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4览:235 ‘愤青’与‘愤老’ 作者:李客星
主题:‘愤青’与‘愤老’
作者:李客星 2:07pm 01/11/2005

回应: 早报选读:陈冰——可爱的品特式“愤老” 作者: 李客星 2:06pm 01/11/2005

     冰是我喜爱的专栏作者。他的特写常有很多的人文因素。比如他写小布什所代表的‘新保守主义’,以宗教情怀发动一次又一次的战争,却指责别人宗教狂热,不过是五十步笑百步,读来不禁莞尔,得益不浅。

     冰说:做“愤青”容易,做“愤老”就有些难,做“品特式的愤老”则是难上加难。——观察很是正确。‘愤青’和‘愤老’的最大不同,就是‘愤青’纯然出自生理和荷尔蒙的驱动——是不成熟的且漂浮云端的理想主义者,栽几次跟头便从天上落地,恍然大悟地从俗入流;而‘愤老’则要战胜生理和荷尔蒙的退化,故而弥足珍贵——是成熟的基于现实的理想主义者,阅历和思想的沉淀使得他们对大流或者说主流的某些丑陋和歪道偶发怒言,却也老辣地拿捏着主流所能容忍的边线。

     子曰:“君子有三戒:少之时,血气未定,戒之在色;及其壮也,血气方刚,戒之在斗;及其老也,血气既衰,戒之在得。”——克服弱点,韬晦强项,是人性的最大挑战。

    书法为例,年轻人要写到一丝火气没有、老年人要写到火气旺盛,才算最高境界。原因无他:损有余以补不足也!

    ‘愤青’ 的缺点在于学养不足、乳臭未干。一句话都说得期期艾艾,好些基本概念也没能厘清,怎么单打独斗呢?故而‘愤青’适合群斗(如五四运动、文革);党同伐异,满腔热血适得其所。单挑未免太失策,因为别人不可能跟你同一层次(小陈华彪!?)。

    罗素说:“老人应该是入海处的河流,恬淡、飘逸、磨灭尖锐,自然也就不必为周遭的邪恶和人存的困境太在意。”——仿佛是个诅咒,要突破这个死咒,就要反其道而行,的确不容易。‘愤老’不易被激怒,照说最适合‘单打独斗’;不过‘愤老’也最怕‘单打独斗’,如孔丘所言:“戒之在得”。吃到一大把年纪,包袱很多:资产、地位、虚名、家小、二奶等,恐惧孤注一掷、一夕输光。于是就变得胆怯怕事、息事宁人、委曲求全,能够‘看破放下’的不多,因此也较容易‘收编’,像品特:‘不假思索地拒绝了英国政府给他封爵授衔的好意,更不会在遇到险境时高明地闭嘴或者狡黠地封笔’——越发脱俗、出落的头角峥嵘。

     “品特式的愤老”则是难上加难。品特式老骥,需要品特式伯乐的赏识。在一个不懂‘千里马’的社会,这类人首先会被边缘化,继而人间蒸发。但,也很可能声名大噪,饱受羞辱蹂躏之余,破产、报穷、投湖……。

     冰的品特小故事,无意中吹捧了美国人:

     一次,品特在对受到美国制裁的一个中美洲小国考察后入境美国,看到一个高大的女签证官一一审查每个入境者。品特排队在后,想着如何回答“到美国来干什么”的提问,“管你屁事”是他想出的答案。轮到他时,那签证官看了一眼护照,微笑着说“欢迎到美国!”

     卡人员没让品特说出‘关你屁事’的狂言,保住了自己的尊严,是因为她在工余之暇,还有读书,至少知道英国有个很难搞的‘愤老’哈罗德·品特(Harold Pinter)。要是换作这里,很难想象会有什么结局。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