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4览:045 读诗偶得(31) 作者:李客星
主题:读诗偶得(31)
作者:李客星 09:22am 15/08/2005

《人间词话》王国维说:“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故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后主为人君所短处,亦即为词人所长处。”——盛赞李后主的词写得好,是得利‘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

这个观点,不是王国维首创,只是呼应历代词评家对李煜的看法。如余怀《玉琴斋词序》:“李重光风流才子,误作人主,至有入宋牵机(鸩毒)之恨。其所作之词,一字一珠,非他家所能及也。”

王国维也崇尚自然,比如他青睐纳兰性德也同出一辙:“纳兰容若以自然之眼观物,以自然之舌言情。此中初入中原,未染汉人风气,故能真切如此。北宋以来,一人而已。”

他的‘赤子之心’脱胎自明末李贽的《童心说》:“夫童心者,真心也。……绝假存真,最初一念之本心也。若失却童心,便失却真心;失却真心,便失却真人。”

观李后主在填词方面的成就,我们不妨接受以成败论英雄。可是想深一层,除了开国皇帝,哪个太子不是‘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如果王国维的理论成立,则杰出的骚人墨客非帝皇之家莫属了。现实中,帝皇成为文学家的屈指可数,成为暴君的则很多;‘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者往往不知民间疾苦,如晋惠帝的‘何不吃肉糜?’。

王国维写《人间词话》成名太早,后人认为难免有些瑕疵。好比说他以随感、点评的方式,缺乏周密、严谨的分析和阐述。立论过于笼统,一些重要的概念,没有明确清晰的界定,甚至前后期自相矛盾等等。

《人间词话》时代,王国维说‘词人者,不失其赤子之心者也’,可是后来在别处,他又说‘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果何为哉’。那么,李后主是因幼年的安逸,还是后来的国破家亡,造就他的丰富多产呢?

‘天以百凶成就一词人,果何为哉’,除开李煜,还有一个人当之无愧。他就是宋徽宗—赵佶。他被金人掳去之前,写诗浮夸得像国庆节的烟火:

软绣屏风小象床,细风亭馆玉肌凉;
含情学写鸳鸯字,墨洗蕉花露水香。

被囚在五国城之后,‘才气’和‘意境’就来了:

彻夜西风撼破扉,萧条孤馆一灯微;
家山回首三千里,目断天南无雁飞。

《宋史·徽宗本纪》曰:“迹徽宗失国之由,……特恃私智小慧,用心一偏,疎斥正士,狎近奸谀。”——‘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是为人君所短,或许要等到失去政权才是对他们最好的治疗,正所谓‘不见棺材不落泪’,总非得走到那一步不可。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