在的,凭我们的能力,拿个大学文凭的实力是绰绰有余了。

而冠病19就像是一纸“高考的考卷”,你要小学生怎么答得好呢?中学生或许勉强可以取得些少分数。然而,如果一个大学生给出来的答案,竟然是一塌糊涂,和一个小学生一样“不遑多让”的时候,你的心里会是怎么想的呢?

作为世界第一强国,科技也处在世界尖端,美国的疫情,正好就是处在“大学生考出小学生水平”这个例子的极端。新加坡抗疫小组做得比特朗普好吗?答案那肯定是的。特朗普的“考卷”,在任何一个评分的老师手里,大概也不必需要思索,直接用红笔就给他画个大圈圈。

然而,新加坡的抗疫和防疫的成绩是可以更好的,因为我们不是感染病毒的首发国,我们有充足份的时间和充足的医疗资源备战。结果呢?在一番惊天动地的奋战之后,答案竟然是“与冠病共存”的妥协 -- 这不是笑话,这是已经亵渎了我们的在国际上素来享有盛名的医疗名誉,这是很直接的点出、反映了政府跨部门抗疫小组的防疫无能、抗疫失焦的残酷现实。

同样的一份“考卷”,如果有中学生甚至小学生“考”得比大学生更好,那么这个大学生怎么办呢?这是个很残酷的问题,但也是一个很真实的问题 -- 越南办到了!从第一个入境病例开始,他们就使出了杀手锏。也可以说孤注一掷,不成功便成仁。如果有人说他们的医疗服务比我们更为优质,那肯定被当作笑话。

我们正医疗上的资源,越南基本上就不在这个层次。但是难能可贵,越南做到了,是他们不需要“与冠病共存”的新常态。这让我想起了“龟兔赛跑”的故事 -- 难道我们就是寓言中那只骄傲自大的“兔子”吗?

或许,有人会认为越南的国家体制不同,那么我们转过头来看看同样是亚洲四小龙的台湾香港这两个区域。此刻,他们也都生活在疫情后的“新常态”,新加坡人民出外的安全指数和他们比较起来,差距实在是太大太远了。

政府是人民选出来的,但是人民选出来的政府就应该由人民自己大力的去监督 -- 要记住政府的好,更要警惕政府的坏!想要自己的国家好,就绝对不是能够有“乡愿”。想想看,新加坡人民给予政府高官的是全世界最多最好的红萝卜,很可惜的,就是缺乏的一根“棍棒”!

其实,亡羊补牢未为晚也! 新加坡要做到越南、中国大陆和中国台湾的境界,是一点儿也不难。就好像孟子说的:“挟太山以超北海,语人曰‘我不能’,是诚不能也。为长者折枝,语人曰‘我不能’,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要做好防疫抗疫工作,还是有办法的。如今,政府天天在做“检测”,网友也天天在谈“检测”。但是,“检测”不是治疗,只是找出确诊的冠病患者加以隔离,因为只有隔离病患,堵截病毒继续传染是没有特效药没有疫苗之前做抗疫或防疫工作时唯一的有效手段。

政府对于那些学前教育教职员的“检测”,是需要给所有入学孩子的家长们一份安心。对于部分进行所谓重要工作的客工的检测,只是因为希望他们能够尽快回到工作的岗位上。

也就是说“检测”只是在防疫或抗疫的一种“辅助”办法。但是,如果要将“检测”当作“抗疫”的政策也并非不可以。政府其实可以学习中国“武汉市”的做法。武汉市在解封之后,面对可能的第二波疫情来袭,他们的做法是“釜底抽薪”,筛检1全市1千多万的人口。而新加坡人口只是它们的一半 -- 在理论上,只要把居住在新加坡本岛的5百多万人口“检测”透透,确定居住在本岛上的包括客工的居民全部做“检测”之后,筛检并找出其中“检测阳性”的、已经感染病毒的人,不管他有没有症状,都一律加以限制隔离。这样一来,余下的全部“检测”结果呈“阴性”的新加坡人或客工,基本上就可以在本岛趴趴走,自由可以不受限制!

“检测”5百万新加坡人需要多久时间,我不知道。不过,根据每个人检测不超过200元收费的算法,大约也就是新币10亿左右就可以搞定--这相信比其他的防御手法靠谱和轻松多了。

如果政府有这个魄力,抗疫小组有这个自信 -- 那么把新加坡所有的大学生组织起来,只要一个星期的专业训练,相信就可以熟练的做“筛检”的工作。配合征召战备军人维持保安的工作需求,把他们分成1000个筛检团队,就在每一个投票站设置“筛检所”。当然,这都必须有各大医院指派医生或高级护士为首带领团队。那么最多也只是需要三两天,最长也不过是一二星期,就可以“筛检检测”完毕。当然,若是觉得在计划可行,那么在进行以前,首先就是必须采购准备足够的“筛检剂”。

只有全国全民全面的“筛检”,并且在筛检完毕时候同时“封锁”全岛两个星期。一来利用这段时间给实验室检验得来的“检测”的样本;二来只有以全城隔离堵截来配合保证不会再有交叉感染。

那么,这样的“解封”才有实质上的意义。新加坡人要自由吗?其实在本岛还是很容易的。到时候,唯一要严防的,就是“入境病例”。

怎么样?很简单吗?正是:将帅无能累死三军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