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367 焦大式骂街 作者:李客星
主题:焦大式骂街
作者:李客星 4:12pm 11/08/2005

回应: 早报选读:余云—如果郭宝崑还在…… 作者: 李客星 4:11pm 11/08/2005

余云说:“失去郭宝崑之后,‘实践’今年庆祝40周年。”“走出美轮美奂的剧场,我脑中盘旋的是:如果郭宝崑还在……”——难道余云假设人不会死?他如果还在,不过是介于潘受与陈瑞献之间的‘人造’大师,比陈好(谦虚)比潘差(才气)。

郭迷从1984年看《棺材》看到2005年,足足廿年,真的相看两不厌!?其实,《棺材》不过是小品,它的‘伟大和经典’就是那些‘有精神资源和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建构上去(余云就是最新的一个)。

郭宝崑的作品,不论是早期‘三突出’的《成长》,或出狱后的《小白船》和同期的本地创作相比都是一般之作。后来故弄玄虚的《棺材》、《黄昏上山》和《郑和的后代》,好像颇有深意,其实意思浅浅。与其看一部没有才气的戏剧作品,还不如直接去读一部哲学著作,或者看一本黄玉郎的暴力漫画;因为那种坐在剧院里,希望被人看到来观赏大师作品、属于‘有精神资源和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的虚荣,让人如坐针毡。

余云说:“可是人们又有什么理由抱怨梁智强呢,当更有精神资源和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们大多选择了沉默,人们又有何种道德资格期许一个民间艺人充当社会良知的化身,并在应有的高度上驱除迷雾正本清源?”——好像颇有深义,是一种听了很爽的自淫。不过,仔细想深一层,仍然是一个修辞很美的谎言,掩盖了真相。

余云要我们相信有一个子虚乌有的‘社会良知’——只要这个巨人一站出来,就能‘驱除迷雾正本清源’,而不幸的是‘有精神资源和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们大多选择了沉默’。真的是这样吗?‘有精神资源和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们’都是一伙的吗?有些不选择沉默,却天天替当政者说话;有些搬出专业资格,眼盯着数据作二度解释;有些平时风花雪月,到关键时刻则会‘理性’发言;有些明知道有各种不同的声音,却装作看不见、说咖啡店言论似是而非、网络认真不得、别滥用博客网,倒成了‘三坚持’:不接触、不报导、不反驳。

‘有精神资源和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士’的思想还很浓厚:他们希望政府会感受到他们的焦虑;也真心诚意希望有政府决策者在场,以感受到那种对岛国前途忧心忡忡的陈述,感染那一阵阵文化失语的悲情。——噢!贩卖悲情抑或求官。

还有像梁智强这类跳梁小丑,竟然可以在《最后的精华》这样的正统艺术团体的周年庆上,捞取他在演艺界的政治筹码,若不是‘有精神资源和社会影响力的知识分子们’促成的,是谁促成的呢?正所谓‘成也萧何,败也萧何’,真他妈的乌烟瘴气!来说是非者,正是是非人。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