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5览:009 务实者请务必务实 作者:李客星
主题:务实者请务必务实
作者:李客星 1:33pm 16/08/2005

回应: 早报选读:吴俊刚—呼唤自发的总统候选人 作者: 李客星 1:30pm 16/08/2005

今早又看到香江才子陶杰第二次贬徐志摩。他认为徐志摩的‘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的剑桥是浮夸酸腐的。对于五四文人虚名,从廿世纪末开始,就陆续有人出来‘祛魅’,未尝不是件好事;最早我记得余光中批评过五四的白话文水准;最近则是李敖在凤凰卫视批评鲁迅,引起中国网民反击的轩然大波。

是五四文人名不副实,还是怎样?

我觉得这个问题可以分成两方面来谈:
1、这些虚名是后人感激他们对时代的启蒙,而经年累月堆叠上去。好比说当年我们背《中华文选》中的作者生平,很多都是不尽不实的。
2、这些五四作家都是务实者,他们是在继续前人未竟的事业--洋务运动,把西学介绍到中国来。务实者要做的事,都是急就章。他们没耐性、他们冒险、他们尝试、他们顾不得慢工出细活儿,在非常时期用非常手段,所以后人也不忍苛责。

比如鲁迅弃医从文,是不是意味医科不毕业,也没人深究了。近读王国维的一些资料,说王国维只读过私塾,到上海后,在罗振玉开办的东文学社旁听(而已),由此认识了两位日籍的导师,经他们的教导,接触欧洲哲学,非常向往,但苦于文字不通,未能读其原著。后来在罗振玉的资助下,赴日留学,进入东京物理学校求学,数月后因病回国,就此结束他的正规教育。归国后,王国维先后任教于南洋公学、通州师范学校、苏州师范学校,讲授心理学、伦理学、社会学等课程,同时兼任杂志的编译,引进外国知识云云。我当然不敢否定王国维的个人才学,但也看得目瞪口呆。

当年的务实者不是为了自己的身后名而努力,他们是为了新中国的前途而奋斗,尽他们自己微薄的力量去振兴国家,虽然我们后人看来离谱、恐怖的事他们都做了,但是我还是脱帽致敬。

今天的务实者比较起来,却喜欢务虚——他们看重虚名多过实效。这就是为什么全世界的冠军几乎都得完了,而人民则怨声载道。因为评选冠军,看不见服务对象的面孔,主要是看数据,只要数据安排得妥当、从如何得高分来反向思考安排工作程序,委屈服务对象为服务评分‘服务’,就难免‘妈’声四起了。

门槛高怎么不是问题呢?门槛高造成没人出来选,‘实’没有务到,罪大恶极。所以事后的检讨是必要的。民主选举最理想是三角战,按照这次的总结,400个有资格的人选中只有一个‘灰色地带’的关玉麟挺身而出,那么只能算半个,要达到三角战的局面,则按比例应该有2400个有资格的人选才会出3个,那么‘门槛’就应该退到那儿。

再来,整个门槛的设计是对体制内的人有利的,却不见只影半迹,可见门槛向内倾斜的角度不够,还要再斜一点;让那些年入二三十万的公务员,有个薪水一跳十倍的吸引力,则重赏之下,必有勇夫。

至于道德要求,则干脆撤消算了。我们虽然不学台湾的选举文化,不过抹黑手段倒是有过之而无不及,还谈什么道德,不怕脸红。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