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297 美眉 VS 四人帮 作者:李客星
主题:美眉 VS 四人帮
作者:李客星 1:17pm 01/10/2005

‘眉批当下’当然不是取‘眉批’的原意,意思是让3位‘美眉’批当下。而四人帮当然是臭名昭著的《话廊》。

福山(Francis Fukuyama)预言人类的政治版图,随着医药科技的进步,寿命的延长,将会随着变化。目前全球的贫富悬殊,地球的政治已分南北;而高龄化下的人类,由于女性都比男性长寿,届时,世界极可能南北泾渭分明,北方的政治取向由年长妇女定调,南方则是由所谓的‘超劲爆愤怒青年’为主力。

根据美国的国内调查,女性不像男性把武力视为解决纠纷的合法工具。已开发国家还会面临意想不到的动武障碍:老龄人口。特别是占多数的年老妇女,自然不会是军事单位的首选,所以可用的人力势力必会萎缩,而且处于这种社会的人,容忍年轻人在战场伤亡的意愿也会降低。如此薄弱的世系可能会使厌恶参战和战争伤亡的心理提高。

从战争观点引伸到社会斗争,女性是当然的务实者。她们愿意看到对话和交流多过社会暴力;她们关心下一代多过脑满肠肥的内阁;她们愿意作出让步多过政党利己的私心;母性的包容多过‘政治正确’……(这或许就是‘男人’不写人话文章的原因吧?)

[紧扣本地课题 VS 关注国际定位]
本地课题的多元讨论是个报章长期缺席的元素,大人们谈天说地,就是不谈眼前。眼前的‘走宝’、‘古迹保留’、‘官与民争地’、‘零售商困境’等等都陌生、外行的可以。

美眉一上场大谈本地课题,倒有‘惊艳’的感觉,是我们的幸或不幸?

[愿意表白内心 VS 躲在‘政策’背后]
她们敢感性地公告大众:自己的立场。就像吴秋莲说‘有理也可说道歉’,因为裴勇俊会为了爱而说道歉,相信所有够man的读者鸡皮疙瘩都掉一地。反观什么‘科技竞争四面受敌’、‘不让迷人城市打折扣’,我宁愿让鸡皮疙瘩受一点罪。

[感性多于理性 VS 理性多于感性]
按港人的说法,这样的提法也可以‘两看’。美眉从感性出发,得出的结论,未必无理性。男人从理性出发,结果是少了感性,也杀了理性。

邪姐从本科专业,说:“《白白的乱象》这部‘新加坡舞台剧’,流露了编剧的想像力、思想背后的爆发力、故事人物的来龙去脉、群体演员的即兴魅力、导演的美学试验。也许它不是旷世极品,但我们不可忽略它的艺术潜力和前瞻性。如果把它当成一个艺术作品来看,新加坡应该感到欣慰而不是震惊。况且,这戏还是免费的,呵呵,观众算是赚到了。”——令人拍案叫绝。

李慧敏说:“(在‘虚’的网络世界里)采用‘实’的方式,拟定更多条例,企图让没有界限的网络世界变得‘有序’一些,最终可能作茧自缚。”——虽然不算洞见,但有勇气‘政治不正确’的人不多。

[文很对题 VS 文不对题]
美眉‘文很对题’,不必哗众取宠。四人帮的题目可以写论文,却写不出论文的份量和实质。像曾昭鹏的《看待文化遗产的理性和感性》,要重蹈小陈华彪的覆辙,进入自己不熟悉的蛮荒。严阿达的《李敖这厮》是水货,按宋朝话本的说法,叫做‘虚应个故事’。

[劳动的欢愉 VS 交差的苦恼]
记得蔡老大说过,他说记者坐在电脑前就能打出文章来。我感觉不是这么一回事。美眉的字里行间可以感受一种劳动之后,期待收成的欢愉。而四人帮的文章看来是不得不的功课,交差了事,最好没人看。

看来《话廊》离‘执笠’之期应该不远了,除非大选又要……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