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390 摔琴谢知音 作者:李客星
主题:摔琴谢知音
作者:李客星 5:53pm 17/10/2005

    《吕氏春秋.本味篇》载:伯牙鼓琴,钟子期听之,方鼓琴而志在泰山,钟子期曰:"善哉乎鼓琴!巍巍乎若泰山"。少时而志在流水。钟子期曰:"善哉鼓琴,洋洋乎若流水"钟子期死,伯牙摔琴绝弦,终身不复鼓琴,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

    有一次,俞伯牙乘船沿江旅游。船行到一座高山旁时,突然下起了大雨,船停在山边避雨。伯牙耳听淅沥的雨声,眼望雨打江面的生动景象,琴兴大发。伯牙正弹到兴头上,突然感到琴弦上有异样的颤抖,这是琴师的心灵感应,说明附近有人在听琴。伯牙走出船外,果然看见岸上树林边坐着一个叫钟子期的打柴人。

    伯牙把子期请到船上,两人互通了姓名,伯牙说:"我为你弹一首曲子听好吗?"子期立即表示洗耳恭听。伯牙即兴弹了一曲《高山》,子期赞叹道:" 多么巍峨的高山啊!"伯牙又弹了一曲《流水》子期称赞到"多么浩荡的江水啊!"伯牙又佩服又激动,对子期说:"这个世界上只有你才懂得我的心声,你真是我的知音啊!"于是两个人结拜为生死之交。

    伯牙与子期约定,待周游完毕要前往他家去 拜访他。 一日,伯牙如约前来子期家拜访他,但是子期已经不幸因病去世了。伯牙闻听悲痛欲绝,奔到子期墓前为他弹奏了一首充满怀念和悲伤的曲子,然后站立起来,将自己珍贵的琴砸碎于子期的墓前。从此,伯牙与琴绝缘,再也没有弹过琴 。


  
    今天,让我尝试用‘知音’这个角度看‘走宝’和‘慈善’两件事。

    李纬玲副教授的《海峡》投文,引来不小的回响。她从纯粹‘理性务实’的角度看慈善捐献,自然有她的道理;她认为浪费太多公共的钱去做不应该做的事,但民间却常常认为很多该做的事却没人和没钱去做,两种看法并不对立,而是事物的一体两面。

    收藏和慈善本来就不可以理性对待,也无法以理性对待。你是否曾后悔丢掉一些东西?那是因为在那一刻,你‘理性’地认为丢弃它是一个正确的决定,而要在事过境迁之后,换了一个角度观点,才认为应该把它留住。所以你可能永远不能预先知道‘理性’会作出哪种错误的选择?

    苏格拉底叫人认识自己,认识自己的目的在于自知其无知,认识到人的理性是有限的。而柏拉图则是对苏格拉底的一种背叛,认识不到人的理性极限。

    儒家认为人皆有恻隐之心,‘不忍’是儒家观察人性的一个法门。儒家看重丧礼,是认为:把死去的亲人当成活人,告别并以‘礼’待之,里头就有一个‘孝’的观念。所以‘慈善’是‘不忍’,而不必‘有效’。这点道理连杜莱也知道,所以常把电视艺员折磨得死去活来。



    周维介的《让慈善回归原轨》,他说:“慈善事业受伤了,没有在伤口撒盐的必要,也许我们在探讨建立完善监管机制的同时,不妨检视慈善事业道路上已见偏斜的行善价值观,设法强化它的免疫功能,让人们以更端正的心态,打造一座闪烁人性光辉的道德城堡。”

    里面他说的‘价值观’和‘免疫功能’就是要求从教育着手,培养国民‘欣赏’慈善的能力和品味,最后由民众监督慈善的导向。而不是一味技术性地‘完善监管机制’。因为像这样的泛道德主义,经常是把天堂建成地狱的祸首;仅仅有良好愿望是不够的。造成人间地狱的往往是这些善良的道德主义激情。反讽的是,世界上许多有害的行动的根源,常不是那些恶人,而是那些品格高尚的理想主义者。

    如果将理性推到极致,那种认为理性能够成为其自身的主宰并能控制其自身发展的信念,却有可能摧毁理性。曼海姆说:“没有任何事物比严密的理性体系更远离实际事件了,在某种情况下,没有任何事物比充分自我包容的、唯理智主义的世界观有更多的非理性因素了。”

    王嬿青的《谁与共鸣》,就以男高音卡雷拉斯的演唱会和薝蔔院走宝的对比;人们以敬仰、体谅的心情在不开冷气的情况下细听世界男高音唱歌,可是薝蔔院的走宝,官方却说:来呀!我们没说不要和不帮助。‘知音’的指数就有差别。

    周兆呈的“此之甘饴,彼之砒霜”的软文物,以国歌的作曲者朱比赛和篆刻家胡少献对比,也是‘知音’难寻之慨。几篇纪念胡少献的文章看了一遍,感觉不到他是一个怎样的人物。大家只是说他替什么、什么重要人物刻过印,然后结论就来了:他必然伟大!其实这些说法只证明他是一名好刻匠,得到主顾的喜爱。

    胡少献生前说过一句话很有意思,他说死后全部作品扔进垃圾桶,里头就有知音已死和已无的无奈,那么就学俞伯牙的摔琴谢知音吧。

    江门三邑华侨历史博物馆是个现成的知音,让人有知遇的欣怀,即使自己出运输费和保险费,很多艺术怪胎都会甘之如饴的。

    反观多元艺术家陈大师,有三个死忠的‘知音’——潘正镭、郑英豪和方桂香为他树碑立传,招牌贴金后,才能膨胀他的收藏价值。国家图书馆为他特辟专室,不能说不无这方面的影响。



    庄永康感慨‘古迹保留的同楼不同命’,感觉上是吠错了树。知音的鉴赏价值,根本不在此例。在此地,古迹之所以保留或不保留,完全是政治上的取舍。以晚晴园所遭遇的一波三折,说明和中国外交政策上的微妙关系。郑和只是经过龙牙门水域,必要时,也可以无中生有……。

    没有识宝的人,就必然会常失宝,完全是合理推断。这是一个民智有待提高、拔尖的问题,琴声已经逐渐远去,因——以为世无足复为鼓琴者,故大师们将终身不再鼓琴。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