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4览:067 假设... 作者:直言
主题:假设...
作者:直言 6:45pm 23/03/2007

回应: 游老,你的博客可能只有一个读者就是你自己 作者: 蔡培强 3:34pm 23/03/2007

既然拉屎能够跑进了尊严的国会里大出风头,那么也就间接的点出了衮衮精英之中用屁股代替脑袋者大有人在。怎么说呢?原来为了让屁股能够紧紧的贴着国会议员的席位,说话言不由衷,就是想让屁股在国会中有个位置,那么,此时此刻,说屁股指挥脑袋也未尝不可。不过可惜而不同的是,长在脑袋的嘴皮子拼出了的是人话,从屁股的屁眼里吐出来的却是‘放屁’罢了。

吴俊刚当然晓得自己是在放屁,什么叫做民族主义的躁动呢?一个不关心自己民族死活的国家大约就得等着解体。日本人的死不认错,韩国人的韩流自信,中国人的自卑与自豪,正是显示了如何从凝聚中得到力量,当然这个力量是为了同仇敌忾而存在的。就算是亚细安何尝不是如此?当然,做为新加坡人,我们很不高兴泰国人、印尼人把枪口指着我们,问题是,我们为什么就变成了他们的射击目标呢?

水能载舟也能覆舟,民族主义当然也不例外。以泰国臣那越的例子来说,泰国人的民族情绪实在不是我们可以批判的对象,因为这代表着泰国人的利益,反而是淡马锡的精英,经过了这次教训,总得学会了不是说有几个钱就能够予取予求,过江龙想吃掉地头蛇。淡马锡这次偷鸡不着蚀把米,不过这‘米’要新加坡人民埋单,成本也太重了。而关于印尼禁沙事件,那是有关主权的事儿,买卖不成仁义在,另外想办法就是了,怎能够尽是埋怨呢?

至于说到从尖锐批评到参与制定政策,庄福新角色转变信念不变这个话题,其实也仅是反映了亘古不变的规律,见证了‘吃人的嘴软’这句话罢了。就以公园那么多盏灯、浪费电能来说,只要有一个公众认为不行,就变成了一个很好的藉口推卸责任,这就和马部长加租的理由异曲同工了。

维文部长指出多数博客只有一名读者,也就是作者本身,这句话不是放屁,因为这本来就是事实。不过,却也是‘脱裤放屁’,博客本来就是日志,如果某人的日志写的尽是吃饭拉屎睡觉的废话,谁还愿意去浪费时间呢?维文对这样的博客其实是应该更加欣赏的。如果每个博客公开日志都成了自己私人的日记,我相信维文部长睡觉时大约是更香甜的吧?

挂在大堂的巨型裸女画像被令移走,只要给个道德和法律上的理由就行了,维文偏偏画蛇添足的说了“画廊经营者其实是借用媒体进行有效的免费宣传,因此过后能以更高的价钱卖掉那幅画”这句话,为屁股指挥脑袋再次传神的做了诠释。从此以后,那些记者老爷其实都可以在家里翘脚,或者就学学别人多拿红包,做做有赏新闻,免得做了报道还被人讥笑为免费宣传。

最后,据林义明说,针对有人认为新加坡“没有新闻自由”的说法,维文说,“事实并非如此,假设本地新闻工作者发现政府犯错,甚至有部长贪污,他们一定会在报纸上揭露,而政府也不会隐瞒有关的事实。”维文部长的说话,却倒转过来把人们的脑袋当成屁股。一来把新闻自由的涵义固定在揭发贪污的指标上,迷糊了其它新闻自由,尤其是在政治性上的课题。二来是不是新闻自由就和能不能够揭发贪污挂钩,相信是维文部长一项伟大的发现,只不过维文部长把它建设在‘假设’上,却让人有不到喉的躁急...

如果也‘假设’本地新闻工作者根本不在乎政府犯错贪污,而更在乎他的饭碗和薪水,就像李总理说的那样,再不给高级公务员加薪,可能就得面对政府部门群龙无首的窘境,(都跑到私人业界发财捞生去了)那么,所谓为民服务,不只是童话、还是笑话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