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04览:077 与冬叔谈天论地(001):【男人犯的罪孽,为什么最后都让女人来承担?】 作者:费言
主题:与冬叔谈天论地(001):【男人犯的罪孽,为什么最后都让女人来承担?】
作者:费言 11:58am 07/03/2007

回应: 和谐社会 作者: 冬冬 08:48am 04/03/2007

嗯。。。冬叔最近心情看来不错,又吃汤丸,又庆元宵!千万TOTO买好了吗?要不要我帮你去排队呀?

你们这些男人就懂在那里逍遥快活,就不知道在这佳节的时候,我们多少女性同胞在为国为民,在那里担当险恶,在那里忧虑灾难?

你说的“和谐社会”,就是每个人都有一口饭吃,每个人都有把嘴可以说话,这点也没错,不过,如果你身边尽剩一堆讲骗话的小人,还有只懂讲假话奴才和讲好话的应声虫,你有三头六臂都是假的,你赖以判断的一切,没有几件是靠得住的,仗还没开打,你已经可以准备收尸了。

我以前看过好象叫做“唐明皇”的历史电视剧,里面有句令我难忘的话:

“天啊。。。为什么男人犯下的罪孽,最后都让女人来承担?”

是呀。。。这种事,在中国历史上还会少吗?

从暴虐商纣的妲己,从刘邦与吕后,从晚清的慈禧,从老毛与江青,从唐明皇与杨贵妃,男人搞得天下大乱,民不聊生,但最后,都弄个女人出面去埋单,当代罪羔羊。


那天,听马宝山说,印尼的沙石不来了,我们只好去远地方买沙石了,不过,建筑费只因此起了1%?

听他这么讲,我们就放心了。所以,我才会突发奇想创意:既然才影响1%,上涨空间还有大把,我们不如可以包下新航的货运飞机,或者俄罗斯世界最大的运输机“图151”,去远远的地方载最便宜的泥沙回来用,甚至,就这样空运海沙回来填海,从此就永远不用再看那些忘恩负义王八蛋邻居的脸色了。。?

后来,用屁股加大腿合起来想了一想,好象不对咧?一吨沙,最高新币60元,一吨石头,最高也只有新币10-20块钱,一吨飞机油,好歹也要一千块钱吧?就算用船去运,我们街上一吨油屎也得整千元吧?用飞机载一吨沙,或者用轮船载一吨石头,100公里要花多少油钱的运输成本?(先假设飞机和其他费用是不用钱的!)

从印尼卡里汶岛运石头来新加坡,估计只有80公里。最靠近的其他石头资源供应,大马彭亨关丹,280公里,丁加奴甘马挽,大概350公里,北马吉兰丹,最少500公里。泰国南部,恐怖份子很多,天天放炸弹最好别去,嗯。。。吉兰丹是极端回教党的地盘,新加坡在他们眼里就如他们自己眼睛里的沙,他们一定又会来害我们。。。回头又去求马国买沙买石?柔佛州?卖我们石头?嗯。。。这里面还得有多少“不足为外人言”的问题和苦衷?难矣难矣!

去越南最南端的金鸥角或者Phu Quoc Island拉石头,算算也得1000公里。环顾整张东南亚地图,我们不可能从其他更近的地方找到沙石供应了。听说有人要去中国买沙石,我不知道有没有讲大话,海南岛离新加坡应该有1800公里吧?

用一千块钱一吨的油,去拉一吨只有20元的石头或者40元的沙,运输路程从80公里变成800公里,以今天的运输油价,马宝山说,建筑费只因此起了1%?冬叔呀,你信不信?冬叔你的数学好象不错,常常在帮政府算帐,你帮忙找资料算算看,看看马宝山有没有讲大话骗人民?

马宝山尽会在那里讲1%的大话,我们新任发展部新贵傅海燕阿姨就倒霉地可怜了。在元宵节迷人的夜晚里,当国人一家都在家里,在大餐馆捞鱼生吃团圆饭,她恐怕还在开会到处找石头,找沙子,搞到半夜回不了家?

她可没空学那些“阿莲阿花”继续在国会里面“拉屎撒尿”,隔天,她会不会一早就需要飞去海南岛去找石头?她如果也在家里陪老公孩子吃鱼生,明天,新加坡多少建筑工地要缺沙少石而停工呢?这样下去,她一年后,头上要长几根白发,要掉几根头发,脸上要长多多少皱纹?

那天过年前,我把睡了20年,最近发现长了臭虫的床丢了,去新开的IKEA买新床。经过白沙镇和水池路,看见了建屋局的后备沙山,看看都已经快要用完了,心里也不禁为我们的海燕阿姨着急。经过那个由挖沙池挖出来的蓄水池的时候,不花五秒钟就急智想出些救命点子了。

不知道国家发展部的那些家伙有没有偷懒,他们怎么脑筋蠢到不这样想:把沙矿丰富的白沙区或者那个蓄水池再挖下去?把蓄水池挖深三百米,或者找个有沙矿的地方开挖个两公里,不就沙子用不完了吗?

大胆想象吧,把蓄水池再挖下去一两公里,不就能有想不到的效益和创意吗?这些伟大大胆的点子,恐怕只有杨烈国这种人才才能想到了。

挖好了,上面五百米,用来存雨蓄水,第二层,用来存油,第三层来存天然气。。。

挖出来的沙子,应该可以顶用个一年半载吧?如果万一挖得太深,挖到石油或者天然气出来呢。。。哈,哈,我们就发财了,新加坡岂不就成第二个汶莱了吗?人人分到一个油田,还需要发那种笑死人的吝啬红包吗?

“天啊。。。为什么男人犯下的罪孽,最后都让无辜的女人来承担?。。。”
这是我最近观看社会事态的心里感受。

另一个可怜在“为国受罪”的伟大女性,是我们淡马锡的何晶阿姨。她为泰国的那个烂摊子所受的“非一般”精神压力,更不是海燕阿姨“心疲力倦”的那种累可以比拟的,家事国事,牵扯一团比杂草还麻烦,更实在不足为外人言了。

话题太长了,下次再和你聊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