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225 美丽新世界 作者:李客星
主题:美丽新世界
作者:李客星 12:44pm 27/07/2005

回应: 早报选读:蔡深江—把事情分清楚 作者: 李客星 12:42pm 27/07/2005

16世纪,英国大法官托马斯·莫尔写了一本《乌托邦》的小说,书里构想了一个人人从事劳动,获得平均分配,享有信仰自由和丰足生活的蓝图。乌托邦是一个新月形的岛国社会,岛上有54座同样格式的城市,每个城市以家庭为生产单位,人人从事农业与手工业,产品全归社会所有,实行按需分配。每个城市有一个市场,各家在市场上进行交换,不用货币,30户一个大厅,共同用餐。莫尔是历史上第一个提出私有制是一切祸害根源论点的人,后来被共产主义借用了去。

廿世纪初,共产主义的崛起及令人心寒的发展,让人醒悟Utopia确实是它拉丁文的原意:no place,于是陆续出现被视为上世纪三大反乌托邦的小说:赫胥黎《美麗新世界》,薩米爾的《我們》與歐威爾的《1984》。

赫胥黎的《美丽新世界》很准确地预测今天的生化科技发展,他预言试管婴孩、改变情绪和智力的药物,大家经过改造后都生活在美丽新世纪,惟独主人翁却宁愿保持野蛮人的一点清醒……

萨米尔的《我们》里,描述了一个理性化、机械化、数学化、宰制化的国家——‘单一国’,有个开发宇宙的‘整数号’太空船建造总指挥D-530受到女诱惑者I-330的带引,进入一个‘古代舘’内,经过‘古代舘’的通路,来到‘单一国’的围墙外,见识到所谓的大自然……

廿多年后,欧威尔写《1984》的大洋国,D-530正是温斯顿·史密斯,I-330正是茱丽亚。

很多人把欧威尔的《1984》说成是预言小说,因为当时(1949年)离1984还有35年,说不定会噩梦成真。小说中的主人公温斯顿·史密斯在虚拟中的1984年生活在一个叫欧什尼亚的极权专制国家,他的世界被“党”和它的领导人“大哥”所控制。欧什尼亚处处有“大哥”的头像海报,上面还有文字:“大哥在注视着你”。“党”和“大哥”在生活中无处不在:定量食物,颁发衣服,还约束人的思想和行为。

  


《1984》叙述温斯顿和茱丽亚在榛树林里偷情。点缀其间的田园景色是温斯顿梦寐思之的桃花园。欧威尔没有忘记替这里添上一只画眉鸟,歌唱着男女主角含蓄动人的性爱前戏。欧威尔在此按捺不住替温斯顿解释了这一幕欢愉:“不仅是个人的爱,动物本能式的肉欲放纵,就会将党捣得粉碎了。”

可是,欧威尔所预言的1984来了,又过去了,而共产主义的象征——苏联也在1991年寿终正寝,欧威尔的预言似乎不准;但我们得接受预言的局限性,欧威尔最伟大的发明就是‘大阿哥在注视着你’,当时‘无以名之’,实际上是无线宽频的广播和接送技术。大阿哥为了管理好‘乌托邦’,只好把触须延伸到街头、客厅,以便‘真理部’和‘仁爱部’推行仁政。

欧威尔没有替整个过程铺设好理由:为什么人们会乖乖就范,让街头和客厅给大阿哥监视呢?原来并不是‘暴政’,而是以娱乐之名(电视、有线广播解码器)登堂入室的。然后还有恐怖主义的威胁,促使人们同意以‘自由’换取大阿哥庇护的‘安全’。

而欧威尔最最没有想到的:这些监视器,还在说好说歹之下,人们自愿掏腰包装置的。如果欧威尔还活着,肯定会写一部《2084》,世事的变化太精彩了……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