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005 星期六犯嘀咕之——杀鸡儆猴 作者:李客星
主题:星期六犯嘀咕之——杀鸡儆猴
作者:李客星 2:12pm 24/09/2005

回应: 早报言论:李慧敏---回应《是言论自由还是言论放纵?》 作者: 费言 09:59am 23/09/2005

星期五看李慧敏的文章,心里不免犯嘀咕,要是主流的稿都这么猛的话,我们这些网上咖啡客岂不无‘头路’了。

不过想深一层,心中也就释然了。一来报章的稿会‘偏离常轨’,首先要套交情,第二要看名气,第三刚好有需要,要天时、地利、人和三项具足才能见报。

薄有名气,且能和编辑拍肩膀的人,多是既得利益者,再怎么‘左’也有限,或许一时气愤填膺,随后就会来一篇纠正了。

从另一个角度看,虽然主流经常不屑‘网络’,其实也暗感威胁,“传统媒体如果要扣紧社会的发展脉搏,对网上言论和景观‘视若无睹’,不仅在专业上说不过去,也将辜负广大受众。

社论说:“三名博客分别被指在今年4月到6月间,在他们的网上日记(blog)发布具有煽动性的种族主义言论,足见负责监管媒体的部门新加坡媒体发展管理局是随时都在密切关注网上的动态。究实,在政府采取行动之前,三名博客的偏激言论,早已引起其他博客的注意、批判和驳斥,这也说明,多数网民其实是对种族课题敏感的。

1、煽动性的种族主义言论?三名爱狗人士因不满、不了解回教徒对狗的禁忌,而发表一些随意的评论,被主流夸大成‘煽动性的种族主义言论’,实在是一种‘方便’。许多人都解读成大选要来了,找几个冤大头富家子罚款了事,根本是杀鸡给猴看,只是例牌动作,以防不测。

2、政府随时都在密切关注网上的动态——网民有恐慌,有关切吗?没有。只是‘杜岚’。

3、三名博客的偏激言论,早已引起其他博客的注意、批判和驳斥——是的,对于主流的偏激言论,也经常引起其他博客的注意、批判和驳斥。只能说网民善于‘文斗’,而主流的文化打手,却经常要借助‘刑罚’来保护他们。

白失德说:“这些人以为在网上发表言论出出气,神不知鬼不觉,没人能查出他们的身份,胆子于是越来越大,把许多人们原本只会在闲聊时谈论的话题,都肆无忌惮,以挑拨性的文字在互联网上发表了出来。现在有些人天天都透过互联网散播各种各样破坏新加坡声誉,意图削弱政府的言论,如果我们以为嗤之以鼻,就会没事,也是大错特错。因为这些人一旦习以为常,言论越来越大胆,必会刺激其他人加入,壮大声势。

曾昭鹏说:“互联网的设计原本是为了促进信息自由流通和人际交流,但是网上言论的互动交流形式和其匿名性,却让许多人能够肆无忌惮地发表个人意见。这既是一种扭曲自由观念的畸形心理,更违反了互联网的使用精神。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尤其是激进言论能够引起一定的共鸣,而且在助长偏见的同时,也拥有强大的情绪动员力量。向来抗拒政府干预的本地网上群体如今要争取政府的信任,就必须展示它们拥有自我监督的能力以及自省的意愿,不管是个人网上日记还是网上论坛的极端言论,都应该受到有力反驳,甚至被删除,从而证明互联网不是个空洞虚无、道德沉沦的言论世界。

两人的话似乎不是对3名爱狗的富家子说的,那么是对谁放话的呢?主流的尾巴给谁踩着了?为何要指桑骂槐——暗地里延续‘杀鸡儆猴’的策略?

白失德又说:“如果我们让任何人以为想做什么、想说什么,都不必360度转一圈,看一遍,然后想一想,一定会有更多人有样学样,形成风气。”——我又犯嘀咕了,到底他们这些人‘想做什么、想说什么,都不必360度转一圈,看一遍,然后想一想’,这份‘自由’是如何修来的呢?因为我也想有样学样,形成风气。

李慧敏说:“其实,我们须重视的不应该是作者观点正确与否,或者读者会否被文章影响的问题。做出这样的强调,只会让更多人对发表意见的做法却步。我们需要做的是鼓励更多不同的言论浮现,让不同的声音组合成一个更大的图景。”而白、曾二道要做的,是为鸟儿划定路线图。因为他们是自制和自律,捍卫言论空间的理性和平衡,找回网络行动主义中迷失的言论自由……(我抄得都十分感动,热泪盈眶)。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