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154 情绪勒索2 作者:李莫愁
主题:情绪勒索2
作者:李莫愁 2:12pm 30/03/2020

    《情绪勒索2》      文/ 李莫愁

“情绪勒索”最好的例子莫过于“囚徒的两难”,罪犯在公权力下被囚禁,失去所有的自由,丧失与外界的联系,对于事物的判断就很难达到理性的高标。因为作一个理性判断需两大因素:不但需要理解自身的处境,还必须掌握(至少揣测)对方的意图,才能作出最后的决定;因此,身陷囹圄的囚徒往往只能妥协、减损,或者“弃暗投明”的背叛(这就是行动党对中间选民的预期效果)。以“新冠病毒”的囚徒来说,首先并不了解自身对新病毒有多大的抵抗力。再来,对于政府抗疫的评估,也只能靠国内的官媒,并没有一个全面的认识,让二丑们牵着鼻子走。

今天莫愁读吴汉钧的《冠病戳破“国王的新衣”?》,才第一次知道我们的“抗疫医疗体系效率”仅排世界第24位。相信大多数官媒忠实追随者都会和我一样吃惊,因为在本地官媒大吹法螺下,以为新加坡的抗疫水准没有第一,也该第二吧?让莫愁给大家看一张图:

就以冠病试剂盒来说,国际推崇的是韩国的和韩国的抗疫策略,本地《红蚂蚁》却说冠病试剂盒是新加坡的世上最好,赢了咯!不过二丑吴汉均还是有话说:

行文至此,很多人会好奇,新加坡(医疗体系效率)排在哪里?第24位。新加坡国立大学苏瑞福公共卫生学院分析上述报告后认为,导致我国排名较后的因素很多,其中一个是报告编写团队从公开信息取得的资料,不足以全面评估我国的卫生安全体系。这并不奇怪,因为新加坡视防疫准备为战略部署,未必完全公开化。

远的就不说,拿新加坡和港台比较,就确实不好:

而台湾方面对于抗疫方面的预算才新加坡的一半,人口和土地面积和马来西亚差不多。只要这些问题被摊开了,国民就不禁要回溯当时官媒盛赞的所谓“佛系武当抗疫”是否是无作为,且慢了很多拍?这些精英没有想象中的聪明?

此外还有一点,就是把“社区传播”一词当成禁忌,很长时期死都不承认。让莫愁借用台湾的一张图表来说明:病源不明、群聚感染、持续性传播链三项具足,早已在本地出现。本该告诉国人:社区传播已经开始了,大家要做好准备。然而官媒却一直把重点放在强调境外传播,为的就是要卸责;因为境外来的,非不作为也。其实境外来的更好管制,因为在海陆空关卡已经被拦截,直接隔离或送院,远没有社区传播危险。这或许就是到今天(2020年3月29日)社区传播超越境外传播的原因。

想不到官媒自个儿编的谎言,竟然自己相信,着了自己的道。还顺道为行动党拉票:

这次疫情,许多国家因为领导失灵或信息不透明,先后在防疫方面跌倒。这也让人们突然省思,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样的政府?疫情像个放大镜,现有政治与经济体制的优缺点都像能放大几倍来看;而近来听到最普遍的呼唤是:这个时代需要更强大、更积极的政府。

这大概也是新加坡政府一直受到赞扬的原因之一。不管是锁国还是封城,或是限制娱乐场所的营业,要返国的国民居家隔离等,如今一系列的措施,在一般时候肯定被视为不可接受,但任何的硬核手段,在非一般时期却大致上都能获得民众的理解,甚至是受欢迎的,因为那更能凸显政府的果断与魄力。(黄伟曼《疫劫下思考理想国》)

一两周里不断调整出入境和保持社交距离等措施,这点其他国家的政治领导人恐怕不容易做到。这反映出政府因时制宜的态度,凸显政治领导人带领国人应对这场疫情的政治决心,也考验民众对政府的信任。

牛津英文字典把政治决心定义为“政府执行政策的坚定意愿,特别是有关政策不能马上取得成功或受欢迎”,来届大选将是民众验收政府政治决心的关键时刻,而选后人民对新一届政府的要求,也只会愈加严格。(何惜薇《因时制宜的政治决心》)

情绪勒索的大业,莫过于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