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3览:150 热浪滚滚的新加坡好冷 文:王永炳 作者:TTLEE
主题:热浪滚滚的新加坡好冷 文:王永炳
作者:TTLEE 10:05pm 27/03/2007

    中国作家舒婷几年前受邀来本地参加文艺聚会,之后写下了《新加坡七十小时》一文,纪录在新加坡的经历与观感。本地作者王永炳偶然一读之后,觉得更多人应该读一读。
    无意中看到中国作家舒婷的《今夜你有好心情》,突然想起在1998年南大语言文化中心主办的第二届"云南园艺术节"来。
    当时受邀的有中国的作家舒婷,马来西亚的永乐多斯,台湾的雷镶,以及香港的危令敦,参与的有本地的中学生、初院生、南大及国大中文学会,还有来自南马的师生等多达1000人。
    扫一下《今夜你有好心情》的目录,一眼便被《新加坡七十小肘》给吸引住。读后的感觉是,舒婷在新加坡赴会的心情顶不舒畅。
    《今夜你有好心情》写亲情、友情、人情、儿女情、夫妻情、师生情和心情,写来无不淋漓尽致,干脆利落,情趣横生。说她是描绘高手,一点也不过分,只见美丽动人的形容词不断涌现,顺手拈来,都有好句,例如写友情:
    “‘相聚时难别亦难'的古典情怀早已被‘潇洒走一回'替代。相聚多半在饭桌上,开开心心喝点酒;分别时或者机场或者宾馆,轻轻松松摆摆手。如果说青年时期的友情是一首纯诗,字字珠玑;是一串美酒,中人必醉:是一场重感冒,无来由打一个喷嚏就引发一阵高烧一阵哆嗦一阵心动过速:那么中年以后的友情便是华彩尽去的笔记,另轶散简,实实在在;是一杯闲茶,微温着,只要有时问,你总会停下来抿一口,回味余甘,也是不伤人的淡。”
    她善于镶嵌成语在句子成分中,自然生成,所表达的意境往往令人愕然,令人莞尔,新意层出。譬如写在新加坡所遭遇到的冷:
    “但这不满七十小时里,我都瑟瑟缩缩抱着我的肩,被15度左右的冷气追杀得走投无路,从此刻骨铭心。”
    书中记录了舒婷参加过不少国内外的研讨会与讲演会,留下不少美丽温馨的回忆。描述中的语句极其生动活泼,兴奋之情自然流露,读者很难不受感染。唯独在写《新加坡七十小时》这一章,着墨不多,但看得出她在热浪滚滚的狮城里却冷不可支。
    在《新加坡七十小时》一文中,她毫不拐弯抹角地写她的感觉。她到新加坡的第感觉是“热浪滚滚,惟头顶树梢间,一弯半月冰清玉洁”。接下来的感觉可多了。总结如下:
一、客房太小,条件差
    投宿的旅馆类似经济型的青年旅社。“房间小到连转身都困难,甚至没有衣箱架,电视挂在墙上。卫生间只有淋浴,巴掌大的盥洗池,洗脸便要溅得满地。一条大毛巾而已,幸亏我带了全套用具,否则只好用指头刷牙。”
二、吃的简便喝的不爽
    ①早餐只有咖啡和冷三文治。如果有时间等,可以要到两个浇了酱油汁的煎蛋。
    ②次日下午会后,主人们招待到街头小铺吃本地风味“鸡饭”,但她对鸡没兴趣,叫了斋粥和海鲜炒河粉。“八个人,每人加一头烤对虾,大杯玉米水,总共一百零几坡币,比中国还便宜。”
    ③第三天早上8时,还没吃完早餐,便催上车到南大云南园出席文艺营开幕式并演讲。“午饭安排我们和老师们在贵宾室用餐,吃的却是和学生们一样的泡沫快餐盒饭。内容十分素淡,以致我看到学生们纷纷在意见书的伙食一栏上,写上‘差'字。我们做客人的嘴里客气着,不到晚餐时间,人人都饿了。”
    ④舒婷第一晚和作家们吃夜宵,有一扎生啤。第二晚新加坡诗人秦林买酒。第三晚是主办者举行的宴会,是“第一次真正宴会”,有啤酒,“该有的都有了”。但是,半夜后和雷骧、危令敦等人到“新加坡的码头排档领略民俗风情”,喝啤酒。酒钱一次是雷镶出,另一次是危令敦。
    虽然,舒婷喝了啤酒,但是和她在国内所喝美酒名酒如何比?在国内,舒婷常常酒逢知己,开怀畅饮,有一次甚至酩酊大醉。还好,她非常了解"新加坡不提倡喝酒,酒税之高,令嗜酒者开车到马来西亚去买醉。我们所接触的均是事业成功人士,不会因囊中羞涩而戒酒。但他们基本不沾酒,劝得急了,便推说要开车。虽然是事实之一,但我仔细观察,不开车时亦然。
三、写新加坡人的点点滴滴
    ①虽然接机的南大谢世涯博士,热情地介绍将要投宿的旅馆,犹如宫殿般的金碧辉煌,“我心中有些不相信。果然是错了。谢博士嘟嚷着开车东问西问,才找到预定的旅馆。这是类似青年旅社那样的经济旅馆。”
    ②“文艺部长”(应是新闻及艺术部长)杨荣文准将的“笑容刻板,握手僵硬,时时保持镜头感。真替他累得慌。不无恶意地怀疑他真有读过他所引经据典的《红楼梦》和《何德赛》?”
    ③在送行晚宴上,“主位的系主任周清海博士一直是李光耀的私人教师,因‘国师'繁忙,我们只好久等。”
    ④晚宴后回到袖珍旅馆,已经10时。“秦林和郭永秀在大堂坐候,自是一番叙旧。他们告别后,在新期间陪我们的两位年轻的学者许福吉和梁文富(应是福)12时才走。他们刚离开,雷镶等不及地挥我们:‘嗬,我们快去玩!'他刚付完今晚的酒账。”
    ⑤几个人(舒婷、雷镶、危令敦等)一捅破,都觉新加坡人精于计算。两天里节目排得满满,三场讲演,见缝插针采访,竟不发一分演讲费。旅馆的玲珑,饮食的简便,点点滴滴拿来笑骂一番。然后引用董农政开玩笑的话做小结:“两天他们就把你榨完了?”
    读完全文,不禁掩卷长叹。这真是从何说起?为了文化事业,南大承办了这次上千人的研讨会,意义重大。但是,筹备工作的艰辛,真是罄竹难书,所谓如人饮水,冷暖自知。但是,大会主人的热情接待为何竟成了客人拿来当作笑骂的点点滴滴?难道两圆相交,却没有了共弦?
    舒婷在中国、港台拥有大量读者群。他们读了舒婷文,对新加坡的看法如何?这里不需猜测。问题是身为主人的新加坡人,有多少人读过此文?我相信有人读过,但大家讳莫如深。
    这就是我写本文的目的。


原论坛: 大马论坛
欢迎注册笔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