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097 如果我是黄循财? 作者:直言
主题:如果我是黄循财?
作者:直言 11:56am 17/08/2022

在《红蚂蚁》网站读完了许耀泉的这篇《黄循财:担忧中美“梦游般”走向冲突 他也“预测”何时接任总理》之前,其实还有些小插曲,那就是很佩服许父 -- 呵呵,想起当他亲切的呼唤着“要钱”啊“要钱”啊的时候,旁边听着的人肯定没有不莞尔的。

言归真传。却说看完了彭博社总编辑米思伟对我国副总理黄循财在台海局势,以及自己会否在来届大选之前接任总理的访谈的这几段话,内心是极端的失望。

我不敢说这就是窝囊,毕竟不能够一言废人。但是,就黄循财这么容易的被米思伟带风向,被误导进入与新加坡国家外交政策有违背的话题的幼稚,正经八百的回答”中国入侵、侵略台湾”这样的“假议题”感觉不可思议。

搞政治本来就不容易。尤其是民主政治,不仅得面对层出不穷的陷阱,还得接受人民的监督。这里,我其实还一直在为着黄循财怎么就被推上“接班人”的过程思索 -- 难道作为“4G”接班人,他竟然没有熟读“1G2G3G”的历史,尤其是李光耀对于台海两岸和中国的论述?

那么,真的就只是因为他会“做人” -- “做一个好人”吗?

如果是这样,就真的宁愿是棉花出自绵羊的陈振声,毕竟这只是一时的“口误”。或者就是视人命如草芥的王乙康 -- 毕竟,治国最主要的就是魄力。

陈振声在武装部队里声誉甚高,尤其是在建设上让国民服役更人性化的措施。而王乙康的“绝情”有目共睹。所谓成大事者不拘小节,陈振声的刚中带柔,或王乙康的煞气,其实陈为正而王为副,或许真的可以将新加坡带入一个更新换代的层次。

闲话少说。且说我读完了黄循财和米思伟的对话之后,脑海中 不期然的就荡起了一圈圈的涟漪 -- 想的竟然是:如果我是黄循财?

嘿嘿,所以就有了“如果我是黄循财”这一篇异想天开的“虚拟访谈”。

----------+++----------
米思伟:(目前)最令人担忧的,是中国入侵台湾。你觉得这可能发生吗?先给你一点背景:美国印度太平洋司令部的前司令不久前告诉美国国会,中国可能在2027年之前侵略台湾。这个时限,让新加坡担心吗?

我:首先,我必须先澄清的,是在新加坡的“一个中国”的国家外交底下,我不能够苟同“中国入侵台湾”的说法。在大陆和台湾都属于“一个中国”的国际认知之下,怎么会发生“中国入侵台湾”这种荒缪的提问呢?

因此,我们真正担心的,不是中国大陆和台湾两岸之间的争议。我们担心的,就恰如我的上司李显龙总理的担忧,那就是中美两个大国因为误判而发生战争,这将会是带给全世界的噩梦。

我们知道,中美关系的不确定性就是因为有台湾这一个闪燃点。我们从近期的事态也可以看出,局势变得更危险,随时都可能迅速升温。幸运的是双方领导人都明白其中的后果,都不希望会发生冲突。就如他们所说,没有人会蓄意开战。但是,台独的挑衅,以及美国政党政治的煽风点火,却可能在无形中擦枪走火,就如在梦游般不知不觉就走向冲突,这才是最大的问题和危险。

米思伟:(美国总统)拜登似乎没什么愿意牺牲人命或金钱(编按:指美国在二战后为了保障亚太区域的和平与稳定所作出的努力)的迹象... 相信像你和李显龙总理这些领袖,应该希望拜登政府更厚待这个区域,而不像特朗普政府。你们对此感到失望吗?

我:如果的确如你所说“拜登总统没有意愿牺牲人命和金钱”,那么这就是全人类的大幸!其实,无论是拜登或特朗普做总统,都应该先对美国人负起责任。这是我们华人的优秀传统。何况,美国从来就是一个最注重国家利益,特朗普的美国优先的口号也喊得世人皆知。美国标榜民主人权已久,实在是应该针对国内的民主、人权加把劲的时候了。因为也只有这样才能够符合美国作为推动全世界民主和人权的领头羊身份。

我们从来对美国总统不抱有期望,所以也就不会有失望。毕竟,不是不愿意而是我们无能为力。因此,我们只能期望的是美国不会因为国内的政治斗争而影响了全球的稳定。我们了解冠病、经济放缓和通货膨胀正让世界各国都处于艰难时期。因此,更不希望美国在台海的争议中为整个大环境添加了不确定因素。

但从我们跟美国政府和官员的接触中,可以看出他们歇尽所能,了解参与本区域事务在美国的战略利益中的重要性。因此,世界各国、各个政府都会面对美国在处理亚太事务中所直接或间接影响地缘政治所带来的迫切挑战 -- 新加坡作为小国,我们也只能接受这个现实。

从新加坡的角度来看,作为亚细安的成员,我们希望创建一个框架,譬如南海行为准则 -- 让亚太区域,尤其是东南亚,和中美和所有大国休戚相关。我们认为这将促使各国的友好关系因此相互重叠,希望能够提高各国之间相互依赖的程度,让整体局势保持更加稳定。

米思伟:据你的预测,领导班子会在2025年的大选之前交接吗?

我:关于领导班子,我不必预测,因为这都是按部就班就在进行的事。我们知道,下届大选必须不迟于2025年或可能更早举行。领导班子可能在大选之前交接,也可能是李显龙总理继续担任总理,并在下届大选中领军。这些都是选项,我们会在适当的判,并在就具体的时间点做出决定。总之,我们会在适当时候就领导交棒的时间表做出决定。而当务之急,就是开始思考如何组织团队,探讨要怎么应对眼前的重要事项,也为未来建设更加巩固的基础的同时,用这段时间好好熟悉我扩增后的职责。当然,最重要的,就是筹划怎样才能够漂亮的去赢得这场大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