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145 一天三扯淡(2) 作者:闻达星
主题:一天三扯淡(2)
作者:闻达星 2:08pm 18/06/2005

回应: 一天三扯淡 作者: 闻达星 2:07pm 18/06/2005

〖叁〗
谢仲贤说:言论自由‘百花齐放’表象背后,存在着一个吊诡现象:大家都喜欢匿名上网议政。互联网刚好为他们提供了一个自然的屏障,让他们能“躲”在电脑荧光屏后面无拘无束地批评,而以为不必负上任何责任。网上论坛的特性已经决定了它的功能,因为可以隐藏身份,所以少了言论责任的包袱,也因此出现了大量对改变政策毫无助益的牢骚。因为这样,真正具有建设性的意见,都被一大堆“听了很爽”的谩骂式言论抢尽风头,不能得到决策者应有的重视及尊重。 网民对新加坡的政治生态环境和言论氛围的既定观念(或偏见),早已根深蒂固,不是一朝一夕可以消除的。 人们不禁要问,参与讨论者会否一厢情愿地以为,或者希望这个平台能够刺激政治生态环境的改变?因为如果连发言者都不敢以真实姓名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或为自己的政见辩护,他们又如何能得到别人的重视,以达到制衡政府的作用?

不止‘母猪’还十分荒谬。大胆说一句,今天媒体工作者有较宽松的言论环境,究其源头,都是互联网的开放为他们争取来的;没有网民的‘过’,怎么衬得出他们的‘不及’。今天她得了便宜又卖乖,说大家都喜欢匿名上网议政,以为不必负上任何责任。——其实,为什么不反向思维一下:如果新加坡的媒体肯开放胸襟,不画地为牢的话,就能把这股‘无才可去补苍天’的力量吸引到主流,再把百花齐放的观点变成报纸销量和收视率,就不会让这些‘卖点’在网上无的放矢、白白流失了。

她说‘真姓实名’很重要,因为能够换来‘决策者应有的重视及尊重’;不敢以真实姓名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或为自己的政见辩护,他们又如何能得到别人的重视,以达到制衡政府的作用?

这个谬论可分成3点来辩驳:
1)媒体工作者写文章都是真名实姓,请问:他们几时获得决策者应有的重视及尊重?又几时得到别人的重视,以达到制衡政府的作用? ——蔡老大前几天才说他们信奉‘皇帝的新衣’原则,无论对或错,永远和执政者站在同一边,说到底还是‘母猪哲学’。
2)在新加坡‘自报家门’只是方便仇家上门。我们换个角度:在主流媒体里,有哪个可以抛头露面的愿意‘隐姓埋名’,用个假名和受众接触?不可能是吧?记得很多年前,蔡老大就写过一篇文章说主流媒体对知识分子有不可抗拒的吸引力,很多人为了出现在主流媒体,宁愿削足适履,修改自己的原则,降价以求。
3)名字本来就是虚妄的东西,你说李邪比较出名,还是林宝宝比较出名?当林宝宝以李邪的笔名发表言论时,就是不敢以真实姓名为自己的言行负责或为自己的政见辩护了吗?

斯大林的本名是朱加施维里(Joseph Vissaronovich Djugashvili);列宁的本名是乌里扬诺夫(Vladimir Ilyich Ulyanov);托洛茨基的本名是布隆斯坦(Lev Davidovich Bronstein);鲁迅的本名是周树人,不过在白色恐怖的30年代,鲁迅这两个字也变成一个实在人物的代表,使到周树人要投稿,还要不断地换笔名。好玩的是:当政者、文棍、读者还是可以嗅出‘鲁迅’的味道来:

“  这六十多篇杂文,是受了压迫之后,从去年六月起,另用各种的笔名,障住了编辑先生和检查老爷的眼睛,陆续在《自由谈》上发表的。不久就又蒙一些很有‘灵感’的‘文学家’吹嘘,有无法隐瞒之势,虽然他们的根据嗅觉的判断,有时也并不和事实相符。但不善于改悔的人,究竟也躲闪不到那里去,于是不及半年,就得着更厉害的压迫了,敷衍到十一月初,只好停笔,证明了我的笔墨,实在敌不过那些带着假面,从指挥刀下挺身而出的英雄。……因为笔名改得勤,开初倒还平安无事。然而‘江山好改,秉性难移’,我知道自己终于不能安分守己。……”(《准风月谈·后记》)

鲁迅改笔名(似乎有点矛盾修辞)的烦恼,是一天三扯淡的真名实姓者不能明了且感同身受的,我们不能有名嘴和名笔,是因为把关的人,根本不惜才。只要不符合他手中的那把官尺,一概投篮,以免影响自己的年终奖金。极端务实,才是真正的原因。

    Get Firefo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