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126 装神弄鬼易 作者:李莫愁
主题:装神弄鬼易
作者:李莫愁 06:34am 29/08/2022

    《装神弄鬼易》  文/ 李莫愁

莫愁和LGBT不沾边,因为师太的性取向天下人皆知,当年血洗陆家庄就是明证。不过近来377A成了热门话题,莫愁也不得不“广泛”阅读一番,刷存在感,来蹭这个热度。

自2007年国会首次讨论《刑事法典》第377A节条文的存废问题开始,至今已15个年头了。行动党政府对377A的“特别珍爱”,常常让人误以为是李光耀或者柯玉珠的法律遗产,以致留下的一个固定印象,以为是针对新加坡国情而特别设计的法律条文。有条新闻是这样的:

本地咨询公司黑箱研究(Blackbox Research)在8月22日至23日对650名18岁以上的新加坡人展开调查。结果显示,43%支持废除377A,21%反对,36%则持中立立场或不愿在现阶段表态。支持者中以年轻人为主,18岁至24岁及25岁至34岁的受访者中各有62%支持废除这一条文;35岁至49岁的人中有34%;50岁以上则是35%。对于政府将修改宪法、明确规定国会可定义婚姻,66%的受访者表示支持。

黑箱研究总裁布莱克(David Black)说:“结果显示,多数人对加强传统婚姻定义的观念依旧根深蒂固。人民行动党避免采取两极的政策,在废除377A的同时也修改宪法,以缓和人们对政策的反对。”调查也显示,55%的受访者仍反对同性婚姻,31%支持,14%则不愿表态。

所以新加坡绝大多数人都以为377A是和同性恋权益或者反对一男一女婚姻有关的?——为什么行动党政府要故意造成这个现象?而我们的主流媒体,虽然里头的精英都知道377A的前世今生,却故意要让受众继续“笨下去”呢?

377A的前世其实是一条英殖民地的法律,虽然应用于以前的英属殖民地,却没出现在宗主国的本国法律里面?为什么呢有人问,因为这是一部具有清教徒洁癖,戴有色眼镜看“远东”,如萨依德所说“东方主义”下的产物。当时英国对亚洲和中东有一种非常不屑的看法,认为这些国家过于色情。为了维护清规戒律以及保护英国驻地纪律部队不受“异国情调和神秘的东方文化”荼毒,避免他们误入歧途,于是在1938年着手将禁止男男性行为的条例纳入刑事法典,并命名为“377A”条文。

读了这段“前世文”,我们就不难知道,这条刑法根本就是针对人妖卖淫而设,那年代对同性恋权益应该还没什么概念,更遑论挑战一男一女婚姻了。这套专为殖民地打造的法典,后来就通称为“印度刑法”(殖民地总督深信《印度刑法》能使印度社会“现代化”),也随着英国殖民地的扩张而推行到各地区,新加坡也是其一。

从上世纪30年代尾到今日,过去将近一个世纪,根据英国人类尊严信讬基金会(Human Dignity Trust)的统计,在53个前英殖民地中,已有17个国家不再把男男性行为视作违法,包括印度、澳大利亚、新西兰、加拿大和南非等地。其中, 在377条文“发源地”的印度,当地最高法院于2018年9月裁决377条文违宪。

有好事者必问:既然377A微不足道,为何像“粉红点”之类的同性恋组织把推翻它当成“重中之重”?——唉,万事起头难,你以为他们不知道“推翻”了也不是什么伟大的胜利,只不过找到一个突破口罢了。

