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267 黑怨气和白怨气 作者:李客星
主题:黑怨气和白怨气
作者:李客星 1:55pm 02/10/2005

根据《说文解字》:瘼,病也。

民瘼这个病,是感染而来的。民怨则是发病时的呻吟;首先是‘政瘼’,继而风邪入侵才演变成‘民瘼’。

在《送孟东野序》中,韩愈指出:

     大凡物不得其平则鸣,……人之于言也亦然。有不得已者而后言,其歌也有思,其哭也有怀。凡出乎口而为声者,其皆有弗平者乎!

蔡老大认为‘不平则鸣’太肤浅,‘不平’应分好坏两种。他说‘坏’民怨是惯性反弹,不合理的本能民意反射是闹场,是胁持。而往往耸动的呼叫声最能刺激情绪,却肯定无法导向积极建设。所以‘坏平则鸣’要冷处理、要热羞辱、要打倒在地上还踹上几脚。

民怨要贴上标签,当然是为了便于管理、为了永保安康、为了长治久安,否则助长讨糖吃的耍赖歪风……慢!蔡老大这么说岂不是证明当政者只在乎怎么‘最大化’自己的预期利益;这就暗示着人类是极度自私的,最在乎的就是怎么照顾好自己的最大利益,而不关心他人的利益?

二千多年前,亚里士多德已经思考这个问题,他在《圣各马科伦理学》里说:“公正自身是一种完满的德性”,公正“集一切德性之大成”。在城邦里,公民与公民之间的相互作用无非是两类行为:一是有关公共物品的分配行为,二是交往行为。无论分配行为抑或交往行为,只有双方互利,彼此互惠,只有在合作中一方受益,同时允许对方相应受益时,公正才有可能,公民与公民之间才能构筑起公正的关系体系。

他说:既然不平的人是被不公正的对待,不公正的事物也是不平的,在不平之间存在着一个中间,这个中间就是公平。

自愿的交往和非自愿的交往是造成不公正的原因;自愿交往的公平就是各方所得等于所失,通过交往此前和此后所得相等;非自愿交往则总是不公平的,它是一方所得较多,他方所得较少,促使交往后双方所得与所失不一致。

亚里士多德认为互惠不是利己主义的,也不是利他主义的,而是利己和利他的统一,自爱与友爱的统一。可见行为中的互惠本身就是公正的实现;也只有通过互惠,行为的公正才有可能。

‘怨气’是一种需要疏导、‘摆平’的东西,不该是压抑的东西;蔡老大之流把它们归类后,从利己的观点出发贴上标签,是打算把它煮成一个气压锅;决不会是许仙和白素真在苏堤避雨,虽然撑伞的角度不同,最终还是百年修得共船渡。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