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2览:061 时也! 作者:江苯糊
主题:时也!
作者:江苯糊 10:30pm 28/09/2005

多年以前的某一天,我到四马路找观音姐姐,三拜九叩礼毕后便到滑铁卢街闲逛。我发现庙旁集聚着一伙人久久不散,原来是在看卖唱。歌声很不错,难怪听者都陶醉得忘记了“添油”!

那是一个长得不坏的少年,眼睛是眼睛,鼻子是鼻子,可惜眼神黯淡无光,原来是一位盲友。

小盲友唱的是时下流行的情歌,歌声刚中带柔,柔中带磁,有大将之风。现场的支持者来自各阶层,有穿校服的底笛美眉,有穿大衣打领带的精英,有三脚阿嫂,有无牙阿伯,有良家妇女,有傍晚才出来赚吃的查某,有肩膀、小腿刺诗的三轮车夫…等等。而负责处理一切收入的是小盲友身旁的一为女士,看来还身兼经理人,保姆等职。

小盲友残而不废,不屈不挠的精神深深的感动了我,因为当时我手上正有一台相机,我决定把盲友拍下以激励我那两个年幼的孩子。当我对焦准备拍照时,忽然听到有人大声呼喊,我吓了一跳!

“喂!不准拍照!!!”我发现那恐怖的声音是发自小盲友身旁的那位身兼多职女士口中,声音接近疯狂状态:“No! No Photographic!!! 听到吗…?!”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事情搞到措手不及,忽然方寸大失,自尊心严重受损!当我弄清楚状况后我发现原来是有人要剥夺我的基本人权!本来嬷,你唱你的歌,我拍我的照,我犯法了吗?在这国家级旅游大道,连洋人、菲佣、孟家里及非州黑人都可随意摄像,难道区区不行吗?出来卖唱还怕人拍照,何不带个面具呢?

当我自认并没理亏时,我就想当场与她理论、辩论。但我发现盲友的歌友们都对我怒目而视,仿佛责怪我影响了演唱会的进行,我只有小不忍则乱大谋,好汉不吃眼前亏!36 计,走为上策!为了表示我的大肚量,临走时我还掏出一张青色五大元,咚入盲友的钱箱内呢!

光阴似箭,多年后的今天,小盲友也长大了,而因为遇到不少造化,小盲友已成为一代大侠 -盲侠!

今天的盲侠,身价比许多四眼仔还高,歌声比许多合唱团还迷人!

今天的盲侠,站在舞台上接受好多好多记者,歌迷们用数码相机卡嚓卡嚓时,依然面不改色!

奇怪的是,当年那声音疯狂的查某为什么却没站出来说:“No! No Photographic!!! 听到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