“虽然新加坡保留377A条文,但是政府早已表明不会执行这条法律。此外,最高法院上诉庭也已裁决,377A条文无法执行,并指出这个课题的决定应属于政治的领域。既然政府不会执行377A条文,法院也认为这条文无法执行,因此这条文等同虚设。与其让这个课题持续发酵,倒不如废除它。”——去掉一条过期无用的虚文就如切除一根盲肠,这有什么难?何须装神弄鬼、弄虚作假?现在的尾大不掉,主要就是之前把小苍蝇说成大象,现在唯有尽量摆姿态圆谎:
1、李总理指出,一些西方社会出现了因对立观点而陷入文化战争的局面。双方对彼此的怨恨也将社会分裂成相互敌对的派系。有迹象显示,类似事件也开始在本地发生。“对一些人来说,这一步(废除377A)太小了。对另一些人来说,要踏出这一步,他们非常不情愿 ,甚至感到遗憾。在我们的多元社会里,不同群体难免会有强烈的对立观点。大家必须接受的是,不是什么事都能顺从自己的意愿 。”“政府当时决定保留第377A节条文,虽不主动执法,但也不废除条文,因为如果强行废除它,势必引起很大的分歧。所以这种模糊、不清晰分明的折中做法,对我们比较好。”
2、严孟达说:“在这之前,政府坚守立场,不废除第377A节条文,给人的印象是担心一旦废除,等于鼓励LGBT群体(同性恋、双性恋与跨性别者)进一步争取更多利益,颠覆传统的婚姻定义。所谓的“可能违宪的条文”,就是377A节条文未来极有可能基于它违反宪法第12条文:“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而在司法中被推翻。这样的情形迟早发生,因为LGBT群体不会停止从法律上挑战377A节条文的合法性。为确保“婚姻是一男一女的结合”这个定义受到保护,政府将修改宪法,明确规定国会可定义婚姻,但不会将婚姻的定义直接写入宪法。政府是要把“为婚姻定义”的权力交给国会,而国会如何定义婚姻,在新加坡的政治语境下,结果是可以乐观预期的。
3、《红蚂蚁》仓吉:废除377A节不是向外界舆论低头。废除《刑事法典》第377A节条文的消息并不叫人惊奇,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日前已经放出风声。此法一废除,也就是说,男男性行为将不违法。接着下来的问题是,这是不是等同于“同性恋合法化”?政府还须要进一步澄清。把婚姻价值观写进了宪法,是守护婚姻的法律地位,这是否也意味着,同性恋者在外地的“婚姻”注册属于非法,他们不能以“夫妻”身份在本地领养孩子,这些都应该在法律上有明文规定,不能留下任何争议性的手尾。李总理在这一年中最重要的演讲场合阐述政府在同性恋的立场,显示政府已深切感受到第377A节条文的争议可能在社会上形成两个对立阵营,政府不能坐视分化社会的不良因素的出现。

总理和狗仔们的担忧,其实只要告诉国民:这是一条殖民地留下的刑法,主要是禁止人妖卖淫,不就天下太平了吗?即使LGBT群体要搞事,也兴风作浪不起来,不是吗?

说着说着就来到了“一男一女婚姻制”了,这回更是把国民搞得一个头两个大,什么叫做:

政府计划废除不合时宜的377A条文,不意味着同性婚姻将合法化。实际上,为了防止相关利益团体通过司法挑战377A以改变婚姻的定义,政府将修改宪法,由国会来定义婚姻,而不是由法庭来裁决。不过,政府不会将婚姻的定义直接写入宪法,以避免引起同性恋相关群体的反弹,进一步分化社会。

其中关键的一句是:“政府不会将婚姻的定义直接写入宪法”,不是“不会”,而是“不能、不敢”;新加坡若是敢把“一男一女婚姻制”写入宪法,就会成为国际笑话,成了婚姻关系里面的“第三者”。这里我们先思辨一下:为何婚姻必定是一男一女?最主要或者说最直接的理由应该就是“生儿育女”,但是在现有的合法婚姻制里面却出现“未必”:

婚姻之主要目的在生育这种主张。以目前的做法和规范,政府并不要求具备生育能力者才能结婚。请领结婚证书的异性恋伴侣并无需告知政府:自己是否具有交合生子的能力或意愿。生育力既不是婚姻的条件,缺乏它也不构成离婚的理由。既不圆房也不打算圆房的伴侣可以结婚,其婚姻亦能持续。卧病不起者也可以结婚。——虽然许许多多,也许佔大多数的夫妻都有生小孩(以有受助或没受助的方式),法定婚姻的必要条件却不是生儿育女,而是一对一的永久承诺。(美国大法官马歇尔)

“多数人相信婚姻应是一男一女的结合”就成了一个诡词,然后再拉来宗教团体垫背;先推出他们作挡箭牌,后又要他们安抚鼓噪起来的情绪。

如果“生儿育女”不再是个理由,那么不准同志合法结婚,不符合“个人自主应享有的尊重和法律之前人人平等”的原则。如果政府能“阻止个人自由选择一对一互许承诺的对象”,结不结婚、与谁结婚这种选择自由“就会变空洞”。所以重点不在于选择的道德价值,而在于个人到底有没有选择权,也就是原告“与自选伴侣结婚”的权利。

李总理在8月21日晚的国庆群众大会上的演说,“信任”、“信心”是贯穿整篇演讲精神的关键词,在377A课题上,如此装神弄鬼,叫谁信得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