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马华人网站 luntan
浏览:374 老蔡又有新发明啦:拉弓式电子琴 作者:蔡培强
主题:老蔡又有新发明啦:拉弓式电子琴 里面很多钱啊!
作者:蔡培强 3:18pm 27/03/2022

    新冠疫情的坏处就不说了,唯一的好处就是只能乖乖留在家,总得找点事做吧?于是老蔡就开始啃骨头了,就这样给啃出这好东西。

    回顾老蔡的发明史,那可是风光得很呢!我在七十年代就自制了电子琴去给南方艺术团的领导DEMO,以为会得到赞赏,结果团中央发动团员300人开批判会,我因为没有去听他们批臭,团委几个人还到我家问罪,我老爸吓到,过后对我说:“你糟糕了,得罪了马共!”,我也失眠了七天七夜,七天后收到团长的信,把我开除出团。

    过后不久,这些团委都被老李逮捕了,签了自白书后好好做人,有的回去做老板,有的成了富太,有的做了赌徒,有的骑motor做收账员,有的做算命先生谋生,而老蔡继续玩电子,搞电子琴。

    到了八十年代,我发明了一套用彩色相纸印彩色名片的机器,发了小财,买了很多录音机和电子琴来玩音乐,把CASIO电子琴拆开接上自己制作的控制器来自动弹奏,但我因为不懂用CPU,只能去找沈旺傅帮忙,他当时已经能够做假APPLE机在卖了,不过也得等到7年后,他才做出声霸卡来。

    在那段时间里,老蔡发明连连,还搞了用传呼机报讯的防盗器,也卖了好几台,因此也接触到那时刚推出的文字传呼机,就发明了一套用电话按钮打出文字的传呼系统,参加了当年科学馆主办的INVENTIME比赛,当着评委示范,用公共电话打出一段英文文字,很快就在文字传呼机收到,评委大喜,给了我银奖。

    后来被电信局邀请去他们的总部示范,呈上输入的码表,喝完了一杯咖啡的吃了一块蛋糕后就回家了,过了一段时间,他们就推出这项服务,但输入的码表有些变动。

    过后我受到一位能人的“唆使”,竟然请了许廷芳律师去控告电信局,在初期阶段律师费就上万元,结果因欠了律师费,被许廷芳律师追讨律师费而被判入穷籍。

    过后终于带着穷籍和一个“保证人”开庭了,终于看到法官的样子,冗长的审讯,初审败诉了,继续玩上诉,来到高等法庭,见到三司了,开庭不到一分钟,代表律师讲了几句,就被杨邦孝法官驳回,因为律师是代表不了一个被判入穷籍的人。

    就这样老蔡开始过着穷人的生活,没有工作,每天有时间写软件,搞网站,敲音乐,唱土歌,18年后终于脱穷,所欠的三十多万律师费和堂费不必还啦。

    脱穷后刚好碰到好时机,淘宝卖到新加坡,只要按几个钮电子零件就来到门口,开始追回18年在电子领域的落后,再碰上新冠疫情,只能呆在家,天天设计底板,写代码,终于赶上“国际先进水平”,有一天想到1986年在阿波罗夜总会上班的往事,当年在灯光组用一根小提琴弦装在电子琴ROLAND-106上,连接一个小黑盒,以左手拉弓,右手弹琴键,用TEAC244四轨录音机录音,录制了一梭一萝记心头,心想现在技术先进了,能不能用现代零件造出具有拉弓效果的电子琴,拉弓式电子琴就这样"突然“诞生了。

    拉弓式电子琴牵涉到多方面的问题,首先是设计概念,为何要这么做?就是“为了好音乐”啦,电子琴发明与普及已经超过半个世纪,却始终给人吵杂,死板的印象,无法细腻作出音乐表情,一些厂家在后期也发明了电吹管,吉他式的电子琴去弥补这方面的不足,但始终没有做出这种拉弓式的电子琴,所以这个概念是全新的。另外在技术方面必须具备键盘扫描,力度传感,无线连接,优质音源的掌握,而老蔡就是利用新冠疫情这段时间学会的。

    随着这台拉弓式电子琴的成功开发,组建电子琴交响乐队的理想很快就能实现了。

    


本文修改于: 10:04pm 18/06/2022