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093 早报新闻:李元瑾--新加坡在辛亥革命中发挥海外中心作用 作者:费言
主题:早报新闻:李元瑾--新加坡在辛亥革命中发挥海外中心作用
作者:费言 1:19pm 13/06/2006

回应: 早报选读:韩山元--应充分发掘晚晴园之“宝” 作者: 费言 09:28am 12/06/2006

李元瑾副教授:
  新加坡在辛亥革命中
  发挥海外中心作用

--------------------------------------------------------------------------------



● 沈泽玮 潘星华 李慧敏

  1911年推翻满清政府,建立共和政体的革命,其实是一场“全球化”的运动,而新加坡华人,在这场轰轰烈烈的全球化革命运动中,发挥了海外革命中心的重要作用,负起了海外革命宣传、筹款、策划中国国内起义等重任。

  南洋理工大学中文系系主任李元瑾副教授,昨天在“同盟会、孙中山与东南亚华人国际研讨会”上,以“在全球化语境中的辛亥革命:新加坡的重要性”为题,阐述新加坡在这场革命运动中的显著地位,发表上述看法。

  她说,1906年4月6日孙中山在新加坡侨领张永福的别墅晚晴园成立南洋第一个同盟会分会后,新加坡不只成为同盟会的区域中心,把革命的势力向东南亚国家如马来亚、泰国、印尼、越南辐射出去,后来当东京同盟会受到日本政府压制,孙中山被驱逐出境后,新加坡更挑起同盟会海外革命中心的重任,成为孙中山推翻满清的革命宣传、筹款、策划中心。

  在成为革命宣传中心方面,李元瑾说,名列“四大寇”的尤烈,曾与新加坡侨领陈楚楠、张永福合作创立《图南日报》(1904-1905)与《中兴日报》(1907-1910)。这两份报纸与在东京、香港、上海、檀香山和加州的报纸联系,成为孙中山革命活动向全世界广播的喉舌。另外,与报纸配合,加紧革命宣传,新加坡还率先成立读书会。后来同类型的读书会在区域成立了超过上百个。

  李元瑾说,正因为革命宣传活动在新加坡进行得如火如荼,维持满清势力的保皇派以及推翻满清的革命派之间的斗争,在1907年和1908年加剧。新加坡当时成了革命派和保皇派意识形态交锋的战场。

  1900年至1911年,新加坡也成了中国革命人士在海外的避难所。

  李元瑾说,新加坡地理位置距离中国不远,在英国殖民政府统治下,移民条例相对比较宽松,加上这里大多数人讲福建话和广东话,私会党徒活跃等等,使它成了孙中山每次起义失败时,大量革命人士涌来之处。新加坡的同盟会领袖都参与了安顿这些革命人士定居工作。1907年潮州黄冈和惠州七女湖之役失败,有超过100名革命人士逃到新加坡来。1908年5月镇南关之役失败,有超过500人从河内逃来。

新加坡取代香港和河内

成为革命人士逃难中心

  而从1908年中开始,新加坡已经取代香港和河内,成为革命人士逃难的中心。

  另一位历史学者南澳阿德雷德大学颜清煌教授指出,同盟会选择新加坡作为主要的海外分会是一个“经计算过的决定”。

  他说,孙中山分别在1900年和1905年来到新加坡,发现这里以华人为主,而这些华人又相当富裕。此外,新加坡的地理位置以及拥有现代化设施例如通讯设备都是当时他选择新加坡作为分会的原因。新加坡分会成立两年后被选为同盟会南洋支部,加强了它在1907和1908年同盟会在东南地区行动的重要性。

  虽然时代改变,新加坡是否可能以另一种形式,再扮演类似历史上所扮演过的角色?

  对于这个问题,颜清煌教授指出,新加坡具有的各种优势使它在历史上在海外华人社会中起着重要作用,而这些优势同样也会在未来继续发挥出来。

  他以新加坡中华总商会发起“世界华商大会”为例说明,新加坡的优势,除了地理位置,还是人才汇集的中心。这在历史上是如此,在现在也是如此。

  李元瑾副教授则指出,从新加坡过去与中国保持密切联系,以及中国跟海外华人的紧密联系,可以看到一个全球化的网络正慢慢形成。她说:“今天我们讨论的课题虽然只是一个个案,但是它给我们的启示是:以后不管是参与全球的,或是对中国的发展,新加坡都能发挥它的作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