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4览:091 孤陋寡闻 作者:李客星
主题:孤陋寡闻
作者:李客星 1:04pm 19/09/2005

回应: 早报选读:韩山元—“假牙”难搭郑和顺风船 作者: 李客星 1:01pm 19/09/2005

听说山叔要写‘假牙’,我是有期待的;可是,看过今天《“假牙”难搭郑和顺风船》,我只能说啼笑皆非,还亏中国电视台把山叔尊为‘历史学者’!

山叔说:“其实,龙牙门是不是在现在拉柏多公园的位置,郑和的船队是不是真的以那个‘龙牙’作为航标,史学界是有争议的。”——说明他对‘龙牙门’的认识不比林梁长高明。整篇文章只有‘史学界是有争议的’这句比较有学术味之外,根本就是‘不摆事实,讲歪理’,以讹传讹。

山叔说:“600年前郑和率领强大船队第一次下西洋,航行过了南中国海,经新加坡岛转入马六甲海峡时,据说曾以新加坡岛外的一块海中巨石作为航标,这块巨石很像传说中的龙牙,因此,那里也就被人称为‘龙牙门’。”——里头就有山叔本身的4点不明:
1、龙牙是地名还是状词?
2、郑和船队熟不熟悉‘龙牙门’?
3、‘龙牙’是颗巨石?
4、题目中的‘假牙’是指‘造假之牙’呢?还是‘人工’牙?

[1、龙牙是地名还是状词?]
当山叔说拉柏多公园的‘龙牙’是颗‘假牙’,就等于承认有颗‘真牙’存在别处。而实际上,龙牙并非状词而是地名的译音,这个地名还大到超过新加坡的范围。在讲及莱佛士与天猛公缔约条文中,史书写道:“柔佛苏丹在名义上兼任彭亨和龙牙的王,但内政既为副王所操纵,外交也受荷人所控制,不要说彭亨和龙牙管不到,连在咫尺的星洲和柔佛,也任它荒芜下去,只派一名天猛公(Tenmengong)在星洲驻守。”——可见‘龙牙’是柔佛以南,一个更大区域的概念。

清·尤侗《外国竹枝词》的七言绝句就拿‘龙牙’这个地名,玩文字游戏:
“龙牙犀角可耕田,相对龙门恰过船;
更有龙涎香万里,苏门市上换金钱。”

[2、郑和船队熟不熟悉‘龙牙门’?]作为海峡的‘龙牙门’,郑和船队是很熟悉的,不然的话就到不了马六甲,甚至印度和非洲了。

《郑和航海图》:“吉利门五更船用乙辰及丹辰针,取长腰屿,出龙牙门,龙牙门用甲卯针五更船取白礁。”

《顺风相送》注释:
长腰屿:打水三十托,龙牙门防南边凉伞礁,是正边正路二十托。又有一沙将北屿泻,有龙牙门。

龙牙门:中央有三十托见长沙浅,北边二十托,南边八九托。石礁多,流水紧,夜间切记不可行船。

白礁:正近港打水三五托,礁与水相对,离浅有三十托水。若过浅,仔细。草屿,外遇三十托水,见长腰屿,内过淡马锡门。又礁与港平对换一边船对白礁进,或礁在帆铺边。

[3、‘龙牙’是颗巨石?]元朝汪大渊的《岛夷志略》说:“两山相交若龙牙门,中有水道以间之”,现在再举清人的一些观察:

光绪二年丙子李圭的《东行日记》:十七日巳刻,见左岸(由马六甲南下)诸山绵亘百余里如列屏,右有十数小山浮海中,郁然若碧芙蓉。山内多虎,能于海之窄处浮游往来。午正二刻抵新加坡。

光绪十五年己丑张荫桓的《三洲日记·卷八》:未正,入星驾坡口,两岸极狭而不能自守,可惜也。英人所置暗炮台若无所见,曾为俄人图其要妙,至今遂不准外人往观,备敌之意深矣。

光绪十六年庚寅潘飞声的《天外归槎录》:(八月)十四日,将抵新加坡,岛屿起伏海面者不可计数。新加坡外两山高峙,中辟海门,真可扼守形险者。

[4、题目中的‘假牙’是指‘造假之牙’呢?还是‘人工’牙?]山叔说:“以我个人的观察,那个复制的龙牙门反应肯定也是不如预期好,可能比其他项目的吸引力还差。为什么呢?
1、试问多少人有浓厚的兴趣去看一个“假牙”?
2、“假牙”装在拉柏多公园,那个地方交通不很方便,花钱花时间去到老远的地方只看一个“假牙”,新加坡人的好奇心似乎没达到那样的“水平”。
3、我并不是说文物不能复制,但这里头可大有学问,不是有钱就可以复制。首先要看有没有价值(包括观赏价值、游览价值、实用价值、研究价值等等)。

山叔也相信有此一‘牙’,不过是没有价值的‘文物’,所以不该复制。——自诩对新加坡史‘有看法’,却不去读一点古书——唉!孤陋以致寡闻。


    Get Firefox!


本文修改于: 11:40pm 21/09/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