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5览:136 三点补充 作者:李客星
主题:三点补充
作者:李客星 11:31am 03/10/2005

回应: 《弘一年表》的一点补充 作者: 李客星 1:37pm 01/10/2005

[薝蔔]‘薝蔔’是花,出自《大乘显识经卷上》:“……佛言贤护。譬如烏麻薝蔔花熏。其油香美名薝蔔油。與凡麻油好惡殊隔。油先无香以花熏种油遂成香。香不破麻而入,亦不破麻而出,复无形质留止油内,但以因缘故,香迁油内成香泽。鸡鹅子识入出愈卵。亦复如是。如薝蔔香迁于油內。识之迁运。如日流光。如摩尼照。如木生火。……”

大意是说人的修行必须‘内化’,如薝蔔花浸在乌麻油里,会把乌麻油变香——‘香不破麻而入,亦不破麻而出,复无形质留止油内,但以因缘故,香迁油内成香泽。’

[倒背如流]李木源说:“陈瑞献是我们的唯一专家。他对弘一大师的认识,熟悉到能倒背如流。加上他自己的创作经验和评鉴艺术品的经验,可说没有一件赝品,能够逃过他锐利的眼睛。”——那么为何《护生画集》原稿捐献给浙江博物院,廿年前的旧事,他还不知道?

1999年中国友谊出版社重新整理《护生》,出版合集,丰子恺的幼女丰一吟女士在《后记》中写道:

“这套画集的原稿原先全部保存在新加坡。1985年广洽法师回中国来参加我父亲逝世10周年将其带回,无偿捐赠给浙江省博物院。其实当时有不少地方(美国、香港、台湾等)都要向他以高价购买这套画集,但热爱祖国的广洽法师一心把它物归原主,送到中国大陆来。”(1999年8月)

使我想起,昨天周兆呈说广洽和近代中国名士的交往,是新加坡和中国文化界的重要大事,问题是:广洽法师把自己当成哪里人?他人仙逝后,他在新加坡的徒子徒孙们是否有能力和心愿继续这样的交流?

[书画鉴赏家]李木源说:“陈瑞献是我们的唯一专家。他对弘一大师的认识,熟悉到能倒背如流。加上他自己的创作经验和评鉴艺术品的经验,可说没有一件赝品,能够逃过他锐利的眼睛。”——我们的多元艺术家又加多一个头衔,其实李木源应该说:陈瑞献是我们(认识)的惟一‘专家’。

陈瑞献说:“我是弘一法师的徒孙,这个行骗的人是无法在我面前变任何把戏的。”  

在神秘旅行袋内经过精心挑选的20张书画,陈瑞献发现其中19张是真迹,仍有一张唐六如(唐伯虎)敬题的《如来佛像》被他看出是赝品。

他说:“我可以很清楚地告诉你,这个企图偷龙转凤,瞒天过海的人,也被这张赝品迷惑了。他没有想到这张画是假的,可见他鉴画的能力还有待提高。”

书画鉴赏是一门专业,其中牵涉很多专门的知识,比如‘有一张唐六如(唐伯虎)敬题的《如来佛像》被他看出是赝品’,这有什么希奇?重要的是他能否说出来龙去脉:

1、既是伪画,那么是什么朝代的伪画?
2、出自知名伪画家之手,还是无名小卒?
3、破绽在哪里?
4、会不会是广洽或其文士友人临摹之作,当成垃圾丢掉,岂不又走宝?
5、真画今在何处?

昨天杜南发‘承认新加坡人对文物的认知不够。他说,一名曾到过新加坡的中国文化人回去中国,写了一本叫《听画》的书,说新加坡人不是看画,而是听画。’——看来学问也不怎样,‘耳鉴’一词,早在900多年前,沈括在《梦溪笔谈》已写道:

藏书画者,多取空名。偶传为钟、王、顾、陆之笔,见者争售,此所谓“耳鉴”。又有观画而以手摸之,相传以谓色不隐指者为佳画,此又在耳鉴之下,谓之“揣骨听声”。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