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374 谈失语 作者:李客星
主题:谈失语
作者:李客星 12:32pm 03/08/2005

回应: 摇钱树如何砍得呀。。。。? 作者: 费言 10:06am 03/08/2005

‘失语’以前有个较粗俗的名字:强奸语言;受害者披着被撕烂的衣裳抽泣,强奸者则坐起来,抽根烟缓和情绪,说道:“哭什么!傻瓜,我会负责的。”,受害者当然失语啦。

老子对失语有很深的研究,他老人家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因为没有共同的标准,或概念被掉包,则‘唯之与阿,其相去几何?美之与恶,其相去何若?’于是‘曲则全,枉则正;洼则盈,敝则新;少则得,多则惑’。

麦金太尔在《追求美德》中论证:“我们的道德前提像消失了的语言的那么多无从比较的碎片。我们所用的道德观念,被剥夺了过去构成其意义的条件,已经变成仅仅是表达我们的感情和操纵别人的手段。过去关于美德和社会公益的一致谈论,现在已被尼采的哲学唯意志论所取代,掩蔽于道德的谎言下,操纵于官僚主义者手中。”他说,野蛮人“并不是在边界以外等待,他们已经统治我们好久了。由于我们对这种形势缺乏认识,构成了我们一部分的困境”。

[1]竞争局(Competition Commission)之前有防止暴利委员会、公平交易法,据说在执行竞争法时,当局会将考虑反竞争法是否有净经济效益(net economic benefit),所以不是我们小市民能够理解的。

‘暴利’到底是什么?小市民到今天还搞不清楚。因为它好像比较在乎巴仙率多过实际的数量;小贩买入豆干一角钱,卖给顾客六角钱,是牟取暴利,因为利润是本钱的五倍。而那些因为起一分钱而让年收入增加千万元者,则不算暴利,那是企业管理。

竞争法明年生效后,政府在国际竞争调查名单上又再加分,还是人民可以确保没有暴利、垄断或企业联盟的行为出现在这里?

[2]林崇椰教授建议新加坡也许应加强对外来廉价劳工和低增值劳工的管制,因为劳工供应过剩会导致本地低收入人士的工资承受下跌压力。国大经济系Thangavelu副教授不这么看。他说:“只要经济取得良好增长,大多数国人都能找到工作并减低本地的磨擦性失业(frictional unemployment)数字。因为新加坡的经济重组,制造业和服务业继续迈向高增值经济活动,是造成结构性失业的主要原因。本地工人因为不具备新的工作所需要的技术而失业,这和管制外来劳工的措施并没有关系。”——小市民还应付不来‘结构性失业’时,还来多一个‘磨擦性失业’,好不好连‘滑动性失业’也一并告诉我们知道!

我们周遭的亲友,真的因‘不具备新的工作所需要的技术而失业’吗?其实,很多人都在干老本行,只是从服务原雇主,变成替外包的新雇主打工。工钱少了一半,福利津贴一概没有。躲在象牙塔的教授们知道不是这个原因,却不肯告诉我们真正的原因。

[3]这几天,我一直在等待一篇‘记者评时事’,连题目都替他们想好了:“电视慈善筹款还有搞头吗?”,结果没有人(敢)写。

《总统星光慈善2005》在长达两个半小时的电视筹款里,共筹得48万元的观众捐款,连同企业与社会团体捐出的328万元,总捐款额高达376万元。如此劳师动众(相对总统亲手打几个电话),仅筹得总捐款的12.8%,电视慈善筹款是否还有搞头?

台湾的费翔、挪威的Marion Raven和马来西亚的Deanna Yusof共为节目得13万元的义款。新传媒出动台前20多位艺人加上幕后的许多不知名英雄,凑上星期日晚上的黄金时段,才筹得35万,可能还不足制作费,这样的电视慈善筹款是否还有搞头?

筹得的款项可能比新传媒的广告收入还少。假设两个半小时的节目里,每隔15分钟一个广告时段,3分钟一段可容纳6个广告,整个星光慈善大概就有60个广告,每个少说8千元,就有48万的收入了。随便一部星爷的回锅影片都有这样的广告号召力,这样的电视慈善筹款是否还有搞头?

“总统星光慈善2005”的受益机构多达47个,电视筹款的这个形式仅够每家分1万元,这样的电视慈善筹款是否还有搞头?

48万是杜莱牌花生米的四分三粒,这样的电视慈善筹款是否还有搞头?

整个彩排过程,得不到SPH属下报章的配合,爱理不理的,新传媒参与的艺人没有增加平面媒体曝光率,这样的电视慈善筹款是否还有搞头?

知识分子的集体‘失语’,才是我们一部分的困境。欢迎各路英雄继续补充……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