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129 我国顺利走出疫情高峰 -- 王乙康的诛心之论 作者:黑马非马
主题:我国顺利走出疫情高峰 -- 王乙康的诛心之论
作者:黑马非马 10:27pm 18/06/2022

1) --  3,220人确诊,30人死亡,病死率是0.932%,接近1%。

2) -- 1,350,000人确诊,1,366人死亡。病死率是0.101%。

如果可以 -- 在两个“病死率”之间,你会做出哪个选择呢?

《王乙康:我国顺利走出疫情高峰 有赖全民共同努力》-- 午饭后打开早报app,这个新闻标题就跳出来。一霎那差点儿就饭粒呕出来。幸好续而看到插图里王乙康的那张笑脸,竟然显得出奇的灿烂,红光满面,和谐可亲。一愣之间,竟然气也消了。只感到世界是如此荒唐。

新加坡“顺利走出疫情高峰”了吗?从每天《早报》和《新加坡眼》两个网站记录着的确诊人数和死亡病例的图表,我只感到人心的可怕。天地不仁视万物为刍狗,那也是无可奈何。而民选的政治领袖不仁,人命竟然就成为草芥了!那还有天理吗?

“我国顺利走出疫情高峰” -- 壮哉斯言,这句话肯定会是一个是世界纪录 -- 在目前,能够夸口顺利走出疫情高峰的国家绝无仅有,新加坡肯定是第一个也是仅有的一个!

如果对抗疫情也有诺贝尔奖,那么王乙康真是可以当仁不让。可惜的是,不说不知道,一说吓一跳。如果把新加坡这两年来的疫情做一个比较,那么我们就会慨叹:卑鄙是卑鄙者的通行证  -- 从冠病脚踏车、与病毒下蛇梯棋,再到学游泳就不会在病毒的海洋里溺毙 -- 一路走来,王乙康敢作敢为。他早已知道清零的价值太大 -- 就是不晓得人命的可贵,已非金钱所能够取代。

很有趣味的,是昨天刚看到了黄循财的这篇报道:《黄循财:年轻人可将热忱与理想用于解决关心课题》。刚升上副总理的他意气风发,借题发挥,乘机笼络年轻人为自己的政治加分是理所当然。

然后,令人意料不到的,是王乙康谈疫情,却无端端的突然冒出了一句:“正因所有人包括青年在内都各尽其责,我国才得以顺利摆脱疫情深渊。”

这句“包括青年在内”的暧昧,邯郸学步所透露出来的酸味,让人不禁捧腹。当然,新加坡作为一个“fine city”绝非空穴来风。因此,说到“人民的共同努力”是可以想象的!然而,若是把它上升到“对彼此的信心”的层次?嘿嘿,难道就不怕被风闪了舌头吗?

要知道,只有在抗疫政策上坚持清零的国家才需要人民的信心来对付冠病病毒这个顽强又恶毒的敌人。而对于像新加坡这种“躺平”了“与冠病共存”的国家来说,就好像在升起了白旗投降之后,在饱受敌人摧残、遍地伤残的人民眼前,降将竟然还能够耀武扬威,堂而皇之大肆庆祝 -- 这已经不是荒唐而是无耻了。

什么是“病死率”?如果新加坡人就这样轻易的能够被“全球最低的冠病死亡率”这句话说服了,那么我就只能够感叹咱们的IQ EQ就是愚不可及!

其实数据能够骗人!然而数据也能够提供真相!新加坡在抗疫政策上一路走过来的轨迹,本来就可以分成两个阶段。第一阶段就是刚登上副总理宝座的黄循财和前卫生部长颜金勇领导的“清零策略”。第二个阶段,也就是开始“与冠病共存” -- 在王乙康取代颜金勇成为卫生部长之后加入共同领导抗疫小组后的事。

大致说来,第一个阶段是从2020年的1月23日我国出现第一宗入境病例开始。直到去年 -- 即2021年的6月。

在那段长达17个月的日子里,入境病例总共死了4人。客工宿舍虽然疫情严重,确诊病例高达5、6万余人。但是幸亏客工的这个群体都是属于青壮年的年龄层,个人相对比较健康的免疫系统,再加上我国的资源充足,设备先进,能够及时得到适当的医疗服务。因此,就只有发生在早期的、比较缺乏经验而不幸死亡的2个病例。

因此,这也确定了“病死率”的数据只能够作为参考的数据。要知道两年多来客工确诊冠病的已经不知十几二十万病例了。然而死亡病例就停留在这仅有的“2”例之中,就说明了“病死率”不是非黑即白,放置四海皆准的事。

所以,一来到社区,冠病病毒就彻底的显露出“它”狰狞的面目。也幸亏是有“清零”策略的全力堵截,有效的控制了病毒向社区蔓延传播。那时候,在社区仅有的3,220个病例中,死亡病例却达到了30例,几乎将近一个百分点,是客工宿舍死亡病例的300倍。

1个百分点“病死率”, 如果以现在的135万确诊病例来说,那是相当可怕的结果。1%就是13,500人,是现在的10倍。因此,从这里看来,王乙康的说话就好像没有不对。

可惜的是在去年6月王乙康加入领导抗疫小组,在“与冠病共存”之后,到现在刚好是1年的时间了。新加坡社区的确诊病例飙升了400多倍。而更不幸的,是确诊的死亡病例高达1,366人 -- 竟然就是“清零策略”时期的38倍!

老天!“与冠病共存”的确诊死亡人数是“清零策略”时期的38倍,然而病死却率竟然可以从“清零时期”的将近1%跌落到0.1% -- 这是什么猫腻啊?难怪王乙康会如此神采飞扬。

其实,这也就是“与冠病共存”的必然结果。只因为更多确诊病例的飙升,就使得基确诊病例的基数更为庞大,当然就让“病死率”逐渐减低 -- 这或许也可以解释为什么新加坡允许“A R T快筛”结果呈阳性就可以例为确诊冠病的原因。

这样说吧,如果能够使5百万新加坡人全民确诊,那么根据目前的病例和死亡病例的趋势,死亡人数虽然可能进一步提高到将近2,000人。可是这么一来,“病死率”就只剩下0.04%了 -- 呵呵,根据这个病死率,covid-19就真的成为普通流感了 -- 可是,问题是到底什么才是事实的真相呢?

真相就在于“良心”!新加坡人必须能够分辨得清楚“清零”和“共存”的“病死率”的两个概念,完全不是一码事。譬如说:如果能够选择,从以下的两个病死率之间,你会选择哪一个呢?
清零
1) --  3,220人确诊,30人死亡,病死率是0.932%,接近1%。
共存
2) -- 1,350,000人确诊,1,366人死亡。病死率是0.101%。

请问:你会选择1,366人病逝的0.101%的“病死率”呢?抑或是选择只有30个死亡病例的 -- 0.932%、相对更高的“病死率”呢?

然后,其实还别忘了,眼前就有1百多万人的冠病痊愈者 -- 从今以后,将会提心吊胆,必须面对不可预知的、令人担忧的“冠病后遗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