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145 读诗偶得(37) 作者:李客星
主题:读诗偶得(37)
作者:李客星 12:15pm 28/10/2005

    董桥写清末民初的人物常有微醺的感觉——虽不能至心向往之!

    天他写袁世凯的二公子袁寒云,提及一幅扇面的诗文;袁寒云的七言,的确有让人惊艳的感觉:

尽日帘栊不上勾,黄昏过了不梳头;
初灯残梦正当楼,明月不知何处有?
闲身安得此中休,那堪临去几回眸。

    白如话,意境则十分飘逸。极高明而道中庸,如刘再复所说:

     “中国文学艺术家向来把艰苦的技巧训练与不露刀斧之痕的无技巧境界结合起来。‘看似寻常最崎岖,成如容易却艰辛’,这是大多数中国作家毕生孜孜矻矻追求不止的艺术境界的写照,也是他们艺术道路的写照。”

    文中写的是永恒的人性、心境,没有时空的阻隔,故不论什么人读来,都能嗅到一瓣心香。使我想起近日香港才子陶杰大力吹捧梁羽生的《白发魔女传·沁园春》:

一剑西来,千岩拱列,魔影纵横。
问明镜非台,菩提非树,境由心起,可得分明?
是魔非魔,非魔是魔,要待江湖后世评。
且收拾,话英雄儿女,先叙闲情。

风雷意气峥嵘。轻拂了寒霜妩媚生。
叹佳人绝代,白头未老,百年一诺,不负心盟。
短锄栽花,长诗佐酒,诗酒年年总忆卿。
天山上,看龙蛇笔走,墨泼南溟。

    巧上尚算圆熟,不过读来,第一个感觉是:好像不是今人写的?不过反复咀嚼,古人也不会写这样的文字,什么剑啦、魔啦、峥嵘、妩媚尽是在堆砌一些‘漂亮’的字,内容什么‘菩提非树、明镜非台、境由心生’已是老生常谈。剩下的惟有‘匠气’,‘好’在哪里呢?应该说是我们和陶杰这一代人都退步了,才会觉得梁羽生的词可取。

    人中,《沁园春》这个词牌是让毛泽东写红的,当年在陪都重庆《雪》一经报纸登出,马上让人对共产党人刮目相看。我选另一首《长沙》来赏读:

独立寒秋,湘江北去,橘子洲头。
看万山红遍,层林尽染;漫江碧透,百舸争流。
鹰击长空,鱼翔浅底,万物霜天竞自由。
怅寥廓,问苍茫大地,谁主沉浮?

携来百侣曾游。忆往昔峥嵘岁月稠。
恰同学少年,风华正茂;书生意气,挥斥方遒。
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粪土当年万户侯。
曾记否,到中流击水,浪遏飞舟?

    了‘匠气’,多了‘人气’,润之和寒云毕竟是比较接近的。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