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127 ‘误读’的习作 作者:李客星
主题:‘误读’的习作
作者:李客星 6:36pm 13/10/2005

回应: 早报社论:包容社会的另一重要标志 作者: 李客星 6:35pm 13/10/2005

    社论说:“在传统亚洲社会里,一个人的犯罪纪录不只不光彩,也是一种终身抹不掉的人格污点。今年初,李显龙总理揭橥了要缔造一个更加包容的社会的大方针,则要求人们改变传统观念,给犯过错的人第二个机会。基此,政府推动了所谓“黄丝带计划”,……因此可以说是新加坡要成为一个更有包容性的社会的重要标志。在这样一个社会里,人人都有机会,对曾经行差踏错的人,社会也能体现包容心,让他们重新来过。”——如此说来,为了包容一个人的言论和观点,应先把他投进监狱,然后才用‘黄丝带’拥他入怀?



    言论有对错,甚至要惩罚,那是因为有个欧威尔式的‘真理部’(Ministry of Truth)存在;‘真理部’能分辨真理和谬误,因此也手操生死权。要如何验证‘真理部’的运作无误,请参考敝人的‘水鸟睡觉悖论’。


    白失德说:“现在能够抢读者眼球的事情太多了,(网络)论者自然也要摸清楚读者到底喜欢看些什么,然后找些能够刺激他们共鸣的题材去发挥,管他骂的是政府,谈的是白象还是老人,也不管是讨伐时弊还是批评时政,总之是什么能吸引读者去读,就写什么。”——主流不挖掘读者关注的题材、不讨伐时弊也不批评政府,是因为他们‘负责’,所以接近‘真理’?


    林凤英说:“如果一份报章,值得读者信任,有著一言九鼎的公信力,有著一呼百应的发动效应,它将永远是人们追求真实真相的惟一载体。(反观)互联网上有那麽多消息,你该相信谁?手机传讯那麽快,有很多时候还未获得确定。”——噢!报纸是‘追求真实真相的惟一载体’,而互联网的‘无稽之谈’随时有罚款坐牢之虞,不就反证‘真理部’是有原则性地在维持正义吗?


    翁德生说:“言论开放有如打开潘朵拉盒子,似是而非言论铺天盖地,虽说真理应该越辩越明,但理想和事实往往差一大截。”——希腊神话翁德生到底熟不熟?潘朵拉的盒子打开来是瘟疫、腐败和诅咒,本不应打开。‘真理部’管理的是‘事实’真理——谢谢翁生的说明——而‘理想’真理基本上‘似是而非’。


    翁德生又说:“言论自由是双面刃,言论开放能集思广义,言论泛滥则破坏多过建设,后者有如缺口的河堤,一发不可收拾。……事实上,负责任的言论才让自由显得崇高典雅。”——这我们就明白了,从没被‘真理部’监视、警告、惩罚的言论是负责任的言论。因此要谨慎选择载体,而且载体几乎决定一切;报纸,代表负责、深思熟虑、崇高典雅。网络,代表不负责、胡言乱语、粗俗卑下。


    李敖褒胡适而贬鲁迅,因为他认为鲁迅不敢公然骂国民政府,而胡适骂过一次。其实,鲁迅所做的,是较琐碎、较吃力的工作。国民政府的‘恶’是恶得理直气壮、义无反顾,替他们修饰门面的,是一些鲁迅称为‘主子空闲时帮闲,主子行凶时帮凶’的二丑知识分子,和这些人斗是耗时费力、事倍功半的。可是,不与他们斗,黑的给他们写成白的,方的给他们唱成圆的,如何戳破那一层画皮?中国人什么时候才觉醒呢?


    由‘真理部’来管理言论是保守派希望维持的传统社会秩序。纪登斯认为‘纯粹关系’比传统关系还要开放,纯粹关系中隐藏着民主的意思。


    纪登斯说:“良好的关系是平等的关系,每一方都应该有平等的权利和义务。在这种关系中,每一个人都有尊严,希望他人有最好的结果。纯粹关系是建立在沟通之上的,所以理解他人的观点是最基本的事情。谈话、或者说对话,是建立信任关系的基础。如果人们彼此之间没有隐藏太多东西,也就是相互信任的话,关系就会起到最大的作用。人们应该努力达到这种信任,而不应当认为是自然而然存在的。……公开对话是民主的一个核心特点。民主体制致力于公开的讨论——公开场合的对话——来取代官僚权利以及传统沉淀下来的其他的权利。没有信任,也就没有民主。而且,如果民主屈服于权威主义或者暴力,那民主就会被削弱。


    诸位名门正派的先生女士们,该断奶啦!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