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239 谈小陈华彪现象 作者:李客星
主题:谈小陈华彪现象
作者:李客星 12:19pm 01/08/2005

小陈华彪写中医,捅出漏子来,引起群愤,起而攻之,是个很有趣的现象。我的解读要分两方面来谈:

1、[写作者的韧性]主流媒体对于写作人有很大的诱惑力,许多人会写上瘾;但从我们这些天天阅读报章专栏、小框框的无聊读者来说,可以发现有些人有能耐长期写,且越来越好。有些则昙花一现,之后不见下文。小陈华彪如果这次的‘危机’处理不当,恐怕也会销声匿迹,为什么会这样呢?——这主要是学力和观察力不逮的缘故,一方面又想浩练,每个星期有文章见报,只好冒险进入连自己都不熟悉的境地。

所以梁大师实秋先生说,写作者大致都要经过三个阶段:即文思不畅的阶段、洋洋洒洒的阶段和知道割爱的阶段。“作文要知道割爱,才是进入第三阶段的征象。”他说:“须知敝帚究竟不值自珍。不成熟的思想、不稳妥的意见、不切题的材料、不扼要的描写、不恰当的词字,统统要大刀阔斧地加以删削。芟除枝蔓之后,才能显得整洁而有精神,清楚而有姿态,简单而有力量。所谓‘绚烂之极趋于平淡’,就是这种境界。”

2、[认识论的区别]小陈拿中医和西医对比,就好比拿橙和闹钟比较。

洋人不会拿医学和天体运行混一块儿,古代中国人则说‘天人合一’,他们说天地之外是大宇宙,人体是小宇宙,一套阴阳五行学说可以解释之。

这样的学说没有对错之分,只有优劣之分,且是可以互补的。而短期的观察,又很难断言孰高孰低;就好比一道数学题有两种解法,那你怎么分谁是主流,谁是另类呢?惟一分出优劣的,是这种解法能走多远,是否有发展的余地,如此而已。

对人体物质构成的研究,西医学主要采用抽象方法和分析方法。在认识过程中,不得不把生命的丰富性、生动性、整体性舍弃,将复杂多变、充满个性的生命整体还原为简单的构成单元和样板的一般。因此,早期西医学像整个西方科学一样,长于把握静态的类别,难于把握动态的个别。它可能精确诊断某一类,但不能确切了解某一个人的病的特殊性。

中医意象思维的方法,不做现象与本质、个别与一般的切割,在认识过程中能够以简驭繁,保存现象的丰富性、完整性,不做任何破坏,使经过辨析而被确认之‘象’,囊括关乎患者疾病的全部要素、变量和参数(这当然是指最理想情况而言)。

‘气’是存在的,不过不是现象的名词,而是哲学名词,因此要借助于宋明理学。北宋张载曰:“凡可状,皆有也。凡有,皆象也。凡象,皆气也。”(《正蒙·乾称》)南宋朱震曰:“气聚而有见,故谓之象。”(《汉上易传·系辞上》)象是介乎气和形体之间的存在,一般总是在有形物体运动变化的过程之中显现出来。一切有形之物,尤其是生命机体,都是生化之宇,气在其中上下周流,升降出入,推动其变化。其一部分聚于形体之表,显示出该物的生化状况,功能特点,内在实质,即为象。虽说是‘聚’,但仍在流动。不聚则不可见,不流动则失气之本性。

小陈华彪无自知之明,自取其辱,在所难免。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