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021 读诗偶得(28) 作者:闻达星
主题:读诗偶得(28)
作者:闻达星 12:56pm 21/06/2005

古人对船只大小的称呼,有严格的区分。最大的是楼船,本指战船,自宋以后,则借指一般的大船。如【西塞山怀古】刘禹锡

王濬楼船下益州,金陵王气黯然收。
千寻铁锁沉江底,一片降幡出石头。
人世几回伤往事,山形依旧枕江流。
今逢四海为家日,故垒萧萧芦荻秋。

王濬是益州刺史,史载:晋武帝谋伐吴,诏命王濬修舟舰。王濬作大船连舫,可容二千余人,以木为城,起楼,船上可驰马来往云云。

‘王濬作大船连舫’——‘舫’在此作动词用。《通俗文》曰:“连舟曰舫。”又,“舫船载卒”——《史记·张仪传》。索隐:“并两船也。”

《说文义证》:小曰舟,大曰船。而舟舫是二而一、一而二的东西,如白居易的《琵琶行》:

曲终收拨当心画,四弦一声如裂帛。
东舟西舫悄无言,唯见江心秋月白。

舫轻巧,如许浑诗云:“一条秋水琉璃色,阔狭才容小舫回”;晏殊的“红蓼花香夹岸稠。绿波春水向东流。小船轻舫好追游。”正好对比楼船的庞大,李白诗云:“楼船若鲸飞,波荡落星湾。此曲不可奏,三军鬓成斑。”

白居易还有咏《小舫》诗一首,意境优美极了:

小舫一艘新造了,轻装梁柱庳安篷。
深坊静岸游应遍,浅水低桥去尽通。
黄柳影笼随棹月,白蘋香起打头风。
慢牵欲傍樱桃泊,借问谁家花最红。

此外,古人听雨,不是在山舘,便在舟舫中,最著名莫如蒋捷的‘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还有韦庄的‘人人尽说江南好,游人只合江南老。春水碧于天,画船听雨眠。’

‘海湾舫’当可理解为‘海湾小舟’,和Bayfront相去何止万里!懂得英文的人,当然知道城市里的Bayfront通常是Downtown,从该地铁站出来,遇着一个赌场,属于合理的范围。一个只懂华文的人,带齐全家要去海浴泛舟,搭车到‘海湾舫’,肯定大失所望。

胡乱塞给受华文教育者一个名不副实的名字,还不如就‘贝弗兰’算了,如何说是给予华文应有的尊重呢?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