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221 伪善 作者:李莫愁
主题:伪善
作者:李莫愁 06:56am 10/10/2022

    《伪善》  文/ 李莫愁

说起伪善,莫过于行动党政府倾举国之力主办F1夜间大赛,这种为有钱佬享乐玩乐的服务,与如今碳零排放、声音污染、环境污染等环保概念格格不入。更甚的是,就是在抗疫的努力下,三天的F1赛车下来专家怀疑助长了疫情(国大医院传染病科高级顾问医生Dale Fisher 教授认为,F1赛事带动的庆祝活动与游客量很可能造成病例激增),“根据卫生部网站每日通报的疫情数据,周一(10月3日)本地新增2700多起病例,周二激增至7000多起,周三稍微跌落至5923起。”。咱们政府里不是还设有一个“永续发展与环境部”,为什么媒体记者就没人有勇气把麦克风杵到傅海燕面前,让她谈谈对主办赛车的看法。行动党向来喜欢站在道德高地,如今则摆出一副“一切向钱看”的摆烂姿态?

李显龙在国庆群众大会特别针对华族国人提出“落叶归根”和“落地生根”的说法,在民间倒没引起任何涟漪,是大家都相信他呢还是当他放X?平面媒体方面,只有一名二丑写了文章:
1、2022年10月1日《联合早报》——陈庆文·《国家利益和新加坡华族文化与身份认同》

陈庆文说:“我国面对的长期挑战是确保中美尊重新加坡的独立和主权,以及明白我们会根据国家利益行事。如果新加坡在任何特定课题上基于国家利益,偏向其中一方,这就是二阶效应(second-order effect)。/认清国家利益,是对外政策的基石。这须要所有族群团结一致。新加坡华人必须先认同‘新加坡人’身份,才能发展自身文化与身份……在地缘政治动荡之际,新加坡华社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须要证明,其政治立场和忠诚,是以新加坡的国家利益、新加坡作为主权国家及多元种族主义为基础。这样一来,新加坡华人就能对自己的身份、文化和遗产,更有安全感和自信。”——揣摩上意非常到位。

想不到的是,竟有一名香港(?)博士附和了李显龙的说法,《Chinese还是新加坡人?从李显龙的“落地生根”论说起》。他说新马华族“亲中拥共”,但是在4千余字的遒文里,却无法证明离开2993公里(厦门到新加坡的距离)外如此轻易受影响,而近在“大中华地区”(Greater China,即中港澳台四个社会)的人民却不能过半“亲中拥共”,要是能够的话,岂不完美?当然,莫愁能够理解这位崔博士如此賡酬李显龙,是有自己的块垒要浇,倒是有一句观察准确,他说:

李(显龙)说,“大多数国人都支持政府对乌克兰战争的立场,包括常用华文社交媒体的华社人士”,以上这句,究竟是陈述事实,还是正言若反,婉转地提醒新加坡华人,不要太受中文社交媒体的信息影响,就真是只有李显龙自己才知道了。

李显龙的“落叶归根”是个伪命题,因为在建国初期,或许还有人要“落叶归根”:那时候(6、70年代)偶尔还会听到某某人回去大陆、香港、台湾安老,如今行动党政府寵养着“建国一代”和“立国一代”两组老人,的确是不小的负担,时不时就要给予优惠、填补和给零用钱,看来是“打死不走”了。这都给“落地生根”做了最好的注脚。

那么明知道没有,却偏要说出来呢?莫愁说:这关系到逻辑——你信吗?首先,李显龙假设新加坡应该没有人会反对他的亲美立场,如果考虑到“国家利益”的话,就必须信任现政府。可是,现在偏有人质疑他的亲美立场,推理之下,当然是受了外国人的挑唆,至于是哪一国呢?必然是此人愿意“落叶归根”的国家。

依莫愁看,新加坡和大中华地区距离至少3000公里,对于观察在那里发生的事,多了一份来自距离的客观,再加上新加坡老一辈华人多通晓中文,能够从第一手资料读到他们所引用经典、成语、谚语、俚语的含义。另,又有人掌握双语,轻易可以通过互联网看到各地的评论,加以综合贯通之后,得出自己的结论,为什么非得受某地的影响呢?

其实国际上与美国不对付的国家、公知多了是,只是我们的官媒进行了筛选报道,才会形成一面倒的形势。在美国本土,敢于谏言的有基辛格、布热津斯基(Zbigniew Kazimierz Brzeziński )、诺姆•乔姆斯基(Noam Chomsky)等。在欧洲很多在野党也是反对美国霸权。最近俄乌战争,使得已经退隐的前德国总理默克尔也要出来说些良心话。根据李显龙的逻辑,难道他们也是看了中国TikTok受影响的?

《联合早报》最近制作了一份图表《欧洲国家近三个月在印太地区的军事活动》,在五项活动(6月到8月)中,除了欧洲和印尼在阿拉伯海演习打击海盗外,新加坡是无役不与,已然成为第一岛链的最南站;原本当年冷战时期,西太平洋东亚岛弧(East Asia island arcs)最南端是在越南,如今随着行动党政府与美军的涉入越来越深,新加坡作为军需补给站的位置已经站稳了。

所以怀疑行动党政府的立场就是里通外国,这个逻辑就成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