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165 生命在谁手中?于丹的缪论… 作者:多话
主题:生命在谁手中?于丹的缪论…
作者:多话 10:44pm 29/03/2007

回应: 转载:听于丹说《论语》 作者: 林珍 11:46pm 28/03/2007

生命在谁手中?于丹的缪论…

听于丹说论语,也不知为什么脑海里无端端就浮起王小玉说书的片断,奇怪的是,从来没有听过说书的我,竟然能够仅凭着课本的几个段落感受到王小玉的震撼力。于丹到处受人欢迎,现场的气氛想来和王小玉说书的场合不遑多让,据此看来,说话作为一种艺术,于丹可说是已经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了。然而,把于丹认作是国学的超女或者大儒,未免就把中华文化的深博浩瀚看得过于简单了。因为无论从任何论据说来,于丹说论语,虽然能够因为博闻强记,配合中外各式各类的人生智慧与小故事,以生动活泼的方式抓住了听众的注意力,让人感觉新鲜而受好评。其实,这并不等于于丹已经融会贯通了论语的要旨,更恰当地说,于丹更像一个明星,有着纯熟的演艺罢了。

于丹牵强附会,首先就与孔孟学说的旨趣本末倒置。如果在于丹以前的年头,学堂里的童生开玩笑说要从孔夫子那儿学点快乐秘诀,可能就是一顿戒尺敲头。我们知道,能够传承儒家学说而发扬光大,非亚圣莫属。那么,孟子莫非错会了夫子思维,敢敢说什么“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苦…”这一句话,就完全没有想着安逸幸福的意思。而且,还说什么“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如此一来,面对着天下苍生如面对着浩浩刍狗,还乐得起来吗?

把“事君数,斯辱矣;朋友数、斯疏矣。”的‘数’解释为过于密集的意思,我看是大大不然。君不见得必是明君,友也不见得就是良友,因此,拍马屁、献殷勤,更多的时候其实是得到很多好处。孔子治学严谨,可不是随随便便就让你有个模梭两可的糊涂答案。因此,这里的‘数’应该是‘算’,也就是盘算、计算的意思。想想看,当一个臣子总是在盘算着想从君王里得到好处的时候,肯定是自取其辱的成份居多;当一个朋友时刻计算着撄取你的利益,你不赶紧着疏远他吗?

孔子的‘君子之勇’,竟然有烦庄子在秋水篇点出来,儒家和道家水乳交融,确是可喜。不过,夫子在碰到宋人围堵时还能够弦歌不辍,当然是看准了宋人看错了,他夫子可有自知之明,人家是在抓强盗咧。何况,古时候可是‘盗也有道’,如果是现在,在危急的时候还是这般慢条斯理,想来做个冤死鬼肯定有份。俗语说:‘死有重于泰山、轻于鸿毛’,孔夫子怎可能如此弱智,与生命赌玩笑?夫子弦歌不辍,其实是向人家摆明了心中无鬼,‘夜半敲门也不惊’就是这个意思。这倒让我想起孔明的‘空城计’,原来诸葛亮他老兄青出于蓝,是夫子的得意传人哩。

于丹说:“生命就在你手中”,我真的并不想掘人疮疤。不过,在某种情况之下,这其实是一句废话。试问,大海啸的时候、在恐怖分子引爆人肉炸弹的时候、在战争的时候…。而或许,就连和平的时候,比如文化革命的那些年头…。‘生命就在你手中’,对于那个小伙子来说是千真万确;然而,对那只无辜的小鸟来说,生命却是万般无奈的‘痛’。我真想质问于丹,如果您是那只小鸟,生命就被掌握在他人手中,您是否还是那般的潇洒?

千古以来,伟大的中华文化因为采取中庸之道得以传承至今,这是因为人人都可以从本身的立场和角度来解释与吸收中华文化的精华。但是也因为如此,就发生了一些可歌可泣的故事。文字狱是极普通了的,还有像因为捉刀写字的师爷的理解功力,给皇帝老儿的奏文是‘屡战屡败’,当然得砍头了;而写了‘屡败屡战’的败将,却得到皇帝老儿的大把赏识。这不是很诙谐吗?

当然,于丹能够作为教授,肯定不简单,我这里绝对没有贬低她的意思。一来于丹说的论语不管是不是正确的解读了夫子之道,就凭她那种劝人为善和种种励志的小故事,就叫人钦佩。二来像我这等读不了几年书的又从来没认真读过论语的人,看到媒体上她那灿烂舒心的笑容,倒也自感形秽,因此,就不好多说甚么了…

不过,为了给世界各地的孔子学院留得青山,我却愿意呼吁中国的知识分子,给自己伟大浩瀚的文化留个余地。像于丹这么个说书的艺人,就算是技艺超群,可不好随随便便就给封上了‘国学超女’的桂冠。可不是吗?看看德国汉学家顾彬说的:“……总不能通过于丹了解孔子吧。中国的于丹太多了……”

希望大家都能体会出什么……


本文修改于: 00:12am 30/03/2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