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318 务实者该务个什么?图个什么? 作者:李客星
主题:务实者该务个什么?图个什么?
作者:李客星 2:41pm 25/07/2005

[务个什么?]务实者不务实,是很恐怖的一件事,就好比妓女有一天突然要求立贞节牌坊……

当NKF和KDF的营运方法曝光之后,务实者还在‘赞扬NKF在扶持肾脏及其他疾病的病人方面做得非常出色’、‘由衷感谢杜莱、NKF及他们支持者,包括捐款者、艺人、义工、执行委员会和名誉赞助人’、‘希望我们每个人,包括杜莱和NKF,在这次严重和不幸的打击后,会更坚强、更明智,也做得更好’……

参照上面的图表,有几点‘务实’心得可以分享:
1、慈善活动开销(洗肾开支):从KDF的381万8448元(占收入的82%)和NKF的3619万1000元(占收入的54%)的比较:如果NKF交KDF管理的话,则可从目前服务的1512名病患提高到3227名病患,加上KDF原本服务的174名,总共是3401名,几乎是新加坡肾脏病患的全数。新加坡据知共有4000名肾脏病患,但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慈善组织的援助。

2、收入(筹款、基金、赞助):NKF的收入(6736万5000元)是KDF收入(467万5527元)的14.4倍,却没有取得数量上的效益,无论病人平均成本、常年洗肾费用、所谓的‘平均洗肾津贴’都比KDF来得高(11%~43%)。

3、病人/雇员比例:NKF如果让KDF的原班人马管理的话,以目前的规模,可以服务8770名病号,那已是超过现有全国病患的一倍。管理层马上可以把NKF‘精简’一半,这么一来,原来的储备金就可以耐多一倍的时间;即不需要浪费更多的社会资源去养那些贪得无厌的废物,政府也可以节省一半以上或者维持原来的慈善津贴支出。

可惜呀,务实者并没继续保有数据治国的本色,太令人遗憾了!

[图个什么?]蔡老大《站在国家的角度思考选举这件事》是同类文章的第二篇。看官们是否记得林琬緋小姐也写过类似失去选举机会的文章?不过文章的结论和蔡文一样,他们抗议的是选举这个形式的执行方式,但他们心仪的候选人还是执政党的候选人。我们市井地痞看到这里,不免要丢一句:LPPL。

他们的用意,不才大胆地整理成两句话:我们坚决拥护党的决定,但强烈抗议没有经过装模作样的选举程序。

蔡老大说:“我们不能因此忘记了民主选举的理想状态的追求,甚至应该尽可能往理想的亮点挪动。如果在政治上有所谓的宗教感召力量,力求在竞选过程追求理想的最大落实可能,是一种使命。……把年高81岁的总统寻求连任的举动,与年长员工找工作的心态画上等号,我想说的是,别低估人民的判断与分析能力。……但我们还是要学习,并且坚持站在国家的角度思考选举这件事。”——这些说法我都非常同意,不过为什么说:“执政党政府告诉我们,他们支持纳丹总统寻求连任,但作为一个爱国的选民,我们必须从国家的角度判断,要不要支持纳丹总统寻求连任,两种思维方向最后指向的,几乎就是同一个方向了。”—我‘几乎’从椅子上跌下来……

一个爱国的选民,从国家的角度判断‘民选总统’的选举,怎会得出‘支持连任’的结论?图个什么?

今天我从外行的角度看‘民选总统’的课题,因为我知道的不多。首先,这个‘民选总统’到底有多少不同于‘礼仪总统’的地方?‘民选’在‘礼仪’和‘执行’(像小布什的美国总统)的刻度上,到底偏向哪一方多一点?‘民选总统’的‘两把钥匙论’还干不干?纳丹在任内,到底胜不胜任,总该是‘爱国的选民’选择支持他的重要因素吧?纳丹在2004年4月,‘批准’政府或法定机构可在不被视为动用储备金的情况下,将储备金转移到法定机构或政府公司,是否意味着已经把自己的‘那把钥匙’交出去了呢?‘爱国的选民’满足于总统抱抱小孩、在东海岸公园‘接见选民’和民众握握手?‘爱国的选民’知道寻求连任是他本身的决定,就够了?

这些如果都没有厘清,深一层去思索,怎会得出‘要不要支持纳丹总统寻求连任,两种思维方向最后指向的,几乎就是同一个方向’?

蔡老大是怎么务实爱国,又如何从国家角度去思考?——所以我说呀,务实者不务实的时候,真的是一件比恐怖主义还恐怖的事。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