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331 体制边缘的随想 作者:李客星
主题:体制边缘的随想
作者:李客星 1:00pm 06/08/2005

黄准副总理说,他注意到一些本地人与外国人合作,宣扬时下流行的非暴力违法的政治主张。这些人夸大非暴力的部分,却静悄悄的隐瞒或不诚实地省略违反法律的部分。因此他提个醒:鼓吹非暴力违法者,其意图国人须认清。

非暴力违法(non-violent law breaking)对我来说,绝对是个新词。因为‘法律面前,罪罪平等’,违法就是违法,不管有没有暴力;比如说吐个痰、丢烟蒂、顺手牵羊,都没有暴力成分,如何‘静悄悄的隐瞒或不诚实地省略违反法律的部分’?

公民不服从(civil disobedience)倒是有听过。梭罗(Henry D. Thoreau)在19世纪末,就为文指出,所有人类行为的最终仲裁者,是个人的良知——它的权威,凌驾于一切法律之上。而当两者发生冲突时,一个公民,不管他有多忠于国家,都应该服从自己的良知而非国家的法律:

“不公正的法律存在着。我们是应该遵守它呢,还是应该等它修改妥善再来遵守?还是立刻违反它?在目前这样的政府之下,人们一般都认为应当先说服大多数人去修改它,而改变之前要等待。他们认为,如果他们反抗,则反抗的后果可能比那恶还要糟。但它之所以真的更糟,则是政府之过。是政府把它弄得更糟的。……‘少数’屈服于‘多数’的时候,它是无力的,甚至连被称为‘少数’的资格都够不上;但当它用全副力量抗争时,它就是锐不可挡的。……除非国家能够承认个人是独立于它的、比它更拥有更高的权力,承认它的权力与权威都是来自个人,并因此以相应的态度对待他们,否则,这个国家永不可能有真正的自由与开明。”

太多的压抑,我们需要涂鸦的宣泄。这时,我们想念林仁余给我们介绍的Banksy。

  

(Banksy作品  图一:Can't beat the feeling;图二:CCTV)

老蔡常自夸‘大马论坛’的文章震动‘中南海’,白失德的一段话,引起我很大的好奇:“更糟的是现在因为互联网上的言论纷陈,真假难分,网上博客的个人网站又开始大行其道,我们的电子邮箱一天就会被到处转发的博客言论挤到爆满,要准确的掌握言论风向,更是难上加难。”——他们的邮箱天天‘被到处转发的博客言论挤到爆满’,为何从来不提‘大马论坛’?早报副刊也搞了两次博客特写,为何华文论坛从没浮上台面?我想只有两个结论:

1、老蔡吹牛,他们从来都不知道;抑或没有人懂得转发华文内容的电邮(可能牵涉很复杂的IT技术)?
2、他们恨之入骨。

‘透明’在这里就有显著的意义。就像涂鸦,如果在旧建筑、禿墙上、贫民窟、地铁车厢涂鸦,他们可以当你‘透明’,或者长期让你‘透明’。Banksy的涂鸦就很高明,他登堂入室,自备万能胶把作品粘在世界级著名的博物院里,冒充艺术品(其实不遑多让),不经揭发,没人知道。

因此匿名发表(学社论)、评政治(学《话廊》)、风花雪月(学《星期刊》)都是可行的。妄自菲薄是无用的,我们应该‘拉起自己的袜子’,语文水准绝对要比他们高:费言兄别再刚复自用了,要刚愎(读必)自用……


    Get Firefox!


本文修改于: 1:04pm 06/08/20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