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128 正读和误读 作者:李客星
主题:正读和误读
作者:李客星 3:12pm 11/10/2005

回应: 早报选读:杨伟宁—别失去了那把声音 作者: 李客星 3:10pm 11/10/2005

中国浙江大学比较政治与公共管理研究所的郎友兴认为‘超女’的民主意义是‘别有用心’的误读,他说:“不管是‘误读’还是‘别有用心’,笔者倒是从那些从超级女声中诠释民主精神的言论中读出人们要追求这样一种社会状态之心愿:当人们追求快乐的时候不必再想到所谓的民主精神与意义时,中国的社会才是正常。”——话虽如此,但作为比较政治与公共管理研究的专业,他应该知道‘误读’是‘后知识话语’(post-knowledge discourse)目前最in的潮流。‘误读’就是‘别有用心’的解构。郎教授故作豁达的模样,就是要阻止人们往这条路去想,那么中国社会几时才可走到‘民主’、‘误读’皆可抛的大同境界?——无聊。

尼采说:“所谓可以用于指涉用途的、非修辞的‘自然’语言的事物,是根本不存在的。语言本身就是纯粹的修辞诡计所产生的结果……语言就是修辞,因为,它的意图只是传达一种观点,而不是一个真理……转义不能在语言中随意增减。它们是语言最真实的本质。诸如只在某些特定情形下才能表达其本义的东西是绝对没有的。”

因此要颠覆,就得‘误读’。有时候,我觉得‘误读’是谦词;你是‘正读’,我的就算‘误读’好了。

哲学家认为:一般而言,‘问题结构’并不是直接呈现出来的,而是躲藏在思想的深处,在思想的深处发挥作用,只有不顾思想的否认和抵抗,才能够从思想深处将问题结构挖掘出来。

此外,我们也应该恢复‘见山是山’的‘原始目光’。很多事物我们习惯以‘见山不是山’来观察。比如说钞票,我们看到的是它所带来的物质享受,而常常忘了它也是一张印刷精美的纸张。

语言游戏隐含着权利运作的规则。以‘误读’来破坏规矩,是一种可行的策略。话语的各种陈述类型:
1、都是由一定的具体规则加以确定的。游戏规则在相当程度上是游戏者之间的契约。
2、没有规则便没有游戏,即使改变哪怕一条规则也将改变游戏的性质。
3、任何陈述都应该被视为是游戏中使用的‘招数’,而可观察的社会关系就是由语言的‘招数’构成的。

语用作为语言游戏的一种方式,对峙的双方时刻都努力保持着自我应有的特质,传达着自我应有的信息,也就是说,语用本身时刻都在试图克服游戏中权力机制的限制,在具体游戏中利用好规则,把自我的潜能充分发挥出来。

以下是‘正读’和‘误读’的两个例子:
[正读]:“  我们不必为了博客的受惩而感到义愤填膺,不必以为法庭对他们的裁决意味着我们在网上发言自由的消逝。这样极端的反应恐怕误解了政府与法庭的用意,更无必要地限制了自己的网上活动。我们要注意的是,为自己在传播媒介发表的言论负责。这不等于言论自由的封杀。

  成熟负责的网民发表的网上言论,应该是合乎道德法律逻辑并且不会因无法消解的质疑而引起大冲突的言论,这才没有浪费可贵的网络言论自由。”

[误读]:“  某大学用猴子做实验。研究人员把5只猴子关在同个笼子,上方放一串香蕉,并安装了自动探测装置。若有猴子拿碰香蕉,马上就会有水喷向笼子,5只猴子都会被淋湿。5只猴子都尝试了,发现都是如此。于是猴子们形成一个共识——不要去拿香蕉!

  后来研究人员把一只猴子换掉,把一只新猴子(称A猴子)关进笼里。A猴子看到香蕉,马上去拿,结果被那四只老猴子狠揍了一顿。研究人员再将另一只B猴子替换笼中的一只老猴子,结果企图拿香蕉的B猴子也遭到了同样毒打,而且那只A猴子打得特别用力,B猴子终于也对香蕉失去希望。最后,无须自动喷水装置,所有新换进来的猴子也都不敢去动那香蕉了。

  集体埋没就是如此,越是严密体制,越是逼人埋藏自我,放弃梦想。这样的道路,前人走过,我们半推半就地踩着他们留下的脚印,而一面回过头给不愿跟上来的孩子狠狠一巴掌。”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