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4览:057 我看我写新加坡电视台节目:“30/3/07前线追踪” 作者:林珍
主题:我看我写新加坡电视台节目:“30/3/07前线追踪”
作者:林珍 5:23pm 31/03/2007

讨论课题:“火炭码头”的余晖
节目编导:邱欣莲

简介:

因为国家土地重新被规划和发展之故,火炭商洪清福于三个月后得搬迁。

====================================
该节目中播放了难得一见的旧档案片断,让观众清楚了解新加坡火炭码头的发展历史,从10多年前的24间火炭货苍,火炭商经历了一波三折的迁徙浩劫,到现今仅存的8、9间火炭货舱,而今最终还是逃不过再度面临另一次迁徙的命运,火炭商可真是无语问苍天!我们也从节目中了解到,在法律合约里,建屋发展局(HDB)并没有亏欠火炭商,更无须为租户寻找新地点。

火炭商洪清福以福建话无奈地回应:“三个月的时间那么短,如果找不到适合的地方怎么搬?如果租金太贵怎么维持?现在一个月一千多租金都已经很难维持了,我们的盈利很少,一包火炭才赚一块钱,我无法多请人手帮忙,自己和一两个工人每天做到手脚发软,那有时间多想和到什么机构去求助?我没有足够的资金,无法像别人一样,搬迁到印尼去发展。”

另一个火炭杂工蔡老伯以潮洲话回答前线编导:“我每个月赚5、6百元,如果搬迁到太远的地方,我就无法继续工作。”

这就是真真实实的低层民众的心声,我也注意到两位受访者在整个节目的访谈中,一直以方言来回应编导的问题。

节目近尾声时,我们获知HDB将搬迁期从原来的6月底延长至今年12月。我想,这将是火炭商绝望中的佳音,也许得归功于前线编导不辞劳苦奔走于采访各个相关机构和主要负责人之故,让大家更加了解彼此的需要和困难,进而愿意再退让一步,可喜可贺!官民之间的协调与迁让,是应对生冷僵硬法律条文的一剂良药。

我期盼“前线追踪”继续发挥媒体力量;秉持社会责任,在风雨飘摇中寻找到自己的定位。

http://linzhen.wordpress.com/


本文修改于: 6:15pm 31/03/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