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358 博客周记 作者:闻达星
主题:博客周记
作者:闻达星 1:38pm 20/06/2005

千禧年陈大师瑞献的讲题是《西方因开悟而走向东方》,今天我的题目是《东南方因不悟而贻笑大方》

今天,如果还有人说:这是互联网时代,似乎太落伍了!今天是博客舆论的年代。由于网络的开放,人们更容易找到同声相应、同气相求的社群,因此没有人会在乎那些注上真姓实名的所谓客观,四平八稳的八股,大家每天上网,就是要读一些主观、有姿态(attitude)的作者,专门供应小众市场(niche market)的写作方式。

有人研究博客评论,认为作为一种社会监督的力量,有其3大优点:
1、传统媒体提供的事实可能由于权力和资本等影响而被屏蔽或部分屏蔽。在博客世界中,由于较少这类牵扯,往往呈现的是事实的‘原生态’。
2、传统媒体的源头是从业人数有限的专业记者,再加上自我利益诉求及权力、资本的控制与影响。博客则更像一个舆论聚散地;不仅个人意见得以充分完整地表达,而且群体意见也能得到尽情地交流和整合。这种声音一旦符合人们公共利益及价值观的需要,便可形成强大的舆论力量。
3、博客的迅速崛起,主要是对传统媒体形成监督。博客突破传统媒体垄断信源的现状,变成人人都可以编采新闻。其次,博客对传统媒体的话语分权。由于传统媒体点对面的传播模式的限制,受众与媒体的互动有限,在一定程度上让媒体形成话语霸权。博客的出现让人们可以就心中所想之事物畅所欲言,与传统媒体开展真正意义上的平等对话。

此外,网上评论还有时间上的优势,比如蔡老大的‘贝弗兰’(Bayfront)的话题,我在牛年马月前已经就‘康埔桦’(Compassvale)讨论过了。其他话题的发掘与发现也大多数由论坛领先。

蔡老大说:“如果我们静默地让‘贝弗兰站’过关,方便地让它从暂名变成站名,我们其实是选择了阿尔茨海默症的语文淘汰程序。把‘贝弗兰’说成一种语言暴力,反衬出价值流失的现实。”——蔡老大尝试掉书袋,不过容我置喙一下:还差得远咧!‘贝弗兰’是一种语言暴力!?学星爷话哉:“语言暴力不是这样用滴…!”

地名,无论正名或译名都会留下时代的烙印;汉城还是首尔、西贡还是胡志明市都是两个截然不同的年代,最怕是搞错年代取错名,当事者就要遗臭万年了。

以医院为例,英国人来了,我们有亚力山大医院(Alexandra Hospital);独立自主后,我们有新加坡中央医院(Singapore General Hospital);我们还有尊重民间多元文化的名字:竹脚妇幼医院(Kandang Kerbau Woman's & Children's Hospital)。

殖民地时代,Boat Quay我们华人音译成吻基,后来我们的双语进步了,我们知道所谓Boat Quay是驳船码头的意思,就把它正名回来。那是一个时代。以后,驳船码头失去它的功用,变成基佬满街的声色场所,老是在街上亲嘴拥抱什么的,或许到时‘吻基’又合时宜了呢。

地名充满政治的角力,谁在那个时候拳头大,那个地方就会用他的语言命名。蔡老大认为没有华文意译的名字都是‘语言暴力’是不切实际的。请问:碧山、菜市、四美、蔡厝港、如切、老巴刹、盛港、油池等,异族同胞为何要容忍音译?又,Bukit Panjang、Geylang Serai、Kampong Ubi、Pasir Ris、Sungei Buloh、Telok Blangah这些马来名都有含义,这么多年来,为何华族都不甚了了?

李成业义务翻译Bayfront为‘海湾舫’,信雅达三项只占一项半。信全无,雅则雅矣,达的话就看受众是什么程度。用‘舫’来对应front,基本上是二奶心态。Bayfront和Boulevard(林荫大道)一样,是代表一种美式文化的入侵,Bayfront直译是湾景,何不采中国风,带点上海的味道译成-外滩(The Bund)?

从地名的翻译容许我也谈谈人名的翻译。大陆在文革时期,喜欢叽里咕噜把洋名翻译成不像人名的样子,比原汁原味还原汁原味。好处是:一看就知道老外。坏处是:全没意义,并且拗口,永远记不了。港台则完全相反,喜欢把老外也认祖归宗,把华人的一些‘小姓’让给他们用,且喜欢3个字。好处是:过目不忘;坏处是:人鬼不分。

英国女首相撒切尔夫人,港译是戴卓尔夫人。现任首相布莱尔变成贝理雅,连他的夫人雪莉也变成彭雪玲。还有历届港督:戴麟趾、司徒拔、衛奕信、彭定康等。

随着时代的进步,老外也进步,两岸三地的人名翻译又多了一个原则:先察看涉及人物懂不懂得中文,如果当事人懂中文,通常当事人有本身的汉语名字或汉语译名名字。应当尊重当事人,使用当事人的自己的译名。

西方汉学家可能出于对汉语的喜好,给自己翻译的名字也挺有趣,如瑞典汉学家马悦然、高本汉、罗多弼等,听着雅驯,而且近乎本来发音。史景迁的英文名字叫Jonathan Spence, 他是目前西方世界最走红的中国历史学家,专精康雍乾三朝盛世。史景迁的中文名字取得有来头,史当然是表明他是一名史学家,景迁是表明他非常景仰中国的史学大家司马迁。还有写《1421中国发现世界》的孟西士(Gavin Menzies)和写《当中国称霸海上》的李露晔(Louise Levathes)等。

本地有名印度写作人长期在《联合晚报》用华文写专栏,名字何立慧,根本不必假手于人。

正如陈大师所言‘西方因开悟而走向东方’的当儿,我们却在正确的时代作出错误的抉择,不是因失悟而贻笑大方是什么?然而也不是阿尔茨海默症能够类比的,蔡老大那一大套剪贴来的资料,根本无的放矢。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