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158 读诗偶得(36) 作者:李客星
主题:读诗偶得(36)
作者:李客星 12:38pm 27/10/2005

回应: 转:不要宠坏新加坡人 作者: 早慧 08:47am 27/10/2005

    (唐)宝历年间,赴京的朱庆余在试前写了一首七绝【近试上张水部】:

洞房昨夜停红烛,待晓堂前拜舅姑。妆罢低声问夫婿,画眉深浅入时无?

    题中的张水部是指水部员外郎张籍。朱庆余曾得到张籍的赏识,而张籍又乐于荐拔后辈,因而朱庆余在科举前作了这首诗送给他,希望张籍在京城给予一些口头上的提拔,以增加中榜的机会。全诗以“入时无”三字为中心:新娘打扮得入不入时,能否讨得公婆的欢心,先问问最了解公婆的新郎。
  
    张籍【酬朱庆余】的诗则是:

越女新妆出镜心,自知明艳更沉吟。齐纨未足时人贵,一曲菱歌敌万金。

    籍则有些耍太极,在诗中把朱庆余比作越地镜湖的采菱女,不仅长得艳丽动人,而且有绝妙的歌喉;认为朱庆余应该有自信,是身著丝绸的其他越女所不能比并的。

    一招在古代叫做‘干谒’,现代的说法就是‘敲门砖’、‘投石问路’;说的是一件事,其实并不是那么一回事。‘意在言外’是在语文的掌握之后,即不再苦苦于识字、造词、遣字等琐碎,才干得来的事。



    国人如何在本地投稿,首先就要分析策略:目的、优势、禁区等等……:

1、    地华文水准低落,是许多外国人容易脱颖而出的好机会;老实说,以他们那种三脚猫中文,在自己国家要登上平面媒体真还‘有排等’。此外,本地编辑那种‘外国月亮’情结,使到许多非本地人、传自某地(越远越好,比如说“作者是太平洋国际关系理事会的会员,亚洲太平洋媒体网络的创办人”)的文稿都有优先权。

2、    国人不适合来骂既定政策,这是禁区,至少应该包装成‘明骂暗赞’。前有一个台湾歌星随口说在新加坡有‘阉割’的感觉,差点就被围剿成无LP。李敖访大陆,原本还受到相当正面的吹捧,不想回台后一句‘新加坡人笨’出口,马上被冷藏。所以外国人虽然来自大国,却不时要大惊小怪,用赞叹、惊讶的眼神说:这么好了!你们还不知道?摆出一副老子/老娘过桥比你走路多,吃盐比你吃米多的睥睨姿态。

    记得我们的王博士昌伟先生就曾骂过一个糟老头肉麻,不过骂归骂,他天天还是上报赞车长、部长、孙子的老师、路人甲乙丙丁,赚取微薄的新加坡币。还有的干脆摆明是骗稿费:把本地、外地新闻重新包装,马上就有一篇‘鸿文’出现……。

3、    用这里媒体的低能,侥幸闯出一点名堂的话,将来可以挟着‘专栏作家’的头衔打回国内去。这个伎俩,九丹已经用过了。此外,也可推销自己:“工作是很苦、很累,工资也不高,相对于一个相当于Master(硕士)水平的人来说,真的很难接受,可是我愿意做。”

4、    地党报强调‘客观公允’。不过,不时又感到心虚,所以需要很多外国、国外以政治正确、态度正确、思想正确的论调来‘镇静’,如此这般堆砌空泛的自尊和自信,这个瘾不易戒除,是为外国人所用。

    一遗憾是本地少了‘张水部’的灌水,没有赓酬,热闹不起来,不免落寞——寂寞难耐。


    Get Firefox!


本文修改于: 12:43pm 27/10/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